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欠債容易,情債難還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婚姻:欠債容易,情債難還

婚姻:欠債容易,情債難還
婚姻:欠債容易,情債難還

婚姻:欠債容易,情債難還

梨梨
2024-06-25 20:14:32

結婚之前,她知道老公家裡窮,要房冇房,要錢冇錢,因為他母親的病,還欠著一屁股債。結婚的時侯父母反對,說丈夫除了長得帥,就是不思進取,心術不正,結婚後怕是要吃苦頭。何況歲數比她小三歲,以後要嫌棄她。她不聽,一心隻認定父母嫌貧愛富。或者是逆反心理作祟,她義無反顧就去和他領證。卻冇想到婚後,丈夫沉迷賭博,不僅敗光財產,還將她的信用卡刷爆,害她背上钜額債務。就在這時,她曾經的帥氣初戀卻從天而降,她的命運也被他牢牢握在手心裡.......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漠然出手不凡,我還冇看清楚怎麼回事,那些惡漢已經全部躺在過道上呻喚,一溜兒全都斷了右胳膊,哀嚎聲不斷,滿地打滾。

“滾!”如刀的薄唇迸出冰寒的一個字,聲調兒不高卻威嚇感十足。

那些凶神惡煞霎時嚇得屁滾尿流,一咕碌爬起來飛逃。

為首的那一個似乎認出了顧漠然,一邊跑,一邊扭頭對其他人介紹顧漠然的身份。

我隱約聽到“迪駿集團總裁”這幾個字,猛然意識到,現在的顧漠然已經不是從前的顧漠然了。

我捂著小腹,皺著眉,嚇得發軟的腿到現在都冇恢複過來,微微趔趄了一下。顧漠然慌忙上前一步扶住我的手臂,讓我就近坐在一張破竹藤椅上。

我的房間太簡陋了。除了床,就是兩張破竹藤椅夾著一張小圓桌,就連衣服都是放在一個大木箱裡。

“你冇事吧,若兮?”他溫柔的語調令我肝顫。

我抬眸,正對上他一雙溫柔關切的星眸。

他的眼睛依舊像從前一樣,變幻莫測。有時深邃,有時澄澈,有時殘暴,有時溫柔。莫測的眼波,既可以颳起詭譎的風暴,也可以流淌涓涓的細流。

然而不論是風暴還是細流,隻瞧一眼,就能令人深深陷進去。

他的溫柔揉碎了我的心。我被他兩隻拄在扶手上的長臂圈在椅子中間,無路可逃。

“嗯,冇事——”我尷尬地低下頭,注視著鋥鋥發亮的名牌皮鞋。

剛纔那麼用力的踹過人,但這雙鞋卻紳士得很,冇任何閃失。

我感到他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腦門上好一會兒,這才直起身子,走了開去。

我大大鬆了口氣,砰砰的心跳也放緩了許多。

他放逐目光,環顧著這間陋室。我看著他的側影,畢挺的白襯衫將他本就完美的側顏襯托得特彆高貴。

“這地方怎麼住人?若兮,你住在這裡,是純粹叫我難受麼?”他扭過頭來,俊朗的眉宇間蹙起關切的憂愁。

我的心瞬間漏掉了一拍,不得不大口呼吸。

“你這是在關心我麼?時隔多年,你還會關心我麼?你不恨我?”我真的很不理解。

“恨!”顧漠然唇邊勾起一抹邪邪的苦笑,“所以,上回在醫院我跑掉了。你告訴我的答案真叫我難以接受。可是,這幾天,我的心靈備受煎熬。我發現忘不了你,若兮——”

哦,麥嘠。我心裡在狂呼著,不要這麼溫柔的呼喚我,不要這麼深情的凝視我。

“我忘不了你,若兮。所以,我也不想再跟自己較勁了。是上天的安排,讓我重要的客戶非在那天要去賭場玩一把;是上天註定,讓我們再一次重逢。而這一次我再也不會放過你了。”他深情告白著。

我無法置信,滿眼悵惘:“不!就算你不再責怪我。可我離婚了,肚子裡還有一個孩子。你呢?你才二十五歲,你結婚了麼?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了吧?”

顧漠然快步走了過來,突然摟過我的肩,將我攬進懷中。我坐在藤椅裡,整顆腦袋正好抵著他堅實的小腹。我滿腦子想著眼前的男人一定每天健身,這硬得像石塊的肌肉真不是蓋的,讓我根本無法忽視它的存在。

“你離婚了,這不是正好麼?若兮,你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我都查清楚了。所以,我纔來找你。我怎麼能任由那些人欺負你,怎麼能任由你住在這種鬼地方?你跟我走吧。我在高檔小區幫你租一套兩居室,你就在那裡好好安胎,直到把孩子生下來。”顧漠然很自我的做著安排。

我冷笑,輕輕推開他,抬眸直視著眼前的男人:“我可以安心安胎麼?我能不工作麼?那麼多的債務,你們這些有錢人根本不明白……”

“有錢人怎麼了?有錢人可以幫你還債啊,關鍵是錢用在什麼地方!”顧漠然有點憤慨地打斷我,停頓了一秒,似乎意識到語氣過於粗暴,就把聲音溫柔低下,“關鍵是……錢要用在心愛的女人身上!”

他再次擁緊我。

我的心又不可遏製地瘋狂亂跳。

無法再說什麼。怎麼可能去問清楚意思呢?他這麼說是要幫我還麼?

不!不可以!已經欺騙過他一回,怎麼可以……

“若兮,你等著我!”他突然俯身在我額頭輕輕一吻,而後轉身離去。

我悵然若失地凝視著他的背影,淚光閃爍。

他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門口,我卻情不自禁站起來,快步跟去,倚著門框癡癡眺望。

我太愛,太愛他了。

他是我的第一個男人,刻骨銘心的初戀。

若不是決意離開他時過於心碎,怎麼會遇見蕭亦澤的殷勤嗬護,就輕易被打動?當時的選擇,有那麼一大部份是為了忘卻顧漠然吧。

無法再拷問自己的內心。越是拷問,越是煎熬。

我黯然神傷,心緒紊亂,甚至連到朋友圈裡關注一下自己的生意也冇辦法提起精神來。

他的身影在視線裡消失了好一會兒,我才捱回床上去,靜靜躺在床上養一會兒,生怕受了驚嚇的胎不穩,又出什麼意外。

迷迷糊糊睡著了,直到第二天早晨,我被肚子裡排山倒海似的饑餓抽醒。

我茫然地睜開眼睛,極力用手肘支起身子。這時侯,敲門聲傳來。我整個身子縮緊,驚嚇得往後縮到牆角。不是討債的又來了吧?

“若兮,開門!”門外響起顧漠然磁性帶感的聲音。

我大大鬆了口氣,連忙下床幫他開了門。

他一進門,就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略帶焦心地問:“你冇換衣,昨夜冇睡好?”

我扯了扯皺巴的衣裙,尷尬地不知道怎麼迴應。

他卻不以為然,輕輕一笑,陡然將一張字條展示在我眼前。

“或許,看了這個,你就睡得著,也吃得下了!”他輕輕打趣著。

我隻一眼,就意識到了什麼,飛速奪過字條,仔仔細細閱讀。

我的天啊,真是那張給高利貸的借條。

“這麼說,你幫我還了債,是麼?顧漠然,你真的幫我還了債麼?近兩百萬的債務就這麼還清了麼?”我驚喜地抬眸,一再盯著他追問,幸福來得那麼突然,叫我怎麼相信?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