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傲嬌太子後悔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和離後,傲嬌太子後悔瘋了

和離後,傲嬌太子後悔瘋了
和離後,傲嬌太子後悔瘋了

和離後,傲嬌太子後悔瘋了

冬筍筍
2024-05-29 23:18:34

皇朝內亂,江家為助新皇被滅滿門,新皇感念江家滿門忠良,將江氏孤女賜婚太子。太子治災三年,江才溪兢兢業業打理東宮,自掏腰包彌補太子府钜額虧空。換來的是太子帶回一女子,言其為真愛,要二人平起平坐。江才溪不願嫁負情之人,以丹書鐵券請求和離。多年後,太子跪求江才溪原諒,但此時的她,已是他朝皇後!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離開皇宮的江才溪,細細回憶起來,江家這一脈還有不少倖存的旁支。

除去父母之外,唯有二伯一家最為疼愛自己,二伯家中現還有兩位兄長和一位弟弟,想來拜訪一番也是好的。

“姑娘,咱們該先去哪裡?”

二人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許久,眼見著江才溪不說話,翠微這急性子有些耐不住,開口詢問。

聽見翠微的聲音,江才溪回過神來,粉嫩的唇角勾了勾,“先去二伯家。



二人一路來到了江家分支的門前,江才溪的二伯名為江偉忠,雖然這麼多年不曾聯絡,但也會偶爾托人往宮中送些東西供江才溪把玩。

原本氣派的門府不知是不是父親去世的原因,如今低調的很。

想到這,江才溪伸手上前叩門。

噹噹噹。

門內的小廝聽到動靜,快步跑來拽開了一道縫隙,檢視門外是兩位妙齡女子這才大開。

“兩位姑娘是?”

翠微上前道,“我家小姐名為江才溪,是江家老爺的侄女。



若說旁人或許不知,但是這位天天被老爺掛在嘴邊上的侄女,他們這些下人早有耳聞,趕忙整個身子探了出來,對著江才溪彎腰施禮,“哎呦姑娘,您來了,快快請進。



說完轉過身去,朝著大堂喊道,“江姑娘來了!”

吵吵嚷嚷的動靜,驚動了廂房內的江偉忠,以及伯母薛采薇。

就連帶著家中的哥哥弟弟們都跑了出來。

江才溪,他們終於有機會見一見這素未蒙麵卻神交已久的親戚了!

“才溪?真的是你?”

江偉忠匆匆趕來,瞧著步伐翩翩,宛若一隻蝴蝶的江才溪,眼眶一紅。

消瘦的身子落在了長輩眼裡,哪裡還會說旁的,心疼的薛采薇眼淚直掉。

最近的事情並非冇有耳聞,想來江才溪是受了委屈的。

“給二伯,二伯母請安。



女娃到了麵前,不等著問問近來可好,先是跪了下去。

隻恨自己無能的江偉忠捶胸頓足。

都說太後疼愛江才溪,但卻礙不住祁折南的種種為難吧?

“快起來好孩子,二伯看看,怎麼瘦成這樣了?回回詢問都說過得很好,這哪裡還像是千嬌萬寵的小姐,臉色蒼白的這麼厲害?”

“是了,這麼多年,也怪伯母冇有能力,不能入宮瞧瞧你,若是大哥大嫂還在……”

薛采薇說著哽咽的抹起了眼淚,她依舊膚凝如雪的模樣,水藍色的衣裙配上銀色的步搖,襯托得愈發秀麗。

江才溪站起身子,強扯起一抹笑容,拉過了薛采薇的手,“伯母不用擔心,太後對才溪很好,疼愛的很。



兩人對著江才溪噓寒問暖的好一陣才拉著江才溪落座。

薛采薇這麼多年就想要個女兒,怎奈三胎都是臭小子,現下看江才溪越看越歡喜。

落座後,江才溪才瞧了一圈滿臉好奇盯著自己的三位男子,不由得麵頰一紅,“伯母,這三位便是哥哥們和弟弟吧?”

聽到江才溪詢問,江偉忠才反應過來冇有介紹三個臭小子,整理了一番衣著,暗藍色的袍子看著倒是有了當年的風範。

江才溪巴掌大的小臉配上眼角一抹紅,看的三個兄弟心裡說不出的不是滋味,這就是妹妹嗎?

“瞧著伯母這腦袋,竟然忘了給你們介紹了,臭小子,過來和妹妹問好!”

麵對自己的三個兒子,薛采薇儼然兩副麵孔,對江才溪溫柔的模樣一掃而空,反倒是對兒子不耐煩起來。

其中,裡麵瞧著年歲最長的上前一步,穿著墨袍,上繡竹葉,發冠銀色,如瀑的長髮束起,那雙眉眼同江偉忠最為相似,“妹妹好,我是大哥,江語晨。



“我是老二江語蒙!快快,叫聲二哥哥讓我聽聽!”

一側穿著極為悶騷的男子上前一步,一深騷紫色極為惹人眼球,江才溪‘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那副玩世不恭的人樣子,倒是和江偉忠性格截然相反。

江才溪抿唇一下,瞧著嬌俏的模樣可愛的不得了,將薛采薇的心都給融化了。

“那個……姐姐……我,我叫江語文,是弟弟,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



說完,江語文細心的將一直揣在懷中的小盒子拿了出來,紅著臉遞給江才溪。

打開瞧著,裡麵是一直做工精細的銀釵,精緻的不得了。

學堂裡那些人都有姐姐,他看著格外羨慕,可惜這輩子都跟妹妹無緣了。

後來聽爹爹說他有一個姐姐,他早早的便備上了這個禮物,可惜一直未見過麵,直至今日纔有機會送出。

江才溪甜甜的勾起了唇角,“謝謝弟弟。



前麵兩個兄弟自打看見江語文從懷裡拿出了禮物便火冒三丈,老三真是鬼道的很,居然偷偷準備禮物?

進門開始第一個叫的居然是這小子!

一時間,江語蒙與江語晨氣的牙癢癢,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江語文。

可憐的江語文還不知道一會要麵對兩個哥哥的暴捶。

“瞧瞧!語文年歲最小,卻知道給姐姐準備禮物,再看看你們兩個!一個天天逗鳥,一個天天習武!腦袋難道不記得事麼?”

江偉忠恨鐵不成鋼的怒喝,眼見氣氛尷尬的很,江才溪開口解圍,聲音溫軟著,“二伯,彆罵兩位哥哥,是才溪唐突,冇有打好招呼。



聞言,江偉忠這纔想起來,從前江才溪並未回來過,怎麼突然上門

“二伯準備了點飯菜,才溪,有什麼事情邊吃邊說,二伯能幫上你的都會儘力幫忙。



幾人朝著食韻廳走去,剛剛落座,江才溪掃了一眼,發現竟然都是自己兒時愛吃的東西,薛采薇早在她進門時就吩咐了下去。

江才溪鼻子一酸,眼眶紅了起來,緩了好半天,長出一口氣,“多謝伯母,這次才溪前來的確是有事想同您們商議。



江偉忠倒是不含糊,大手一揮,“有事就說,二伯能幫的絕不會推辭。



有人撐腰的感覺再次深深觸動了江才溪的心,她扭身看了一眼三兄弟,微笑著問道,“兩位哥哥有冇有想過考取功名?亦或者參軍?”

提起這一茬,江偉忠夾菜的手頓了頓,眸中閃過恨意,好半天整理了情緒,將筷子放回原地。

“才溪,你問這個是為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