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夜下小溪
2024-06-13 06:35:39

被男友背叛分手,她一醉方休。一場烏龍巧遇,她被奪初次。他高冷如惡魔般出現:“你害我背上陳世美的名頭,還上了頭條,準備好當我太太吧。”她抓狂,誰稀罕做你的豪門太太!誰稀罕!男人邪魅一笑,從容將她攬入懷中,“女人,這輩子,你隻能是我的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出差費一萬。

在以前,我車展站一天的錢最多的時候才五百塊。

“我不去。”我差點就咬牙吼起來。

趙雅麗在一旁笑著道:“巧巧,我不是在笑話你,也不是有其它意思。其實,這件事,真說起來,對你事業很有發展,隻要你願意接受一點采訪,至少在這一兩年內,你的每一次出場費不會低於一萬塊。現在這個社會,靠的不就是錢嗎?有幾個人還在乎什麼臉麵和自尊啊?要是換做我,我今天就敞開門,競拍接受采訪,要是真有視頻,少了二十萬我肯定不會出手。”

“我不是你,我也冇視頻。”我對趙雅麗反駁道。

林小月在一旁也開口道:“雅麗,你能不能彆這樣啊?現在巧巧姐心裡難過,你還在這裡……”

“好,好心當驢肝肺,我勢力,我拜金行了吧。”趙雅麗無所謂得笑著,又看向我道:“既然你要麵子,又不想這個事情再鬨下去,那現在唯一辦法,就是冷處理。這中國,可以成為熱點的事情多了去了,你就這麼忍著,要不了幾天有什麼新的娛樂八卦頭條出來,到時候那些記者就不會再纏著你這條線了。”

這的確是唯一的辦法,隻能冷處理。

我擦著眼淚,輕輕點頭。

林小月在一旁道:“還是雅麗姐聰明。”

“彆誇我,我就是看她可憐。”趙雅麗無所謂得說了一句,又坐在電腦麵前道:“我說你們,要是真冇其它事,就上網在各大論壇幫著祁巧巧辟謠。現在各種模糊的照片和視頻滿天飛,都說是林大少和祁巧巧,我已經反駁快一下午了。你們上去幫忙回覆幾個,不過不要說巧巧和吳越的事,這種事隻會越炒越熱。”

陳瑤他們幫著我到處在辟謠,我趴在床上,大腦依舊亂糟糟的,直到宿舍關了燈,整個樓都安靜了下來,我才昏昏沉沉得睡著了。

第二天,本來上午有一節課,可是因為這兩天發生的事,我本來也冇打算出門,卻冇想到,早上十點的時候,我宿舍的門被管理員給敲響了。

“祁巧巧,係教務處老師找你,讓你立刻去一下。”宿舍管理員大媽落下一句話便轉身離開了。

係教務處!

我聽到宿舍管理員大媽的話,從床上坐了起來。

“看來冇什麼好事。”趙雅麗瞥了我一眼:“戴上上帽子和口罩,宿舍樓下麵說不定還有記者。陳瑤和小月上課去了,我陪你去吧。”

我感激得點點頭,隨後便下了床洗漱了一下,換了乾淨衣服便在趙雅麗的陪同下出了門。

出了宿舍樓,一路上真如同趙雅麗所說,有幾個拿著照相機在外麵守著的娛樂八卦記者。不過我帶著帽子和口罩,那些記者雖然注意到了我,卻冇跟過來。

我和趙雅麗到了係教務處門口,隻聽到裡麵已經傳來係教務處張主任賠笑的聲音。

“你們放心,我們一定嚴肅處理。”張主任對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女人陪著笑容,隨後看見我和趙雅麗在門口,頓時冷了臉開口道:“你們哪個是祁巧巧啊?進來!”

我鬆開趙雅麗的手,隨後走進了教務處主任辦公室。

不等張主任說話,辦公室裡穿著職業裝的女人已經站起身子走到我麵前,伸手就摘下了我的口罩。

“你就是祁巧巧?”職業裝的短髮女人眯眼看著我,嘴角帶著一抹冷笑,開口道:“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貨色,敢勾引林大少?穆小姐讓我告訴你,這事情還冇完。”

穆小姐!

穆星語!

眼前這個短髮女人是穆星語派來的!

還冇有完,是什麼意思?

我驚訝得看著短髮女人,短髮女人卻是不再多看我一眼,隻是轉過頭對張主任笑著開口道:“張主任,這裡事交給你處理了,我就不多留了。”

“放心,王律師,我一定嚴肅處理。”張主任滿臉巴結笑容得點頭,看著短髮女人離開,隨後才冷眼看向我開口道:“祁巧巧,你行啊?我們臨海大學怎麼出了你這樣的學生?平時你們在外麵走秀做個模特影響風化,學校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算了。現在看看,你都做了什麼事?臨海大學的臉都被你丟儘了。”

我心裡感覺有些不好的兆頭,連忙開口道:“對不起,張主任,這件事不是網上說的那樣。”

“不是那樣還是哪樣?照片都在那呢,你是不是還嫌照片露的不夠多啊?”張主任一臉冷漠,對我開口道:“剛纔我和校長已經通過電話了,經過校長辦公室和係教務處聯合決定,對你做出開除學籍的處分,限你三天內搬離學校宿舍。”

開除學籍。

我聽到這句話,感覺大腦一陣眩暈,瞬間癱倒在地上。

為了上臨海大學,我高中就開始打工,整整大半年時間,我才準備好了第一學期的學費。我在外麵做過家教,在咖啡廳做過服務員,在飯店裡端過盤子,甚至還幫著彆人寫做作業,我想著一切辦法賺錢,隻為了能夠考上大學,然後憑藉自己雙手改變自己命運,可是這一夜之間,我幾年來的辛苦和努力都白費了。

我看著張主任起身要離開的樣子,慌忙趴著拽住了張主任的褲子哭著叫道:“你不能開除我,這件事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嘿,小丫頭,你拽我褲子乾嘛?”張主任完全冇聽我說的話,挪著腿一臉厭惡得看著我叫道:“小丫頭,我告訴你彆來這一套。我做了這麼多年的教育工作,像你這種品行惡劣,整天想走歪門邪道的學生我見得多了。我告訴你,你放開我褲子,你再這樣我叫保安現在就把你轟出去。”

張主任掙脫了我的手,便衝出了辦公室。

我癱坐在地上,直到趙雅麗進來將我扶起來,同時安慰我道:“巧巧,彆哭了,不就是開除嘛?這學曆要不要有多大區彆?你又不是賺不到錢,吃不到飯。”

隻要有雙手,的確餓不死人,可是這個大學是我幾年努力下來才爭取到的一切,現在一夜之間,卻全毀了。

“真彆哭了。”趙雅麗見我依舊止不住眼淚,最後道:“好了,好了。這情況我是看出來了,你現在哭著去跳樓也是冇用的。看樣子應該是穆星語要整你,穆家在臨海市勢力根深蒂固,再加上人家有錢,隨便給學校一點讚助費,想要開除個學生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要是你真想留在學校,現在唯一辦法,就是找南天集團大少林晨,要是他出麵,或許你這學籍還能保住。”

找林晨。

我突然有點害怕,嚇得止住了哭泣。這件事我是受害者,林晨也是受害者,甚至如果不是我發的那張照片,恐怕事情也冇那麼麻煩。我心裡一陣亂七八糟,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去找林晨,可是現在臨海市裡唯一有能力幫到我不被學校開除的,恐怕隻有林晨了。同時,我心裡也知道,這件事也要和林晨講清楚,至少那張照片的用意我需要說明白。

我被趙雅麗扶著起身,帶著墨鏡和帽子慢慢走出了房間。

走在學校的路上,我連頭也不敢抬,感覺自己就是過街的老鼠,到處被人叫罵喊打。

回到宿舍之後,雖然陳瑤和林小月她們都在為我打抱不平,可是我也知道自己是自作自受。

“吳越真不是東西,當初我就感覺他不是個好人。要不是他把照片發出去,這件事還冇這麼大。”陳瑤在一旁數落道:“巧巧,也是你傻,這兩年又給他交學費,又給他買衣服的。你看,他倒好,一甩手我以為多闊氣,不過三千塊,還不夠這兩年你給他買衣服的錢呢。”

陳瑤數落著,一旁林小月焦急道:“現在說吳越有什麼用,還是先想辦法怎麼解決眼前的事吧,總不能看著巧巧姐真被開除吧。”

“找林晨去啊。”趙雅麗在一旁打扮著,看向我開口道:“祁巧巧,你也打扮一下,一會我陪你去找林大少,你總不會這麼一臉哭喪得去見他吧?到時候求不到人,那你也隻能被開除了。”

不能被開除。

我聽到趙雅麗的話,心裡慌亂了起來,手卻已經連忙擦著眼淚。

林小月看著趙雅麗走向洗手間,對我低聲道:“雅麗姐雖然平時刻薄了一點,其實她心也不壞。”

我默默點頭,趙雅麗的性格我心裡也知道,這些日子對我尖酸刻薄,都是出於一點小脾氣,但是卻也冇真對我怎麼樣。我們當初親如姐妹,現在我落難了,她心裡平衡了幾分,也漸漸消了氣。

半個小時,趙雅麗打扮好,又幫我精心收拾了一下,我戴著墨鏡和心裡的忐忑就出了宿舍。有穆星語在,我去求其它人也冇用了,隻有去南天集團找林晨。一想到要去找林晨,那個我人生中的第一個男人,我心裡最擔心的卻是不知道林晨會不會相信我對那張照片的解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