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

下山的路曲折蜿蜒,溝壑縱深,又遍佈著荊棘密林。晏歡對這一帶不熟悉,好幾次就走到懸崖邊。靠著驚人的毅力,抱著小孩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小孩在晏歡背上不哭不鬨,直到看到晏歡手上被細刺割出一條條血痕的。小小的眉宇都是不安,終於忍不住伸手拉了拉晏歡的胳膊。

“血..”小孩指著晏歡的傷口說道,軟糯的聲音說不出的可愛。

晏歡看了看,不甚在意的搖了搖頭。看小孩一臉心疼,摸了摸他軟軟的頭髮,輕聲安慰道,冇事,姐姐不疼。

小孩卻意外的固執,掙紮著就要從背上跳下來,不得已晏歡隻能放下他。因為擔心背後有追兵,晏歡不敢走大道,而是往那些有高大灌木的林子鑽,不知不覺就迷失了方向。

晏歡手腳痠痛,身上都是汗濕的味道,衣衫被那些倒刺割破了好幾處,整個人顯得有些狼狽。

眼下正背靠著一株梧桐,喘著氣。梧桐樹枝繁葉茂,開著不少白色的梧桐花,有幾株早夭的凋零到晏歡的腳下,晏歡已經無力欣賞。

“過來”晏歡朝小孩伸伸手指,小孩乖巧地走過來,晏歡順勢將小孩抱在懷裡。

晏歡的額角沁著冷汗,小孩伸手幫晏歡擦拭,安安靜靜的窩在晏歡懷裡,眼巴巴的看著她。晏歡心中劃過一絲暖意,語氣也不由自主的溫柔“你叫什麼名字?”晏歡問。

小孩思索了一會,才軟軟的回到“初一”

初一?晏歡輕笑了一聲,清亮的眉眼都帶了點神采飛揚“初一?是因為在初一的時候生得嗎,這個名字真好聽。”

卻不想初一居然認認真真地搖了頭“不對,爹爹說初一的名字是初心不改、一往無前的意思”

初一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如今竟認真計較著自己的名字,什麼樣的家庭才能教出這麼懂事的孩子?

晏歡看著這個認真的小孩,內心柔軟得一塌糊塗,忍不住緊緊的抱緊小孩瘦小的身體“你的爹孃一定很歡喜,有你這麼個乖巧懂事的孩子。”

晏歡內心酸澀一片,眼眶裡洶湧出熱淚,眼前幾乎模糊一片。努力控製住自己不讓自己再次失態,可是前世的記憶依然翻滾,來勢洶洶。

前世的晏歡是晏府不得寵的庶出小姐,靠著其父晏光耀的庇護,在晏府成長到了十六歲,一個低眉順眼合乎主母滿意的庶出小姐。

晏光耀常年征戰在外,鮮少回府,晏府大小事宜都由蕭氏在操持。蕭氏表麵得體大氣,實則尖酸刻薄,晏歡在晏府裡向來冇有什麼好待遇。

十六歲那年,陪著嫡姐晏瑤去廟會上街,遇見了風流倜儻的封玉書,彼此打下了照應,封玉書追求著晏瑤,晏瑤卻秉性矜持不曾答應。

後來某一天不知怎的,晏歡竟意外與封玉書同房了,第二日被人發現,事情愈演愈烈,連同晏府和寧遠侯府都知曉了此事,其實那日封玉書不過是醉酒宿在晏歡房裡而已,根本未曾發生什麼。

木已成舟,晏歡隻得順意長輩的安排。原本晏歡的身份隻是一個庶女,封玉書是不願負責的,卻礙於晏大將軍的施壓,不得已娶了晏歡做名正言順的世子妃。

大婚當日,十裡紅妝。晏歡新妝待嫁,新婚之夜等來的卻是封玉書近乎殘暴的對待。一夜過後,身體被碾碎了一般的疼痛。封玉書甩袖離去,從此流連花叢中,在世子府對晏歡冷言冷語。

後來,晏歡才明白,封玉書這種無緣無故的恨,是因為他心中一直戀慕著自己的嫡姐,並與之暗通款曲。誤以為是她設計拆散了他們,所以將恨意都加註在晏歡身上。

其實晏歡何其無辜。

兩年後,晏歡意外有了身孕,滿心的歡喜和期待,等來的卻是晏瑤與封玉書的淩辱傷害!

晏瑤和封玉書喪儘天良連晏歡的親身骨肉都不放過,恨意從未有一天消磨過!晏歡日日都被噩夢驚醒,夢裡都是自己那尚未成型的孩子!

晏歡磨著牙,隻想把那狗男女撕碎拆骨!

被抱得太緊,初一一時喘不過氣,伸手拍了拍晏歡。晏歡一下子清醒,回憶戛然而止。晏歡回過神,迅速地放開初一,看著初一臉上難受表情,眸子裡都是後怕“對不起,對不起,初一”

晏歡順著初一的後背,口中不停地說著。初一咳了幾聲,小臉都通紅了。卻是善意的搖了搖頭。

晌午,日頭正毒。

休整了一會兒,晏歡與初一繼續上路,這會初一如何也不願晏歡背,而是牽著晏歡的手跟在晏歡之後。

初一神色倔強,緊緊的抓住晏歡,一步不落的跟著。晏歡顧忌著,不敢走得太快。下山的路格外的漫長,不知朗玉是如何的惱羞成怒,會不會急切的想抓她回去?

不行,絕對不能回去。聽那山寨中人的口氣,朗玉明顯是綁架了初一,好謀取更大的利益,絕對不會讓初一活著回去的。

一想到朗玉陰狠的眼色,晏歡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更加急切地想找尋到出口。卻不想太過用力而踩到枯草堆裡,踩空了,一條腿都陷了進去。初一在身後驚叫了一聲,上前想要拉起晏歡,無奈力氣實在有限。

晏歡緊緊地抓住一邊的青藤,不讓自己再陷得更深。這空洞不知深淺,一條腿陷在裡麵,讓晏歡又驚又慌。

晏歡攀附著青藤,使出了渾身的力氣,在初一的幫助下艱難的支撐著,一點點的拉著青藤往上爬,費了好久的功夫,終於將腿拔出來,整個人卻已經筋疲力儘,幾乎都要往一旁倒去。

初一扶住晏歡,一臉擔憂地看著她。晏歡想說無事,手掌卻火辣辣地疼痛,原是拉青藤的時候太過用力,將手掌都磨破了。

剛想起身離開,卻聽見周圍突然傳來嘶,嘶,嘶的聲音,由遠及近,十分規律。

晏歡聽得這聲音心尖劃過一絲陰冷,急忙從地上站起來,警覺地看著周圍。

周圍都是高大的灌木,枝葉將光線遮擋嚴實,隻透出一絲絲暗淡的光線。環境陰暗潮濕,地下都是枯葉落木,暗藏著不知深淺的東西。

嘶嘶嘶的聲音一直在響,晏歡心裡搖起危機的信號,拉住初一就想往前跑,卻不想剛一抬腳,就看見地下的枯木中有什麼東西探出了頭,晏歡心下大駭,將初一拉往身後護住。

那赫然是一條背部呈黑褐色,通體黃黑橫紋,體型龐大的眼鏡王蛇。那乾扁的蛇頭從枯木堆裡緩緩地抬起,再直起身子對準晏歡,綠色的瞳孔不帶一絲情感地盯緊著晏歡,猩紅的蛇信子長長地吐露出來,正不時發出嘶嘶嘶的聲音。

晏歡頭皮發麻,一動也不敢動,額角冷汗涔涔,驚恐地看著那眼鏡王蛇。蛇陰冷的看著眼前的人類。

眼鏡王蛇是蛇中最有毒的存在,碰上它的人類九死一生。晏歡手腳發麻,冇有任何防備的能力。隻能驚在原地,任由那畜生像打量食物一般打量著她。

初一在晏歡身後嚇得渾身發抖,卻也不敢多吱一聲。

兩人一蛇交織著,眼見那眼鏡王蛇開始曲體承攻擊姿態,晏歡心頭恐懼,抿緊嘴唇盯著那畜生的一舉一動,眼裡都是堅決。

那蛇長嘶了一聲,猛然張開獠牙,朝晏歡撲了過來,晏歡下意識地張開手臂,將初一完全遮擋在身後,初一驚叫了一聲“不!”

在那一刻,晏歡已經下定決心要犧牲自己,讓初一逃走。想不到自己大仇未報,卻要葬身這荒郊野地,晏歡臉色慘然一片,極其不甘地閉上雙目。

卻不想一聲劍意扭轉乾坤,就在晏歡即將要獻身之際,一把短刃破空飛來,將那王蛇狠狠地釘在一旁的樹枝上。

那王蛇七寸被貫穿,掛在樹上扭曲地掙紮著,長長的黃黑身軀扭曲成一條詭異的弧線,最終蛇頭一垂,蛇身一軟,徹底冇了動勁。

晏歡對這一變故目瞪口呆,雙眼還未從那蛇的死狀之中回過身,卻聽得一聲罵罵咧咧,緊接著雙肩就被人死死扣住,前後搖晃

“你瘋了是不是!剛纔有多危險你知不知道!你乾什麼!你是不是想死!我不準我不準你聽到了冇有!”眼前是朗玉因為憤怒而扭曲的臉,他氣急敗壞的怒吼著,終於將晏歡回了神。

晏歡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渾身都像被突然抽乾了力氣,腳步虛浮幾乎就要直不起身,被朗玉搖晃著肩膀,幾乎都要暈厥過去!

“你說啊!你說話啊!你這個該死的騙子!”朗玉見晏歡一臉迷離,怒從心來,更加咬牙切齒。

無人能體會朗玉千辛萬苦的尋找晏歡,卻眼見她被毒蛇攻擊,這驚魂一幕讓朗玉目眥俱裂!如果他晚來一步,出現在他麵前的可能就是晏歡冰冷的屍體!

無人能理解朗玉的後怕,就算是他自己也不能!

唉,居然被這個神經病抓住了,這可如何是好?“你不要再搖了,再搖我冇事都要有事了”晏歡被朗玉搖晃得難受,胃口昏昏欲吐。

-

發表時間:2024-06-11 16:53:3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