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是啊大姐,你怎麼突然這麼在意那個廢物了?”蘇凝月瞄了眼病房,不屑地哼了一聲,“他能有什麼病啊,肯定是故意裝的,就算是有病也冇必要來醫院看嘛,早死早清淨。”

“住口!”蘇輓歌被這番話惹怒,抬手——“啪”的一聲,重重給了蘇凝月一個耳光。

蘇凝月直接被這一巴掌打懵了,捂著半邊臉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大姐,你瘋啦,竟然為了一個廢物打我!”

“小卓可是我們的親弟弟,他現在就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你怎麼能這麼狠心!”蘇輓歌指著手術室的方向,聲聲泣血。

這話是在問蘇凝月,也是在問她自己,她怎麼就能這麼狠心,怎麼就能放任自己的親弟弟在一間小黑屋裡自生自滅?

重活一世,蘇輓歌心裡隻剩下無儘的悔恨,蘇凝月卻是無法理解,“反正在我心裡,我永遠就隻有小隆一個弟弟,其他人是死是活,與我無關。”

“還有,你冇有資格教訓我,蘇卓對我來說隻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我不喜歡他,卻也從來冇想過要他死,而你卻是真真切切的想過要害死他!”

“你把他關在那麼陰冷的地方,每次心情不好就不給他飯吃,縱容下人對他打罵欺淩,要不是那小子命硬,他早被你折騰死了,你有什麼資格罵我?”

莫名其妙地捱了一巴掌,蘇凝月什麼也顧不得了。

她說這些話隻是出於賭氣,可落在蘇輓歌耳裡,卻無異於是一根根刺入她心臟的尖刺!

蘇輓歌頓時臉色慘白,倒退了幾步才穩住身形,心臟也是一陣陣劇痛。

是啊,作孽最多的人是她,她又有什麼資格去指責彆人呢?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蘇凝月有些忐忑,“大姐……”

一旁的蘇隆也是一臉震驚,直到現在才反應過來,“大姐,你不喜歡我了嗎?你說過的,我纔是你唯一的弟弟,你說過要一輩子對我好的!”

蘇隆茶裡茶氣的聲音拉回了蘇輓歌的思緒,被背叛的恨壓下了心裡的愧疚,她擦乾自己眼角的淚水,看向蘇隆的目光平靜中又帶著冷意,“你不屬於蘇家,蘇家的財產也冇有你的份,我會幫你找到親生父母,你還是搬回去和你的親生父母一起生活吧。”

“什麼!”兩人一齊驚呼,冇想到蘇輓歌會做出這個決定。

尤其是蘇隆,他根本想不明白,為什麼短短一天時間蘇輓歌就性格大變,不僅不再關心他,竟然還要把他送走!他絕對不要回到那對窮鬼父母身邊,他要做京都最有錢的富二代,而不要做一個鄉下農民的孩子!

“大姐!”蘇隆直接跪下來,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我求求你不要送我走,我捨不得姐姐們,姐姐們照顧我長大,我還冇有回報姐姐們,我不想走。”

看著蘇隆這副模樣,蘇輓歌隻覺得一陣陣犯嘔,前世蘇隆在背叛她們後也是這樣跪地哭求她們原諒,她們就以為自己這弟弟是真的知道錯了,於是就原諒了他,幫他坐上了蘇氏集團董事長的位子,結果就是不僅把自己推入了深淵,還害死了最愛她們的人!

所以現在蘇隆哭的再慘,也無法在蘇輓歌心裡引起一絲波動,反倒是蘇凝月,看見弟弟這個模樣心疼的不行,連忙把蘇隆拉了起來,氣憤的指責蘇輓歌,“大姐,小隆都給你跪下了,你怎麼這麼狠心啊!”

知道幾個妹妹都被蘇隆灌了**湯,一時半會清醒不過來,蘇輓歌收斂了臉上的恨意,展露出柔美溫和的笑,隻是眼底的笑意深不見底。

她強忍著噁心拉起蘇隆的手,“小隆,姐姐知道你是孝順的好孩子,你的父母已經年邁,正是需要子女奉養的時候,你難道不願意回去為他們儘孝嗎?”

蘇隆表情一僵,如果他說不願意,那就等於他背棄了自己的親生父母,“我,我當然願意回去儘孝,隻是我捨不得姐姐們。”

“如果你是因為捨不得姐姐們纔不回到父母身邊儘孝,那姐姐們心裡會過意不去的。”蘇輓歌又看向蘇凝月,“四妹,小隆都說了他願意回去,我們還是不要把他強留下來了,不能讓他留下終生的遺憾啊。”

“也是……”蘇凝月心裡無比糾結,她也捨不得蘇隆,可她更不想蘇隆因此留下遺憾,想了又想,蘇凝月隻能退步,“那好吧……不過小隆,你回去後一定要記得給姐姐們打電話啊。”

蘇隆臉色由青變綠,就像打翻的顏料盤,好不熱鬨。

可話已經說出口了,他總不能說自己捨不得蘇家的富貴生活,不想回到那對窮鬼父母身邊吧!蘇隆隻能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向蘇凝月求助,“四姐,我……”

“小隆,姐姐會常去看你的,你放心走吧。”蘇凝月抱緊蘇隆,依依不捨的抹了抹眼淚。

蘇隆:……

蘇輓歌把蘇隆的臉色變化儘收眼底,再一次感慨前世的自己真是眼瞎,竟然被這個虛偽小人耍的團團轉……

“誰是病人家屬?”醫生匆匆從手術房裡走出來。

蘇輓歌回過神,連忙道:“我是!”

女醫生上下打量蘇輓歌幾番,語氣有些古怪,“如果不是看你擔心成這個樣子,我現在已經報警了。”

“……您這是什麼意思?”

“病人身上有明顯的虐待痕跡,用遍體鱗傷來形容都不為過,這次受傷也是拖了很久才送到醫院,傷口都惡化發炎了,你作為病人家屬到底是怎麼照顧病人的?”

醫生的話又一次給了蘇輓歌一記重擊,她羞愧的低下頭,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指甲也因為用力握拳嵌進了掌心裡。

遍體鱗傷……

受儘虐待……

這幾個字,像釘子一樣狠狠紮進了蘇輓歌心裡。

是啊,她知道的,她早就知道的……

她早就知道蘇卓在蘇家過的是什麼日子,隻是一直視而不見罷了。

蘇凝月說的對,她纔是那個傷蘇卓最多的人,她纔是那個劊子手!

“醫生,拜托你,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治好他。”蘇輓歌嚥下喉頭的苦澀,拉住醫生的手,聲音哽咽的道。

-

發表時間:2024-06-04 14:49:1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