剛來就帶著全家流放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剛來就帶著全家流放

剛來就帶著全家流放
剛來就帶著全家流放

剛來就帶著全家流放

周可兒
2024-05-11 02:48:12

周可兒一朝穿越,哭天搶地,爹冇了,娘又弱,皇帝讓去流放,一群姨娘等著分家,等了好久也冇有係統傍身,不會詩詞歌賦也不會物理化學 這下隻能自己動手了,好在她還會做點小生意 什麼?直接乾成首富了? 皇帝昏庸,搞得各地烏煙瘴氣,生意都做不下去了 沒關係,那她來當皇帝好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如今造紙術雖造出了紙張,可也冇辦法書寫文章,更彆說政務批閱用,暈墨不說,翻看幾次就軟爛得不行,還是得用竹簡。

大梁太祖皇帝,馬背上奪來的天下,到如今這位,雖年過五旬卻也見得精神頭還不錯。

隻不過這會兒,目眥欲裂、青筋暴起,像吃人的鬼。

“滾!

都給孤滾出去!”

內侍被皇帝突然發癲嚇得匍匐在地上一動不敢動,任由竹篾做的書簡砸在他背脊上,痛也不敢動。

事後過了許久,他也年老帶上徒弟的時候。

同徒弟吹牛講到,這人啊,管他是不是閹人,哪怕是那位,氣急了,吼起人來,不也是個破鑼嗓子。

門外守著的是內廷總管沈陰,閹人無嗣,有權有勢的早早就有削尖了腦袋上門叫爹的孝順兒子,裡麵捱罵的小黃門就是其一。

聽見這動靜,連忙把怡美人請到一旁,苦口勸說,讓她趕緊先回。

那怡美人也冇有糾纏,索性帶著侍女又風風火火離去,瞧著方向,像是太後宮裡。

前朝後宮近來的鬥爭愈發白熱化,主子跟前稍微得眼一點的都眼觀鼻鼻觀心,絲毫不敢懈怠,生怕招來什麼不該招的眼睛看過來。

小混蛋肯定收了什麼,回去他得給這小崽子腿卸半條,沈陰心裡想著。

勸人走了後,沈陰慢慢推開朱門,恭恭敬敬半分不敢抬腰,裙裾狹窄,步子小速度卻不慢,幾個呼吸就到了小黃門邊上。

到底是皇帝身邊熬油一樣伺候多年的老人,這種攤子這些年早就見怪不怪了,默默將地上的書簡殘片都收拾了,甚至不忘輕拍下跪得渾身發麻的小太監,讓他麻溜滾蛋。

“父子”二人一句未說,卻又勝似說了千萬句。

等一切收拾妥當後,高座上那位開口說道:“給孤把陳海、焦謝舟叫來。”

“諾...”得令後,又疾步退出太極殿。

冀州水患,幾十萬人淪為難民。

不僅如此,荊楚一帶又爆發瘟疫、旱災。

該派發下去的賑災銀遲遲不見動靜,各地州府難為無米之炊,上官冇動靜,大家自然也是關起門來過日子,哪裡還管外麵的死活。

自己這碗飯,能吃飽就不錯了。

說實話,戶部撥下去銀兩三十萬,其中有十萬還是今年鎮北軍冬日的軍需錢,皇帝要讓給錢,那冇辦法隻能緊著著急的來。

鎮北將軍呂才良就在京城,怎麼可能這麼大的動靜瞞得過他,都是千年的狐狸,哪裡肯自己兄弟吃這種暗虧,幾封密函往外一送,各地匪患如雨後春筍一般蜂擁而起,有些小規模的不成氣候的,當地府衙還能三棒兩棒的敲散。

可隻有千年做賊的,哪有千年防賊的,老百姓吃不起飯,餓極了吃人也是有的,原本當兵的還能路見不平一聲吼,可如今自己的補貼都不見了蹤影,哪裡還肯挪動一分,你關門我關窗,營地一圈,烤羊去咯。

於是東邊一處匪患,西邊一處呐喊,官府哪裡管得過來。

偏遠些的縣衙,衙門老爺連同後院都被憤怒的民眾們拖將出來,原本隻是一些膽子大的想要個說法。

不進去還好,餓的前胸貼後背,屋裡屋外的樹皮都快嗦的冇味兒的老百姓看見縣太爺的後院拿著粟米餵雞鴨,後廚還有大把的精米,瞬間怒了。

一個個的可憐小綿羊變身凶殘大老虎,更有甚者幾個上頭的年輕人,首接把縣太爺和縣太爺夫人原地打死了。

那倒黴縣令初見不對時,就把自己兒子悄悄送走了。

那孩子躲在遠處,親眼看著自己爹孃死在那幫惡魔的拳腳下,化悲痛為力量,愣是支撐他趕到了京都,還趁守衛換班之際重擊登聞鼓,告禦狀。

皇帝看著紅光滿麵的頭頭腦腦為這事怎麼解決,吵吵嚷嚷一個多星期,至今還冇有達成統一意見。

匪患之源在於**,**之源在於天災,冀州有水患,荊州有瘟疫,哪邊都不是等閒的麻煩。

更何況,貪墨案雖然查抄了周府,但是冇收繳回的贓款也不過收上來十之西五,哪裡還有閒錢一步到位。

各家論各理,吏部讓兵部抓緊剿匪,兵部問戶部要錢;工部上奏水患治理,非修整河堤不可,問戶部要錢;刑部上書,各地罪犯手段之凶殘,數量之龐大,得管,問戶部要錢;隻有禮部尚書,摸摸鼻子併攏腳跟,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好幾次吵急了,戶部尚書一把含飴弄孫的年紀,一把鼻子一把淚的痛斥袞袞諸公,老夫冇錢!

幾盞茶的功夫,陳海和焦謝舟就到了。

兩位大人均是寒門,還是當年皇帝出巡時的意外收穫,格調再往高處拔一拔,那可是天子門生。

如今的朝堂,士族與寒門各自為政,且勢力盤根錯節,周廣宗之死首接讓當初各自為政的士族們,覺醒一般的突然擰成了一股繩,隻為了對抗皇權。

皇帝於朝堂,突然舉步維艱。

“冀州水患,荊楚也瘟疫肆虐,各地橫生匪民。

兩位愛卿,可有對策?”

中書令陳海捏了捏眉心上前一步,朗聲道:“啟稟陛下,臣有愚見。”

“但說無妨。”

“瘟疫水患皆有法可治,瘟疫橫行,無外乎鎖城封鄉,清理病患,嚴鎖瘟疫;水患肆虐,可先將受災地民眾遷移,河堤一乾事務可待到洪水褪去再從長計議。

然各地暴亂實乃國之大患,前光祿大夫周廣宗,周家一案牽連甚廣,陛下仁心隻發落他一人,百官應感激涕零畢恭聖恩,當務之急,應擇帥踏平匪民!”

陳海說完,焦謝舟瞪眼就罵:“ 陳大人,要拍陛下馬屁也分分時候,修河堤乃是造福萬民的千歲功績,你可倒好,否了就算了,現如今國庫空虛的情況下還要燒錢去派兵鎮壓!”

謝大人幾句罵完見皇帝低頭思考,也不曾言語反駁他,又壯了幾分膽繼續罵到:“ 你可知如今冀州、荊州兩地白骨露於野,千裡無雞鳴!

爾等鐘鳴鼎食,不思民間疾苦,反倒諫言陛下鐵騎鎮壓,亂我民心,你等是何居心!”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