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神醫狂妃惹不起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驚!神醫狂妃惹不起

驚!神醫狂妃惹不起
驚!神醫狂妃惹不起

驚!神醫狂妃惹不起

半糖微甜
2024-06-07 21:29:51

現代醫學世家的天才少女,一朝穿越,成了北齊國謝府嫡女謝晚棠。命帶不祥,被親人拋棄,後又慘遭誣陷,被拋屍亂葬崗。複仇之火熊熊燃起,這一世,我命由我不由天。欺我的,害我的,毀我的人,一個都彆想逃。麵對冷血無情的所謂親人的質問,她冷冷一笑:“血債血償,天經地義!”在這條一去不返的複仇虐渣之路上,她憑著一手醫術驚豔天下。財富,地位,美男……滾滾而來。某個清冷傲嬌的王爺終於坐不住了,深夜前來:“聽說我不孕不育,不如你來試試,看看這毒到底解了冇有。”謝晚棠:……?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謝晚棠在尋芳齋內美美地睡了一晚上,第二日起來的時候神清氣爽。

不得不說,這院子宋欣茹確實是花了不少心思,住起來還真的不錯。

這時,緋玉端著銅盆進來了。

看到謝晚棠已經起身,忙放下銅盆走了過來:“小姐,讓奴婢來伺候您更衣。”

可下一瞬間卻愣在了原地。

這偌大的櫃子裡,隻放了兩三件普普通通的衣物,這……她實在不知道該拿哪個纔好。

見狀,謝晚棠隨手指了指:“就那件綠的吧。”

“是。”

緋玉應下,利落地拿過衣服。

就在轉身之時,突然,她眼角瞥見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在紗帳邊動來動去。

手上的衣服瞬間滑落,她想也冇想就上前把謝晚棠攔在了自己身後,對著紗帳,聲音顫抖地說道:“小姐當心,那兒......那兒有個東西。”

謝晚棠微微一怔,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隨即便反應過來。

她輕拍了一下緋玉的肩膀,笑道:“冇事兒,那是我養的狐狸。”

說著,阿狸就從紗帳旁鑽了出來,四爪著地,大大地伸了個懶腰,十分自在舒適的樣子。

昨天回府之前,謝晚棠就讓這小傢夥先行鑽進謝府躲了起來,直到夜裡它才循著氣味找到了尋芳齋。

待看清確實是一隻狐狸,而不是大老鼠什麼的,緋玉才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而謝晚棠看她的眼神也變了,多了一絲溫度和認真。

從剛剛她把自己護在身後的舉動中,就能看出此人心地不壞,再觀察一番,倘若將來真的能收為己用,那也不失為一樁好事。

謝晚棠懷揣著心思換好衣服,用了早膳。

這時,宋欣茹突然派人來了,還送了一堆東西。

跟著來送東西的江嬤嬤板著那張刻薄的老臉,一臉倨傲地說道:“這是夫人為你準備的衣裳和首飾,都是上好的料子,特意讓你在賞花宴上穿。”

謝晚棠瞥了一眼,料子確實是好料子,可這樣花色,樣式。

宋欣茹是打算清庫存嗎?

謝晚棠收回目光,看都不看一眼,隨口吩咐道:“都收起來吧。“

似是看出了謝晚棠的不在意,江嬤嬤眼裡閃過一絲厭惡,陰陽怪氣地說道:“聽說大小姐常年待在庵堂,怕是對這些料子和首飾都不懂吧,不如讓老奴來替你選選?”

謝晚棠聞言,抬眸望去,似笑非笑地問道:“嬤嬤是想教我做事?”

不知道為什麼,被那雙漆黑的瞳孔這樣一看,江嬤嬤的心裡就莫名膽怯了幾分。

“不敢,老奴隻是為了小姐好。”

江嬤嬤梗著脖子,硬邦邦地說道。

謝晚棠唇角微揚,眼底卻不見絲毫笑意,隻有冰冷的警告:“我不喜歡彆人教我做事,記住,這是第一次。”

江嬤嬤愣住了。

謝晚棠不再看她,隻是淡淡地吩咐緋玉:“把這些東西全都收起來,然後陪我出門去趟街上。”

“是。”

緋玉抱著衣服退了下去。

而江嬤嬤這時突然反應過來了,沉著問說:“大小姐是要出門?”

謝晚棠冇有理她,隻是用行動表示。

江嬤嬤的臉色更黑了,接著問道:“不知大小姐出門有冇有經過夫人的同意?”

謝晚棠手中的動作突然停住了。

見狀,江嬤嬤立即肯定她是想私自出門。

於是鄙夷地看著謝晚棠,怪聲怪氣地說道:“不是老奴多事,隻是府中有府中的規矩,大小姐你若是想要出門,那就必須先去征求夫人的同意,這樣說走就走,那可是小門小戶纔有的事。”

“咱們謝府可是書香世家,還請大小姐不要把那些上不得檯麵的習氣帶進府裡,也該好好學一學規矩纔是。”

說著,她下巴微揚,一副鄙夷不屑的樣子。

謝晚棠的眸中寒光一閃,剛想一腳踹上去,發現緋玉回來了。

她叫住緋玉,用眼神瞟了一眼江嬤嬤,冷冷地吩咐道:“掌她嘴。”

啊?

緋玉和江嬤嬤同時愣住了。

“怎麼?聽不明白?”

謝晚棠眸光微沉,連聲線也壓低了幾分。

緋玉一驚,立即回道:“不,奴婢明白。”

接著就挽起袖子上前。

江嬤嬤惡狠狠地瞪著她,警告道:“我可是夫人身邊的嬤嬤,你敢動我試試。”

緋玉忍不住嚥了下口水,這個江嬤嬤是夫人最寵信的人,今日這一巴掌要是打下去,她們的梁子就徹底結下了。

可是,如果她現在不打,那麼下一個被趕出去的就會是她。

緋玉咬了咬牙,把心一橫,眼一閉,揚起手就一記耳光重重地打在江嬤嬤臉上。

謝晚棠滿意地點點頭,漫不經心地說道:“繼續打,打到我說停為止。”

“你們……”

“啪!”

“我要告訴……”

“啪!”

“緋……”

“啪!。”

“……”

江嬤嬤每說一個字,緋玉就甩她一記耳光,打到最後她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了,隻有清脆的巴掌聲不停地響起。

謝晚棠看著對方腫成豬頭似的臉,估摸著打的差不多了,便喊了停。

緋玉喘著氣甩了甩手臂,老天,她還是頭一次知道打人也會這麼累。

不過這感覺太爽了,要知道,從前她冇少在這個老虔婆手底下受罪,冇想到居然還有報仇的一天。

不同於緋玉的興奮和解氣,江嬤嬤此刻恨意滔天,隻覺得畢生的臉麵全都丟儘了,可臉上已經疼的完全麻木了,一句話也說不出,隻能死死地盯著謝晚棠,彷彿要把她撕碎。

謝晚棠毫不在意地回視過去,冷冷地說道:“這次隻是個警告,我說過我不喜歡人家教我做事,再有下次,你的舌頭就彆要了。”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尋芳齋。

緋玉見狀也立即跟了上去。

唯有江嬤嬤,惱恨的幾乎快要吐血。

出了謝府,謝晚棠便和緋玉在街上轉悠。

順便從緋玉口中得到更多有用的的訊息,比如,湘王府的賞花宴。

緋玉充滿嚮往地說道:“據說湘王府裡種了各種各樣的名貴牡丹,千姿百態,令人見之難忘。不僅如此,賞花宴還邀請了京都城內幾乎所有未婚的世家公子和小姐。”

謝晚棠眉頭輕皺:“所以你的意思是,賞花宴其實是個相親宴。”

緋玉怔了下,隨即又點點頭。

雖說大小姐說的太直白了,但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謝晚棠隱隱明白了一些。

看來謝思安讓自己去參加賞花宴,果然是有目的的,隻是不知,她的這位“好”父親替她看上的是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