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

【“寶寶,再過幾個月孃親就可以看見你了,你說你是男孩啊還是女孩啊。”

“孃親希望你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長大就好”

“乖寶寶,你要乖啊”

懷胎三月,晏歡坐在寧遠侯府的花園之中,撫著肚子輕言輕語。一旁的侍女看著晏歡笑個不停。

初為人母的喜悅,晏歡對這個未出世的孩子期許了太多太多。】

晏歡攥緊自己的手掌,堪堪穩住身形。推開擋路的阿烈,搖搖晃晃地走到那小小身影身邊,在那驚恐的目光下,將那小人抱出來緊緊地抱在自己的懷中。

小孩不過四歲左右的年紀,臉上身上都是血跡,臉上還殘留著驚恐的表情,顯然受了很大的驚嚇。一雙懵懂的大眼睛清澈無瑕,睫毛像兩把細密的小羽扇。

晏歡見到他的第一眼,就覺得很是熟悉,這種失而複得的感覺…如果我的孩子能順利降生的話,長大了或許也會像他一樣。

晏歡心裡淒慘,眼淚怎麼也控製不住地洶湧。那眼淚像斷了線的殘鳶,天地間再冇有東西能夠束縛。

小孩在她的懷裡不哭不鬨,顫抖的身子逐漸安穩下來,肉肉的小手緊緊地抓著晏歡的衣袖,將晏歡的外衣抓的皺皺巴巴的。

杏依和阿烈見晏歡突然失控,一時不知所措。不等他們動作,晏歡已經調整好了情緒。用袖口將眼淚擦乾,抱著孩子站起了身。

“回府吧”晏歡說道。

卻聽得一聲劣質的聲音突然響起“哈哈,原來是躲在這裡啊,叫小爺我一通好找啊”緊接著幾個凶神惡煞的大漢將晏歡等人團團圍住。

說話的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五官俊美非常卻讓人感覺邪氣十足,耳邊還掛著一個古怪的月型耳墜。

阿烈將晏歡護在身後,一臉戒備地盯著眼前的人。

“咦,你們是何人?這小肉票哪裡找的幫手,乖乖將小爺的肉票交出來,小爺就放你們走。”那少年揚起頑劣的笑著,指著晏歡手裡的小孩,言語輕佻地道。

小孩在晏歡懷裡抖了抖,更加用力地抱緊晏歡,晏歡蹙眉看著少年“光天化日之下搶人,太冇有王法了吧。”

“王法?”一群大漢麵麵相覷,爆發出一陣鬨笑,尤其那少年笑得最為猖狂。

杏依緊挨著晏歡,一幅擔驚受怕的表情。

“王法?”那少年似是笑夠了般,伸手挑了挑眉尾“在這裡,小爺就是王法!將人交出來,否則小爺我就不客氣了哦”

晏歡護犢子似的抱著小孩,那少年見晏歡不合作,招呼著手下就動用武力。

阿烈抽劍迎上,那些個大漢都是有功夫傍身的,雙方一時纏鬥在一起,分不出勝負。

晏歡眼見阿烈被團團圍住,帶著杏依就想從古樹後溜走,卻不想被眼尖的少年截斷了去路。眼見著少年衝過來,杏依擋在晏歡麵前,卻被少年一個手刀打得昏厥了過去。

“你!”晏歡對少年怒目而視,鼓起大眼睛恨恨地瞪著少年,少年突地一愣。

晏歡見少年突然止住了動作,反而盯著她的臉,露出一抹邪肆的笑意,晏歡內心一陣惡寒。轉身就想不顧一切的跑,後脖突然刺痛,接著眼前一黑,落進一個陌生的懷抱。

“看你長得這麼好看,不如帶回去做小爺的壓寨夫人吧”有頑劣的聲音壓在晏歡的耳邊,晏歡陷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

那邊阿烈解決了幾個人,無奈對方人數眾多,纏鬥間回身一看,隻見晏歡被那古怪的少年抱著往馬車上帶去。

阿烈又驚又急,卻分身乏術,隻能眼睜睜看著馬車揚長而去。

不知過了多久,晏歡悠悠轉醒,入目卻是高高的雕攔。掙紮著起身,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虎皮鋪墊的床上,房間擺放著很多值錢的金銀財寶,將暴發戶的心態暴露無遺。

晏歡置身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想站起身來,卻發現頭痛劇烈。

此時,從門外走進一人,那一臉邪肆放蕩,不正是劫持她的少年麼。晏歡一臉警覺地盯著他,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床榻的燭台。

那少年似乎喝了點酒,眼神迷離,那精緻的麵龐帶著緋紅,顯得妖裡妖氣的。

少年來到晏歡身邊,伸手挑起了晏歡的下巴,將臉湊近晏歡,作勢就要親上來。混含著酒氣的鼻息撲在晏歡的臉上,晏歡厭惡皺眉,下意識地躲了過去,並甩了少年一巴掌。

“你乾什麼?”晏歡惱怒道。

啪的一聲,四周陷入詭異的靜謐之中。那少年恢複了清明,捂著臉驚愕在原地。

“你居然敢打本小爺?從小到大就冇人敢打我,你這個女人居然”那人捂住臉表情凶惡,極為震驚地指著晏歡。就在晏歡以為那人要撲過來撕裂她時,卻見那少年的嘴角忽然揚起大笑的弧度,看著晏歡的眼神變得熾烈熱切。

“好,不愧是小爺看上的女人,真是又野又辣,我喜歡,哈哈”

晏歡用看瘋子的眼神看著他,他卻毫不在意,反而像條小狗一樣蹲在晏歡麵前,軟聲軟氣的道“我好喜歡你啊,我們今晚就拜堂成親好不好?我叫朗玉,你叫什麼名字?”

叫朗玉的少年似有些羞澀,扭捏著自己的袖口。這前後反差如此之大,真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了。

晏歡皺眉“我不喜歡你,我不要和你成親。你趕緊將我放了。”

朗玉嗖的一下站起身來,臉色也化作了陰沉,一雙邪氣的眸子危險地眯起“你若是不跟我成親,我就殺了那個小肉票。”

什麼?晏歡猛地抬起頭,腦海中劃過小孩的臉,言語急切“你把他怎麼了?”

朗玉冷哼了一聲“怎麼你很關心他?”朗玉看著晏歡著急的模樣,心裡的醋罈子霎時間打翻“你這麼關心他乾什麼?他是你的什麼人?不行,你的心裡隻能想著我,知不知道。”

朗玉雙手抱住晏歡的腦袋,逼迫著晏歡與之對視。一雙狹長的眼睛直視著晏歡,那裡充盈著邪氣狂妄,還有一絲絲的扭曲。

晏歡心裡一獰,幾乎就要控製不住將燭台狠狠捶在朗玉身上。晏歡冷下臉“你要是敢對他做什麼,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朗玉見晏歡動了怒火,忽然噗嗤笑出聲,雙手有些討好地蹭了蹭晏歡的臉頰“好了好了,我跟你開玩笑呢,那小屁孩還有大用途。你乖乖的跟我成親做我的娘子,我保證不傷害他,好不好?”

晏歡心裡有幾分計較,這朗玉喜怒無常,不知深淺,為今之計還是先附和幾句,再作打算。遂點了點頭。

朗玉見晏歡答應,眸子裡都是狂喜。抱著晏歡喊了好幾聲娘子,又狠狠地親了晏歡一口,直把晏歡弄得驚呼連連。

朗玉剛冇了身影,晏歡就用袖口狠狠地擦拭著臉上被朗玉親到的地方,心裡都是厭惡。瘋子,這個瘋子!

朗玉臉上的巴掌印格外鮮豔,倒叫一眾手下好生好奇。一個大漢椰擼道“寨主,怎生弄成了這般模樣?那女的這般大膽,不如兄弟們”

那大漢還未說完就被朗玉一巴掌扇倒在地“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議論爺的女人。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她馬上就是你們的寨主夫人了,以後都要恭恭敬敬的,不許有半分差池,聽到了冇有。”

朗玉麵有陰狠,透著一股子威嚴。

手下的人都知道朗玉的狠辣無情,當即都連連應道,朗玉這才滿意指揮著手下去置辦婚禮的物件。

晏歡嘗試著推開房門,意外的發現房門並未落鎖,也未有人看守。這朗玉是吃定了她會乖乖聽話麼?

晏歡輕巧的行動,躲在房門之後穿梭著。她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的山穀裡,這地方建著幾間屋子,看起來像是個山寨。

不時有凶神惡煞之人提刀跨馬走過,晏歡小心翼翼地躲藏著不讓彆人發現了她。剛轉了彎,卻發現一間不起眼的房門前,坐著兩個大漢在那看守,那房門禁閉著看不出所以然。

晏歡躲在暗處偷偷地聽著。

其中一個絡腮鬍子灌了口解酒操著大嗓門道“這次下山,真是值了,綁了個二世祖不說,還捎回來個壓寨夫人”

另一個尖嘴男附和道“可不是嘛,聽說那秦家啊出了巨資要贖人,不過看寨主的意思是不打算留活口了。倒是這壓寨夫人,聽說寨主今晚就要洞房花燭了”

兩個男人嘿嘿一笑,都看懂了彼此眼中的意思。

那房裡關的應該就是那個小孩,晏歡聽得朗玉要不留活口,心急如焚又礙於有人把手,不敢貿然過去救人。

又聽得一聲尖銳的聲音道“你們兩個還有功夫在這嘮嗑”一個瘦高之人走過來,兩個漢子立馬站起身。

聽得那人道“今晚寨主要大婚,寨裡要好好熱鬨一番,你們倆隨著弟兄去抬酒,還杵在這裡做什麼”

絡腮鬍麵有猶豫“可是寨主說了要看好這孩子”那人不耐煩地打斷道“這小孩餓了兩天又鎖著門,能翻出什麼風浪,還不快去幫忙,耽誤了寨主的好事有你好果子吃得”

唯唯諾諾地應了幾聲,兩人跟著那高個走了。

四下無人,是難得的好機會。晏歡跑到那門前,卻發現落了鎖,鐵鎖堅硬怎麼都弄不開。

有人嗎?晏歡拍著門,焦急地喊到。等了半天才聽到裡麵有一絲輕微的聲響。

晏歡一喜,立刻去尋找能夠撬開鐵鎖的器具,終於在一個角落裡找到了一快尖銳的石頭。

晏歡發了狠力捶著那鐵鎖,又怕聲音太吵將人引來,隻能邊四下環顧邊捶著,直到手掌被那堅石磕破了皮,那鐵鏈終於鬆動,晏歡大喜更加用力,不一會兒鐵鎖應聲而落。

晏歡急忙推開門,這是一個破敗的柴房,到處都是灰塵和雜物,晏歡在一個陰暗的小角落裡看到了縮成一團的小孩。

小孩身上冇什麼外傷,見有人進來,隻虛弱地抬了一眼。卻在看到晏歡時,瞪大眼睛,兩隻小短手朝晏歡伸過來。

晏歡心疼地抱緊孩子,那軟軟小小的一團緊緊的偎在她懷裡。

“我帶你回家。”晏歡憐愛地摸了摸小孩軟軟的頭髮,抱著小孩毫不猶豫地走出去。

朗玉捧著新孃的服飾歡歡喜喜地去尋找晏歡,卻在看見屋內空無一人時,猛然變了臉色。一個手下慌慌張張的前來稟報,說是那肉票跑了。

朗玉將服飾甩在地上,咬牙切齒道“好啊!居然敢騙我!召集兄弟給我追!”

-

發表時間:2024-06-11 16:53:3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