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降世,人道長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詭異降世,人道長安

詭異降世,人道長安
詭異降世,人道長安

詭異降世,人道長安

餘擺擺的小跟班
2024-05-29 23:18:56

靈氣為何消失?詭異從何而來?連接天幕的靈力之樹光輝不再,詭異四起民不聊生。且看荒村少年將如何從微末之中崛起,一步一步撥開迷霧,揭開那靈氣消失的真相。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上古時期

世界由混沌之海中誕生

清而輕者上升為天

濁而拙者下沉為地

萬族經過自然演化誕生

生活在八荒大地上

人族不過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族

萬族效仿天地

汲取日精月華錘鍊己身

根據不同的身體構造衍生出不同的神通

移山填海無所不能

人族卻冇有自己的種族神通

在萬族傾軋下艱難求生

直到那一天

一切都被逆轉

第一任人族人王



帶領人族祈求上蒼降下神通

以壯人族氣運

保人族傳承

上蒼似有所感

於天外降下靈氣之種

初將靈力之中在八荒大陸中央種下

一時間天道震動

天地之間多了一種叫做靈氣的能量

人族依托靈氣修練

納氣入體

結丹成嬰

一時間擁有了比擬萬族的力量

漸漸在八荒占據了一席之地

人們將這種修煉之法稱為仙道

並且不斷總結前人經驗

歸納出種種修仙方法

第二十三任人王



第一個突破仙道登仙境

擁有了淩駕於萬族之上的力量

並帶領人族戰勝八荒萬族

使人族成為八荒主宰

靈力之種也隨之長成參天大樹

偉岸的身影無論八荒大地的哪一個角落都能被看到

後人王裕宣佈退位

還人皇之位於所有人族

並在靈力之樹腳下建立道宮

收集八荒功法編撰人族無上功法

道經

廣佈天下

一時間人人得以窺視仙道

無數大修層出不窮

人王裕也因此被人們尊為

道主

然而

人有儘而欲無儘

冇了人王統領的人族漸漸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宗門

皇朝

開始互相征伐

無數年的征戰使得人族鮮血遍佈八荒每一個角落

奇怪的是人王裕對此不管不顧

任由人族互相征戰

人殺的人比靈氣未出時所有萬族加起來還要多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數千年之久

直到人族中出現了一個足以比擬先賢的偉人

於微末之中崛起

最終定鼎天下

統一八荒建立了大夏皇朝

又將八荒分為東西南北四域

傳承至今未曾斷絕

房間內

一個劍眉星目的中年人笑著撫摸著床榻上孩子的頭

口中緩緩吐出人族的曆史

房間很暗

卻隻在東南角點著一盞油燈

忽明忽暗

似乎下一秒就要熄滅

騙人

這世界上哪有什麼修仙者

我聽母親說村外全是那些

那些

會吃人的怪物

孩童約莫三四歲

眨巴著眼睛看著自己的父親

中年人亦是寵溺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繼續說到

我還冇講完

一百多年前啊

人族擁有的登仙境大修已有上百

天地萬物都匍匐在人的腳下

那位人王

哦不

道主更是達到了登仙境的頂峰

可是突然有一天

靈氣之樹腳下

也就是道宮的位置有一道血紅的光柱自天穹降下

整個大陸都看得見

天地之間的靈氣幾乎在轉瞬之間消失的一乾二淨

然後

然後太陽和月亮變成了紅色

天地變色啊

那些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一瞬間被抽乾靈氣

變成了乾屍

天地間的靈氣都變成了另外一種能量

我們叫它煞氣

這也到還好

人族的頭上冇有了那些仙人反倒自由

可是

它們也隨之而來

它們

什麼呀

父親說話說一半會被割舌頭的

孩童不滿的拍了拍父親的肩膀

催促著他將故事繼續講下去

這時門外卻傳來嘈雜之聲

一中年美婦闖進來

衣領都被汗水浸透

顫抖著聲音

老爺

它們來了

中年人的身子一瞬間緊繃

隨即又軟了下來

不慌不忙的把孩童放在床榻上

不捨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

東南角的油燈越來越暗

中年人不作停留

提起掛在牆上的一把血紅軍刀就準備衝出屋外

想想又轉頭回來

掏出懷中一把純黑的匕首遞到女人手上

一定要保護好孩子

男人的腳步聲遠去

女人的淚水隨之奪框而出

但是時間由不得她悲傷

連忙抱起床上的孩童藏在了床底

遠處傳來喊殺聲

很快又歸於平靜

女人一隻手捂住孩童的嘴

一隻手緊緊攥著匕首

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腳步聲傳來

女人本能的一喜

隨即又馬上靜止

嘎吱

木門傳來刺耳的聲音

透過床底看去

那是一雙怎樣的腳

像是人的腳卻不見一絲毛髮

雪白得不像任何一個活著的生靈能擁有的肢體

恍若白玉

卻讓人不敢生出一絲美的感覺

那雙玉足踏入房間的一刹那

燈滅了

玉足的主人也不急

來回在房間裡踱步

每一腳都很輕

但每一腳都像是踏在藏於床底的女人心臟上

她不敢動

或者說已經嚇到不會動了

更令她絕望的時玉足的主人轉了幾圈居然一動不動的停在了床前

嘎吱

嘎吱

像是木門開啟的聲音

但是女人知道那是



在彎腰

會死

我們一定會死

女人咬破了嘴唇也渾然不覺

看看懷中的孩童

又看看床前的



似乎是下定了什麼決心

將先前中年人給的匕首放入孩童的懷中

示意孩童不要出聲

得到孩童迴應後毅然衝了出去

天空中

一輪紅月散發出邪惡卻美麗的光芒

照在死寂的院落中

哦還有一聲慘叫

隨即又陷入了死寂

啪踏一聲

床底的孩童瞪大了雙眼

是女人的頭顱滾落

麵向著他

眼睛裡是恐懼

是釋然

嘴角微張

吐出幾個字

冇人能聽得清

男孩卻能看出

那是

活下去

餘長安猛的從床上彈起

背早已被冷汗浸透

該死

都過去多少年了

這個場景居然還會出現在夢裡

摸了摸懷中純黑色的匕首

心中的不安才被稍稍壓下

是的

餘長安就是那個孩童

餘老頭說他們一家來自北域

由於他出生以來就一直體弱多病

父母便帶著他四處求醫問藥

所以自記事起餘長安的記憶就被四處奔波占滿

輾轉數年來到東域

餘父不知從哪裡打聽到石頭村的村靈可以賜下一味強身健體的神藥

連忙帶著餘長安來到石頭村

以求下一次祭祀能和村靈換取寶藥治療餘長安的毛病

祭祀三月一次

餘家一家到石頭村時上次祭祀纔剛剛結束

一家索性在石頭村住下

等待三月後的祭祀

可是體弱者更容易招惹妖邪

這是如今大夏朝公認的真理

餘家住下不到一個月就招惹了數次妖邪

餘父雖有修為在身

但在一波又一波妖邪的入侵下顯得力不從心

最終在祭祀前一晚的紅月中夫妻雙雙被妖邪奪去生命

第二天鎮邪司來人隻在床底發現了凍僵的餘長安

說來也怪

自父母逝去後餘長安的身體竟一夜之間好轉

雖不如常人但已經好了很多

唯一不變的隻有容易招惹妖邪的體質

村裡人對這個

剋死

自己全家的人避之不及

唯恐給自己家招惹災禍

唯有從戰場上歸來的老兵餘星漢不忍一個三歲的孩童淪為孤兒

又自持練得幾手軍中刀法

將餘長安收養

咳咳

長安啊

又做噩夢了

餘星漢的聲音傳來

他雖然是百戰老兵

但直到還鄉老餘頭也未曾有過一官半職

退伍之後用家徒四壁來形容也不為過

所以這些年來餘星漢和餘長安爺孫倆一直擠在同一間屋子裡

餘長安驚醒的動作顯然驚醒了這位老兵

先是條件反射般的看向東南角的油燈

看到油燈的燈光仍然穩定而明亮

這才發問

冇事

老餘頭

我都習慣了

吵到你休息了

快繼續睡

你年紀大了要好好休息

餘長安道

好好好

長安啊

明天不要忘記去後山砍一些長明燈的木料

家裡剩得不多了

知道了知道了

我明一早就去

天地歸於寂靜

唯有天上的月亮散發著陰冷的光芒

照在大地上

每家每戶的長明燈卻都默契的點到天明

夜色中

有的燈滅了

有的燈還亮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