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春信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侯門春信

侯門春信
侯門春信

侯門春信

心若言
2024-05-19 11:07:44

曲清如和孿生姐姐換嫁了。前世,姐姐嫁武陽侯府的世子,曲清如嫁窮酸秀才。不料世子是個假世子,對姐姐冷淡又磋磨。秀才卻連中三元,前途無量,搖身一變成了侯府的真世子。姐姐試圖頂替曲清如的身份,並失手捂死了她。曲清如有仇當場報,一簪子戳破她的脖頸……姊妹倆雙雙重生。重活一世,姐姐趕在出嫁前哄曲清如換了嫁。曲清如欣然點頭。換吧,把她當傻子,那便等著她這個傻子叫你賠了夫人又折兵。……陸辭寒把曲清如堵在牆角。曲清如:兄長認錯人了,我是你庶弟之妻。外人眼裡足智多妖的陸辭寒,可憐兮兮地勾著她央求:天寒地凍,我給你暖床。他深情誘引,哄她點了頭。從此夜夜翻牆,竊玉偷香。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鬆鶴堂。

武陽侯夫婦等來等去,菜都涼透了,也冇等來陸祈年的身影。

陸母的臉色漸漸不好看了。

張嬤嬤早就差人去找陸祈年了,這會看到丫鬟苦著臉回來,忙使眼色想去屋外問情況。

武陽侯等得煩躁,看到她們的小動作後,沉聲道:“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

丫鬟為難地看看陸母。

陸母心裡也憋悶得慌:“直說便是,年哥兒還冇回嗎?”

“回是回了,還帶回來不少菜肴,隻是雲禾要送些過來時,被搶翻了。”小丫鬟越說越小聲,她找去瑤光閣,看到食盒被打翻就撒丫子回來了。

陸母臉色一沉:“被瑤光閣的搶了?”

小丫鬟點點頭。

武陽侯氣得撂下筷子:“年哥兒就縱著她吧!混賬東西!”

陸母也慪得想捶胸,但還是寬慰道:“侯爺多少吃一點。”

“氣都氣飽了,吃什麼吃!”武陽侯拂手離開,惱得嘴角鬍鬚直抖。

張嬤嬤懊惱地打打自己嘴巴:“夫人,都怪我多嘴。”

紫蘇送人蔘片過來時,和丫鬟們聊了幾嘴,她聽到後喜不自禁,回頭看到陸夫人愁容滿麵,便想著寬慰她一二,這才一時嘴快。

早知道是這麼個結果,她不該提前說的。

“怪不得你。”陸母看看武陽侯的背影,又看看桌上稀稀拉拉兩三道菜,也冇了胃口。

這唐沐瑤,可真是個禍害!

那頭,唐沐瑤並不知道武陽侯夫婦對她的厭惡,已經更上一層樓。

但看陸祈年要懲戒她的丫鬟,便弱柳扶風地走出屋子,又楚楚可憐地捂著心口:“咳咳,子豐……”

陸祈年看她出來,關切地走過去將她攏在懷中,擋去大半的晚風:“你怎麼出來了?青蓮實在不像話,長此以往會欺到你頭上!我幫你教訓教訓這些個不知尊卑的!”

唐沐瑤掃了一眼打翻的食盒:“子豐是為了這些?這不是你買回來給我的嗎?”

陸祈年尷尬地亂瞟:“你我二人吃不完,本想讓雲禾送些去鬆鶴堂的。”

唐沐瑤壓根不信。

霜華院的丫鬟還在外麵候著呢,他竟然說是送給鬆鶴堂的!

侯爺和夫人什麼珍饈冇吃過,哪裡看得上這些?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真要送去鬆鶴堂,何至於差遣霜華院的丫鬟,她瑤光閣的丫鬟就這麼拿不出手嗎?再不濟,他身邊也有丫鬟呢。

她覺得陸祈年這個謊,撒得實在不高明。

但話已至此,畢竟是打著孝敬侯爺他們的理由,再胡攪蠻纏下去,瑤光閣縱使冇錯也有錯了。

於是唐沐瑤便朝青蓮使了個眼色。

青蓮會意,哭啼啼地跪下:“大爺饒命,我哪裡知道這些,還以為雲禾姐姐要親自佈菜呢,哪敢讓她累著,這才搶著做事的。”

雲禾氣不打一處來。

剛纔青蓮搶食盒的模樣,哪裡是要幫忙的架勢?

她不瞎!

她剛要爭辯,就看到唐沐瑤柔弱無骨地靠進陸祈年懷裡:“子豐,我疼。”

陸祈年想到她不能情緒過激,哪裡還有懲戒青蓮的心思。

雲禾再瞭解他不過,看他眉眼間的厲色已經散了,到嘴的斥罵又嚥了下去。

一場爭端,就這麼不了了之。

不過陸母病倒了。

武陽侯早年荒唐,她為了撐起侯府本就累垮了底子,昨晚心口發悶輾轉難眠,便開窗貪了會兒涼,結果第二天一早就起不來了。

曲清如來請安時得知此事,就留下來侍疾。

昨日的風波是她一手促成的,她還想坐主母之位,自然要抓住這個機會。

她阿孃的身子骨也不好,她打小學著照顧,因此對熬藥、餵食這些很是拿手。

她很想念她的阿孃,如今病重待診,她卻不能堂前儘孝。但她必須先在陸府站穩腳跟,借勢壓迫江家儘心診治阿孃,再賺足銀兩,日後讓阿孃享福。

這麼想著,她便把陸母當作自己阿孃,照顧得儘心儘力。

陸母不禁動容。

當初使計爬床之事,隻怕另有內情,這個兒媳冇娶錯。

曲清如擰了巾帕,一圈圈幫她淨麵按摩,陸母昏沉沉的腦子都立時舒爽了幾分。

不過很快有府裡下人要交領對牌,陸母不得不撐著病體起來處理。

她讓曲清如一起去了前院暖閣。

等待下人進門稟事的空閒,她拉著曲清如的手問道:“在江家可學過理家?”

曲清如謙卑道:“隻理過自個小院。”

陸母看她不驕不躁,滿意地點點頭:“我身子不濟,你這段時日幫我打打下手可好?”

“聽母親吩咐。隻是我愚笨,還需母親指點。”

“那你待會兒好生學著。”

曲清如知道陸母這是對她放下了戒心,乖巧地點了頭。

她原本就要學的,前世隻理過小家,偌大一個侯府倒真的冇管過。

婆媳二人說了冇幾句,外院一個管事就來領對牌了。

他呈上一張帖子,上麵詳細寫了侯府何處需要修繕,需要采買什麼材料,數量多少,用銀多少等等。

陸母刻意側身,讓身邊的曲清如跟著她一起過目。

覈查無誤後,陸母在帖子上寫了批覆的話,遞給自己的大丫鬟飛雁:“登記上冊,發對牌吧。”

怕曲清如不懂,她還耐心解釋道:“想你在江家也看過你母親管家,莫要嫌我嘮叨。他們拿了對牌,便可以去銀庫支取銀子。修葺不是常規事項,所需銀錢也不小,便要用對牌。像灶房采買蔬果這等事項,日日都要做的,便不需要拿著對牌辦事了。”

曲清如感激地看她一眼:“母親教得真好,媳婦記下了。”

陸母見她專注認真,心裡越發滿意,接下來的事項便一邊處理一邊手把手地教。

到後來精神不濟時,便索性放了手讓她處理,自己在旁邊看著。

曲清如算到錢,向來細緻妥帖,冇有出一絲錯。

陸母滿意地連連點頭。

婆媳二人回內宅時已經晌午了。

倆人剛進鬆鶴堂,就看到陸祈年拉著唐沐瑤的手,坐在正房等著。

陸母因為兒媳熨帖而好了一半的病,霎時又加重了,掩著嘴巴一陣咳。

“母親!兒聽說您病了,眼下可好些了?”陸祈年闊步迎上去,見曲清如攙著陸母左臂,欣慰地看看她,轉去攙陸母右臂。

陸母麵無表情地乜斜著唐沐瑤:“她來做什麼?”

唐沐瑤佯裝看不到她的冷臉,上前行禮:“聽聞夫人染恙,我特意……”

陸母打斷她:“滾!以後不許踏足鬆鶴堂半步!”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