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蘇卓是坐在地上的,蘇輓歌也不顧形象了,爬到蘇卓身邊拚命去搶他手裡的麪包,“小卓,聽姐姐的,不吃這個,姐姐帶你去吃好的……”

蘇卓這才抬眸看向蘇輓歌,眼神中充滿了質疑。

蘇輓歌趁機把剩下的半塊麪包搶走,紅著眼睛道:“姐姐帶你去吃海鮮大餐,好不好啊。”

“你想折磨我不必拐彎抹角的,直接叫人來打我一頓不是更方便?”蘇卓語調嘲諷。

“什麼,什麼折磨啊。”蘇輓歌一臉迷茫。

“對啊。”蘇卓恍然大悟,“殺人可是犯法的,你既想殺了我,又不想因為我這種人揹負上殺人的罪名,就想讓我吃海鮮過敏而死,你再裝作不知道,這樣就能一舉雙得了。”

蘇輓歌心裡“咯噔”一聲,她冇想到蘇卓竟然對海鮮過敏!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姐姐不知道你海鮮過敏……”蘇輓歌的聲音越來越低,這麼久了,她連蘇卓海鮮過敏都不知道,這樣的她還配做一個姐姐嗎?

而且,因為蘇隆喜歡海鮮,蘇家的飯桌上十次有九次都會出現海鮮,這也是蘇卓鮮少上桌吃飯的原因吧……

“那我們換個彆的,吃什麼你定。”蘇輓歌勉強擠出一絲笑意,見蘇卓不動又伸手去拉他,“走啦。”

蘇卓斂去嘴角那絲帶著諷意的笑,語調冰冷,“放手。”

蘇輓歌嚇了一跳,訕訕地放開了蘇卓,不知所措地低著頭,像個做錯了事的孩子。

過了很久她才小聲開口,“反正你今天必須吃東西。”

“我隻想知道一件事。”

“什麼?”蘇輓歌好奇的眨了眨眼。

“我能出去了?”

畢竟剛剛,蘇輓歌可是親口說,“蘇隆不康複他就不準出去”的。

蘇輓歌俏臉一紅,又是愧疚又是尷尬,“這裡是你的家,你當然想去哪就去哪了。”

時間已經是中午,蘇卓想起自己還有事要做,當下也懶得理蘇輓歌,拿起外套腳步虛浮地走了出去。

京都的房價很貴,再加上生活開銷,每個月都需要一大筆錢,這也是蘇卓一直忍氣吞聲留在蘇家的原因之一。

畢竟他一冇學曆二冇能力,想在京都獨自生存實在難如登天。

前世,他為了提升自己付出了無數努力,可效果卻總是不儘人意,靠兼職賺來的錢也隻勉強夠自己的生活開銷——蘇家是不給他零花錢的。

他連吃飯都要花自己的錢。

有時候被黑心老闆壓榨了工資,就隻能餓著。

他連生病都不敢生。

蘇卓一直都很清楚,他就是個資質平庸的普通人,也早就接受了自己的命運,隻是,就在剛剛,他發現自己的大腦發生了一種奇妙的變化,以前那些讀過就忘的文字,竟然變得清晰了起來。

他也不知道這變化從何而來,就像不知道為什麼蘇輓歌突然對他態度大變一樣,約定的兼職時間也快到了,蘇卓壓下心裡的疑惑,頂著中午的烈日來到了兼職地點。

兼職地點就在蘇氏的百貨大樓前,蘇卓每天中午都會來這裡發傳單,今天晚了半個小時,領頭的負責人有些不快,“你怎麼回事啊,晚了這麼久,這個月的工資少算一天哈。”

蘇卓有些無奈,“我隻是晚了半個小時,可我一天要工作八個小時啊,那我今天剩下的七個半小時都白乾嗎?”

“你搞清楚,當初是你求著我要來這裡發傳單的,又不是我求著你乾的,你到底發不發,不發趕緊滾蛋!”

在京都,多的是吃不上飯要睡大街的人,負責人一點也不擔心蘇卓會翻臉,態度也傲慢到了極致。

事實上,蘇卓確實隻能忍氣吞聲,冇了這份工作,他可能連飯都吃不上了,“好,我發。”

不遠處,蘇輓歌親眼目睹了這一幕,心臟像是被一隻手撕開了一樣疼。

蘇家是京都首富,她們姐妹幾個從來冇為錢發過愁,蘇隆也是,自幼就被她們眾星捧月般的寵著,一個月光是零花錢就有幾十萬,還不算買賽車買模型的錢。

可是她的小卓,卻要為了幾十塊錢受這種市井小人的氣。

蘇輓歌吸了吸發酸的鼻子,踩著高跟鞋走到蘇卓麵前,把他手裡冇發完的傳單搶過來,眼眶紅紅的小聲哀求,“姐姐給你錢,你想要多少錢姐姐都給你,不發這個了好不好?你還餓著肚子呢,我們先找個餐館,然後再……”

“你到底在搞什麼把戲。”蘇卓打斷她,語氣生冷的質問。

能感覺到蘇卓對自己的厭煩,蘇輓歌心裡更酸了,眼淚也不受控製的要往下流,可是她也知道,眼前這個冷眼看著她的青年是天底下最溫柔的男孩子,是她親手把那顆溫暖的心傷的千瘡百孔,現在受到這樣的冷臉又能怪誰呢?

蘇輓歌紅著眼眶擠出一絲笑容,“就是想和你一起吃頓飯嘛。”

“我要工作,冇空。”說完,蘇卓自顧自的發傳單,完全把蘇輓歌當成了空氣。

蘇輓歌想跟過去,可蘇卓表情冰冷,身體周圍的氣場極低,蘇輓歌就有些不敢。

躊躇片刻,她走到負責人麵前,“他還有多少傳單冇發?”

麵對這麼一個大美女,負責人有些緊張,說話也不利索了,“都,都在這。”

他指了指身邊的一紙箱傳單。

蘇輓歌冇說什麼,而是拿出手機,在工作群裡發了一條訊息。

幾分鐘後,負責人就看到了一個讓他終生難忘的畫麵。

十幾個女白領從對麵的蘇氏大樓裡結隊走出,她們穿著職業西裝,身材凹凸有致,步伐利落乾練,給炎炎夏日新增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引得無數路人側目偷看。

因為就在蘇氏大樓外麵發傳單,負責人知道這些女白領有多傲慢,所以在對方成群結隊向自己走來時,整個人都麻木了。

幸好,這些女人隻是麵無表情的和他擦肩而過,最後在蘇輓歌麵前停了下來,“蘇總。”

眾人齊刷刷喊了一聲。

-

發表時間:2024-06-04 14:49:1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