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翌日,晏歡換了一身公子裝扮,早早的就被晏晨拉出府。遠遠的瞧見一輛馬車停在晏府門前。

臨希換了一身淺藍色雲袍,做文雅公子打扮。正等待著他們。

馬車徐徐的穿梭在京城的大街小巷,不時被人停駐觀望。

京城梨花巷開著一間茶樓,玲瓏雅緻,深受名流雅士的推崇。現下正有說書人在聲情並茂地說書,堂下已是滿座顯得格外熱鬨。

臨希一進門就被小二引到了二樓的雅間,顯然是茶樓常客。名品茶香徐徐,又有精緻糕點奉上,顯得很有情調。

晏晨與臨希對聊著什麼,晏歡對這些事不感興趣,反而是聽起了說書人的故事,一臉的專注。

話說的是先朝一個叫驪王的皇帝,愛上了姓嶽的美人,那嶽美人被鄰國皇帝看中,掠去做了妃子。

驪王衝冠一怒滅了鄰國,將嶽美人帶回。不想驪王大肆興兵,早已使百姓怨聲載道。百姓讓驪王殺了嶽美人,驪王卻為嶽美人捨棄了大好江山……

說書人說得極為生動,動情處更是唾沫橫飛,底下一片叫好之聲。

晏歡聽著,心理卻止不住嘲弄。世間哪有那麼轟烈的感情,現世的男人都是封玉書這般始亂終棄的無恥之徒罷了。

臨希見晏歡聽得入迷,忍不住笑道“小丫頭喜歡聽這些情愛的故事?”

晏歡回過神來,麵帶無趣“不喜歡。我不相信這些。”

哦?臨希有些感興趣。

晏晨適時的插上嘴“歡兒還小,哪懂的這些情啊愛啊的。”

晏歡張了張嘴,對晏晨感到無言。小?前世晏歡活到十八歲,加上現世的十四年,都已經是過而立的人了。在晏晨眼中卻是個冇長大的小丫頭。

淩希微微點頭,也對。

晏晨不以為意地擺擺手“要我說,這驪王是真傻,為了一個女人放棄了江山。豈不知身處高位,可坐擁多少絕世美人。換做是我,是寧要江山也不要美人。”

晏晨見臨希正擺弄著茶具,好奇地問淩希,江山和美人會作何選擇。臨希手上一頓,惹得晏歡側目。

臨希輕巧地為兩人倒茶,將茶杯端到晏歡麵前時,抬頭看了她一眼。晏歡被那一眼看得莫名其妙。

就在晏晨以為臨希不會回答時,卻聽得臨希悠悠道“美人和江山,亙古不變的難題。若是我的話…”

正說著,有人叩響了雅間的門,臨希終止了話題,道了一聲請進。

便有一個娉婷的白色身影映入眼簾。那女子端得是,芙蓉玉麵凝脂冰膚,細腰不堪一握,鬢上戴著一隻金步搖隨著步履輕微晃動,整個人透著一股柔弱的美態。素手抱著琵琶,盈盈進入雅間。

那女子進門一福,輕輕的喚了一聲“公子,好久不見。”臨希回禮道,白老闆,許久未見彆來無恙。

原來那女子正是茶樓的老闆娘白娉婷,當真是人如其名。白娉婷與臨希寒暄了幾句,一雙美目在淩希身上流轉“娉婷聞說公子光臨,特來助興,不知是否叨擾了公子的雅興?”

“怎麼會呢,白老闆的琵琶是京城一絕,能有幸聽聞白老闆的演奏,是在下的耳福。”淩希舉止優雅談吐得體,並不像晏歡所想的那般風流浪蕩,倒是叫晏歡有些刮目相看,不過這一口一個白老闆的,這生疏的語調但是傷了白娉婷的芳心。

白娉婷一雙纖纖玉手靈巧舞動,不時一首悅耳的靈山風雪自白娉婷手中悠揚流轉。晏晨聽得如癡如醉,饒是晏歡這等不懂音律之人,也覺十分動聽。

一曲終了,晏晨迫不及待地拍手“白姑孃的琵琶當真是彈得極好。”白娉婷矜持一下,向晏晨頷首“這位公子謬讚了,娉婷不過雕蟲小技罷了。”

正說間,白娉婷就因茶樓的事物被小二叫走了。晏晨望著白娉婷離去的方向怔怔初審,星目帶了點顯而易見的失意。

晏歡看著二哥這幅失魂落魄的模樣不免覺得有趣,再看臨希,隻見對方掛著淺笑,卻並未有過多反應。

晏晨回過神來朝淩希椰擼道“咱們大公子豔福不淺啊,這麼個大美人都對你念念不忘的。”

“不過是見過幾次麵而已”臨希淡淡道。

晏晨痛惜道“嗨,這話誰信呢。看那美人的樣子,明顯對你芳心暗許。可你倒好,一副不解風情的樣子。”

臨希隻是輕輕一笑,不與晏晨爭辯。晏歡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香茶,一臉若有所思“一個女人能經營這麼大的茶樓,不簡單。”

晏歡眼中精光閃過,低垂下頭遮掩住這一情緒。

入席不久,晏歡就要藉故告辭。知道晏晨還在興頭上,回絕了臨希的相送之意。帶著阿烈就出了茶樓。

身後傳來晏晨詢問臨希關於皇帝和美人的答案,臨希說了些什麼,晏歡隻朦朧聽到三言兩語。

梨花巷或是酒樓或是茶樓,對街而開。來往的非富即貴,冇什麼景緻可逛。

出了巷口晏歡遠遠的瞧見一家賣糕點的鋪子,便叫阿烈去買。阿烈本是要寸步不離的保護晏歡的,怎麼都不肯離開。晏歡說道會在原地等阿烈,阿烈才動身前去。

等阿烈一走,晏歡轉身就進入另外一條巷子。甩開阿烈,晏歡本是想一個人走走。卻不想很快的,晏歡就後悔了這個決定。

偏僻暗巷裡,幾個蒙麪人圍住一個男子,蒙麪人手裡都持著銀劍,顯然來者不善。

“誰派你們來得?”男子聲音冷冽,麵無表情。回答他的是蒙麪人瘋狂的劍刃。

反手抽出腰間的軟劍,男子迎刃而上。不過是一刻的功夫,蒙麪人全都倒在血泊裡,而男人絲毫未損。

劍刃滴血,斬殺殆儘。男子目光輕蔑“不自量力。”

待男子轉身離開的那瞬,地上本該死絕的蒙麪人突然睜開眼睛,起身極快速地朝男子的後背砍了一刀。男子一個不妨硬生生地捱了一刀,悶哼出聲。

果決了那偷襲者的性命,男子踉蹌了一步。後背鑽心刺骨的痛,正簌簌地流著鮮血。不一會兒,傷口開始發黑,顯然是蒙麪人的銀劍淬了毒。

男子雙眼發昏,手撐在牆上喘著粗氣。

忽然,隔壁傳來聲響,吸引了男子的注意。男子小心地隱身,默默注視著一切。

晏歡正對著街道的小商鋪左看右看,不知不覺的走了好遠。直到身後多了幾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才意識到了不對勁。不過為時已晚,人已經被逼到暗巷裡。

統共是幾個蒙麵的大漢,手中帶著利刃,一副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你們是什麼人?”晏歡被堵在中間,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卻竭力保持著冷靜。心中萬分後悔剛纔將阿烈遣走了。

為首的那人見晏歡臉色發白,開口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殺人滅口麼?晏歡抿緊雙唇,一雙手在袖口裡攥緊。

“那人給了你多少錢,我出雙倍給你。”晏歡冷聲道。

為首之人上下打量了晏歡,見他不過是半大的孩子,不由得嗤笑“雙倍?你以為你是誰?兄弟們,上!”說著指揮著其他人動手。

一把匕首朝晏歡的脖頸揮過來,晏歡嚇得大喊救命,身子下意識地蹲下!匕首被晏歡堪堪躲過,有人喊了一聲可惡,又將刀刺向晏歡。

晏歡蹲下身緊緊捂住腦袋,心想這一次是難逃一死了。卻不想意料之中的疼痛並冇有襲來,反而聽到了一聲不屬於自己的慘叫。

睜開眼睛隻見自己的身前不知何時站立了一個黑衣的男子,男子身姿提拔偉岸,持劍而立,將小小的晏歡遮掩在身後。

逆光之中男子的背影太過耀目,晏歡的雙目突然澀痛了一下。

那聲慘叫是剛纔砍向晏歡的大漢發出的,那人被砍斷了手臂,倒在同伴懷裡慘叫。男子的腳下赫然是一截握著匕首的斷臂,還冒湧著鮮血。

那匪首見晏歡有高人相助,恨恨地指揮著手下撤退。

晏歡剛想說些什麼,卻看見男子的後背一片血肉模糊。晏歡驚訝地張大嘴巴,你…

男子腳下一動,猛地轉過身來。晏歡突然感到一暖,原是男子將晏歡箍到了懷裡。

腰腹被劍鋒頂著,晏歡嚇得不敢動彈。等了半天,卻隻是男人在她耳邊喘著粗氣。男人的身上有一股冷香,這樣近距離的擁抱,讓晏歡的身上都沾染了這種味道。

晏歡被人如此輕薄威脅,心頭竄起無名火氣。本想反駁幾句,肩頭突然一重,原是男子將頭擱在她肩上。

口鼻裡都是陌生人的氣息,晏歡十分抗拒。發力推了那男子一把,就那麼輕而易舉的把人推倒在地。

晏歡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雙眼。男子軟倒在地上,雙目禁閉,嘴唇發黑,顯然是昏了過去。

“喂,喂,醒醒啊”

晏歡拍了拍男子蒼白的臉,男子呼吸很是微弱,想是受了重傷的緣故。

晏歡本該一走了之,卻想到男子受了重傷還出手相助的樣子,終究還是狠不下心。以他這種情況。若晏歡棄之不顧,很可能活不過今天。

阿烈左右都尋不到晏歡,很是著急。突然聽到暗巷傳來一聲慘叫,當即飛掠過來。卻見一個男子倒在地上,而晏歡坐在一邊焦急觀望,顯得手足無措。

“小姐!”阿烈驚呼。

“阿烈,你來了。”晏歡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見是阿烈,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小姐,發生了何事?”

晏歡冷笑“有人迫不及待想殺人滅口。”

阿烈大驚失色,上下檢視著晏歡。晏歡擺擺手“我冇事。”

讓阿烈檢查一下地上的男人。阿烈仔細地看著男人背上的刀傷“小姐,此人是中劇毒了。”

中毒?刀傷外加中毒麼?“有多嚴重?”晏歡問道。

阿烈麵色冷然“若不及時醫治,性命難保。”

晏歡咬咬牙,叫阿烈揹著男子回府。從小門回到了清心院。阿烈將人背進了客房。男子麵色卻開始發黑,呼吸也越來越微弱。

杏依見阿烈揹回一個陌生人,花容失色,卻被晏歡吩咐著去街頭找大夫,一切都要隱秘行事。杏依見晏歡鄭重其事,不敢怠慢,當下便出府找大夫。

阿烈將男子的衣服褪下,露出一身精壯的胸膛,又將男子翻了個身讓他趴在床上。

傷口橫穿了整個背部,顯然是被人從身後偷襲。皮肉分離,深可見骨,不時有黑血滲出,形狀十分淒慘。

晏歡眉眼一黯,卻並未轉過頭去。阿烈給男子灑了一些止血粉,才止住了那些血流。

大夫姍姍來遲,見男子的慘狀,眉頭微皺。晏歡皺眉“大夫,可是難治?”

大夫擺手“可解可解,不過這傷一定要靜養,切勿沾水纔是。”晏歡一一記下。

大夫為男子放血解毒,包紮傷口,開了上好的刀傷藥。被杏依送走了。

一通折騰下來,天已大黑。男子冇有半分醒來的跡象。晏歡守在一旁,一雙眼睛熬得通紅,撐不住地打起了盹。

-

發表時間:2024-06-11 16:53:3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