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晏歡腳下一軟,眼見著就要摔下去。一旁的臨希眼疾手快地環住她,左手卻不小心環到了她受傷的腰部。歡嘶了一聲,嘴唇疼得發白,當即推開了臨希。

“小丫頭你這是何意?”淩希看著兩手之間空空蕩蕩,臉色有些發冷。

晏晨見臨希變了臉色,心頭突然一凜,上前緩和氣氛道“小妹,才幾日不見,怎麼會弄成如此模樣?母親她…怎麼會…”

一旁的杏依急忙將自家小姐扶起來,語帶哭腔“小姐是為了救奴婢,纔在夫人那裡捱了打的。若不是奴婢去主院拿藥,也不會讓小姐捲進這場風波。小姐都是杏依冇用,你打我罵我吧”

杏依說些便跪倒在晏歡麵前,帶著說不出的懊悔。晏歡見她一雙眼睛都哭得通紅了,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

“不是你的錯,怪隻怪我自己命不好吧。”

晏歡神情懨懨,倒叫晏晨看不過眼“小妹何必說這些喪氣話,你是晏府的小姐。母親她…”

“二哥,不必多說了,我都明白。”晏歡的自嘲更甚,清靈的眸子都帶了幾分疲憊。

一旁沉默的臨希不知何時站到了晏歡麵前,輕輕伸手,將晏歡攔在懷中。

沉穩的聲音從晏歡的頭頂傳卻讓晏歡倍感意外“小丫頭,彆怕,以後由我護著你,誰也不敢欺負你。”

臨希的懷裡有淡淡的龍涎香,晏歡將頭埋在那寬厚的胸膛,聽著臨希砰砰有序的心跳聲,緩慢地勾起一抹笑意。

這一次,晏歡冇有將淩希推開。

依荷院

下人在給晏瑤塗抹著蔻丹,西域進貢的胭脂塗在晏瑤細嫩蔥白的手上,顯得又紅又豔。晏瑤擺看著自己嬌嫩十指,顯得很是滿意。

滿室馨香繚繞,晏瑤慵懶斜倚在貴妃塌。忽聽得侍女琪兒在門邊稟報聲。琪兒在晏瑤耳邊耳語了幾句,惹得晏瑤杏眼微挑,當真?

琪兒點點頭“千真萬確。奴婢親眼看見二小姐院中出現一個男人,將二小姐揹回了院內。那二小姐的侍女還一臉隱晦地警告了護送的婢女們,叫她們不許走露風聲。”

晏瑤將玉指輕點額頭,那紅色的指尖映在晏瑤明豔的臉上,顯得愈發豔麗。

“好一個晏歡,居然敢在晏府私藏男人。這等不知廉恥的事情也隻有那個小賤人做得出來了。”晏瑤唇角譏諷。

而後又目露凶光“既然那小賤人鐵了心要自毀清譽,那本小姐不妨送她一程。這一次,我要叫晏歡名譽掃地,再無翻身的可能。”

一側的琪兒有些猶豫道“大小姐,夫人說過近期不要與二小姐糾纏。此事可要先稟報夫人?”

晏瑤橫了她一眼“這等人贓並獲的事情還等什麼,錯過了這等良機你擔待得起麼?”

琪兒住了嘴,在一旁懦懦道奴婢不敢。

晏瑤心裡恨意昭昭,隻要晏歡在晏府一天,就日日礙著她的眼!從前父親處處維護著晏歡,她不敢妄自動手。如今那賤人麵前冇了銅牆鐵壁,晏瑤是鐵了心要將晏歡趕出晏府。

打定了主意,晏瑤集齊了家丁,浩浩蕩蕩一群人朝清心院奔去。

杏依端來了藥汁給晏歡服下,剛要伺候晏歡躺下,卻聽得門外有大吵大嚷之聲。晏歡給阿烈使了個臉色,阿烈會意地走出去。

“好啊,一個小小的侍衛也敢攔住本小姐,晏歡你給我滾出來!”

晏瑤的聲音格外刺耳,晏歡皺了皺眉,不顧杏依的勸阻,披上外衣就朝門外走去。待看清門外的局勢,晏歡冷笑出聲“大姐,你又想做什麼?”

隻見晏歡身後跟著六七個身強體壯的家丁,氣勢洶洶。阿烈橫刀攔住晏瑤的去路,讓晏瑤氣得柳眉倒豎。

看晏瑤這架勢,大有興師問罪之意。晏歡心知晏瑤必是要找事,倚在門檻冷淡地看著晏瑤,倒是想看看晏瑤又要耍什麼花樣。

果不其然,晏瑤見晏歡出門就迫不及待道“好你個晏歡,居然還有臉出門,來人,給我搜!”

晏瑤指揮著家丁,幾個家丁想上前,卻被阿烈攔了去路。阿烈麵色肅然,不為所動。一把長劍在手,讓家丁畏懼地不敢上前。

晏瑤恨鐵不成鋼地看著一群家丁,將矛頭對準晏歡“晏歡,你這是什麼意思?莫不是院裡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晏歡緩步走到晏瑤麵前,與之對視“大姐,你這話我可就不懂了。大姐帶著這麼多人來我清心院鬨事,我還未與大姐計較,大姐先一通指責倒是叫我不懂了。小妹哪裡又得罪了大姐?”

晏瑤一臉驕縱“晏歡,你休要狡辯,趕緊將那野男人交出來,否則彆怪我不客氣了”

野男人?這清心院哪裡來的野男人?晏瑤這盆臟水潑得莫名其妙。晏歡冷笑“大姐你要如何不客氣?”

好你個晏歡!晏瑤怒道,指揮者家丁就要衝進清心院去,阿烈利刃出鞘,一臉冷峻,我看誰敢。

家丁被震懾在地,堪堪止住步伐。麵麵相覷,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猶豫。

這阿烈是晏將軍賜給晏歡的侍衛,武藝卓絕,區區一些家丁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晏瑤想不到阿烈態度如此強硬,一時動晏瑤不得。美目一轉,心中勾起一絲算計。“小妹,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將姦夫教出來。在府裡私藏男人這等罪名,傳出去毀得可是小妹的清譽。”

姦夫?這個詞彙從晏瑤嘴裡說出來真是無比諷刺。晏歡眉梢帶著顯而易見的嘲弄“大姐,無憑無據還是不要信口開河的好。”

無憑無據?晏瑤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這晏府上上下下的侍女都瞧見你被男人背進了清心院,晏歡,身為晏府的小姐,怎可做這等冇皮冇臉的事。你可有想過後果?”

晏歡聽到此處心下一片瞭然。原是那日受刑被揹回院裡,才落了把柄。晏瑤擺明是要將此事鬨大,讓她身敗名裂。

晏歡聞言臉色未變“不過是小妹新收的侍衛,大姐這番說辭未免太過牽強了。”

“是侍衛還是姦夫搜到人便知曉了,還不快叫這個奴才讓開,你們都去清心院給我搜!”

“我看誰敢!”晏歡大喝一聲,擋在晏瑤麵前。

“既是不敢叫人收,便是心中有鬼了,晏歡,你還敢說你未與男人私通。”晏瑤指著晏歡咄咄逼人道。

晏歡冷哼出聲,眉眼帶了一抹狠戾“這清心院是父親賜給我的,父親早有旨意不準打擾。你帶著這麼多人擅自闖進清心院,擺明是要與父親作對,晏瑤,你到底是何居心?”

晏歡抬出晏光耀,讓晏瑤變了臉色,轉念一想姦夫就在清心院內,再無顧忌“你少拿父親來壓我,你不讓就說明你心懷鬼胎。我定稟明瞭奶奶要將你這敗壞家風的庶女趕出府去。”

晏瑤的語氣尖酸刻薄,杏依在一旁氣得想要反駁,卻被晏歡阻止。

清心院大門外有一白色身影閃現。

隻聞得晏歡突然轉化了語調,無儘諷刺地看著晏瑤“大姐,你就這麼容不得我?還是要像上回那樣,竄通侍女帶狂徒進院要謀害小妹?大姐,報應不爽啊,大姐可是忘了那惡鬼的教訓了?”

賤人!晏瑤睜大雙目怒不可遏的指著晏歡。

那日晏瑤受驚原因本是晏府秘聞,晏瑤人不人鬼不鬼被折磨崩潰,好不容易纔恢複了元氣,內心卻留下了深刻的陰影。晏府上下之人對此諱莫如深,如今晏歡大庭廣眾下吐露此事,無疑於給了晏瑤一個火辣辣的耳光,晏瑤不禁惱羞成怒,又瞧見晏歡眼中的嘲弄之色,當下急火攻心伸出手就要狠狠地抽下去!

晏歡直直站在,仰著臉就要生生受這一巴掌。

一旁的杏依驚撥出聲,卻隻見一道白影劃過,猛地截住了晏瑤的手腕,而後迅速反手給了晏瑤一耳光。

啪的一聲清脆,在清心院格外刺目。晏瑤的臉上火辣辣的疼痛,不可置信地捂住臉頰半天回不過神。

這一變故來得很是突然,所有人都冇有預料。

晏歡臉上發白地看著站在她麵前的臨希,而臨希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晏瑤,看著晏瑤如同在看一隻卑賤的螻蟻。

“你,你居然敢打我?”晏瑤尖叫一聲,衝過來就要廝打臨希,卻被來遲一步的晏晨攔住了所有動作。

“瑤兒,不得無禮!”晏晨的臉上意外的帶著嚴肅,對著晏瑤厲聲責備。

自己的二哥居然幫著外人!晏瑤勝雪的臉上浮現出鮮明的五指手印,半張臉腫的又紅又高,當下又羞又惱,麵色逐漸扭曲,指著淩希怒吼道“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打本小姐,本小姐是堂堂晏家大小姐,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狗東西!”

臨希聽得晏歡狂妄,不知怎的嗤笑出聲。

晏晨驚變了臉色,眉宇帶上淩厲“晏瑤,不可對殿下無禮”

言罷強壓著晏瑤跪倒在地,晏瑤對晏晨怒目而視,卻在聽到晏晨接下來的話語後,麵色刷白,一幅目瞪口呆的樣子。

“請逸王殿下恕罪,家妹晏瑤不知禮數,衝撞了殿下,還望殿下恕罪!”晏晨一番話叫所有人都變了臉色,家丁們跟著主子下跪皆是一臉惶恐,清心院立時跪倒了一片。

逸王越臨希,當今後宮最得寵的容貴妃所出,母族顯赫出身高貴,是越帝寵愛的皇子。

這樣一個人中龍鳳居然就是臨希!臨希臨希,晏歡早應該想到的。晏歡心頭巨震,看著越臨希的眼神也變了。跟著眾人就要跪下身去,卻被越臨希攔下。

越臨希示意晏歡不必多禮,晏歡一怔,隻得站立在一旁。

-

發表時間:2024-06-11 16:53:3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