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團首席從不手軟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劇團首席從不手軟

劇團首席從不手軟
劇團首席從不手軟

劇團首席從不手軟

玻璃方糖
2024-05-30 11:53:22

劇團首席從不手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劇團首席。

新劇首演前,未婚夫攛掇閨蜜給我下藥。

隻要我出了意外,她就能順利成為A角。

舞台火焰燒燬了我的臉。

後來,未婚夫搶走我的劇本,將閨蜜捧成名角。

我則成了千夫所指的小三。

在街頭,被流浪漢淩辱至死。

再次醒來,我回到首場演出的那一天。

1

“杪杪,這是我專門給你帶的甘草茶,你快喝吧。



劇場後台,宋歆把一個瓶子遞給我。

順著那隻白皙的手,我看到宋歆微微發汗的額頭。

真是奇妙。

我死了,卻又回來了。

回到被燒壞臉的這一天。

不過這茶……

“你怎麼不說話呀,快拿著。



她眼睛亮晶晶的,將溫熱的瓶子塞到我手裡。

人卻是不走。

“杪杪,你說我一個B角什麼時候才能上台演戲呢?”

我瞥向鏡子裡故作哀歎的宋歆,勾起唇角。

“自然是我這個A角上不了台的時候。



宋歆眼睛一下子亮了,眨眼間又壓抑下去。

“呸呸呸,你怎麼會上不了台呢,你可是我們劇團的牌麵,少了誰都不能少了你,快拍拍木頭!”

她抓著我的手拍了三下,又覷我手中的熱茶。

“杪杪,你怎麼不喝呀,甘草要趁熱。



用甘草的重味壓住安眠藥的苦味。

真是費儘心思。

我旋開瓶蓋,倒了一杯遞給宋歆。

“你也來點,祝你早日脫離場記。



B角上不了台的時候就會擔當場記。

宋歆被我戳到痛處,假笑險些撐不下去。

“你快喝吧,這是我專門給你買的。



宋歆匆匆走了。

我化完妝,來到舞台入口。

看到舞台下的未婚夫裴應安,也看到在擺弄火焰機的宋歆。

我心中一動,招來劇團經理。

“中場和我對戲的小周身體不舒服,要不要換成宋歆?”

經理鬆了口氣又緊張起來,“那台詞……”

我笑得柔和。

“冇事,也就是在火焰機前對幾句話,宋歆肯定記得住。



2

“祝我們這次演出,圓滿成功!”

正式開演前,團長帶著我們喊了一聲。

宋歆瞥見我手裡空掉的甘草茶瓶子,柔柔接了句。

“雲杪姐的首發,一定最棒了。



我笑意盈盈的摸摸她的臉。

“你的演出,一定更好看。



到了台上。

我才發現裴應安就坐在池座第一排。

我以前一直以為他是為了我,才放棄我送他的視聽最佳的五排1號。

現在想來,卻都是為了宋歆吧。

他像是才發現我一般,朝我揮揮手。

我控製著麵部表情,不再看他,麵朝觀眾開始新劇的首場表演。

幾幕過後,劇情轉到中場。

火焰機被推了上來。

我的心砰砰跳了起來。

餘光裡裴應安的表情變得興奮起來。

可是當他看到穿著群演服裝的宋歆出現在台上時,他的笑容僵住了。

我上前拉過宋歆的手,來到火焰機前。

宋歆手指發抖,哆嗦的不成樣子。

耳機裡導演訓斥哪個人上的群演連走位都不會。

我大聲說著台詞,掩蓋了她的缺陷。

劇裡鐘聲響過三下,火焰機就要開了。

宋歆和裴應安目光輔一對視,狠厲便在彼此臉上爬了上來。

我相當清楚他們的想法。

一不做二不休,乾脆直接把她推過去,省得夜長夢多。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我也是這麼想的。

鐺、鐺、鐺——

鐘響第三下,我攥緊宋歆的手,後退一步,將她拉進主角位的追光裡。

下一秒,火焰噴薄而出。

3

宋歆的慘叫聲貫穿了整個劇院上空。

全場皆驚,遲疑是事故還是演戲。

火焰眨眼間就灼傷了她的臉頰。

每多一秒,她的傷勢就嚴重一分。

前世我被重度燒傷,連植皮都無法恢複。

她怎麼可以輕易逃脫?

我攥緊宋歆手腕,讓她無法躲避,一麵朝後台打緊急手勢。

幾個群演匆匆趕來,掩住她哭叫的嘴巴,送回後台。

場務趕來關掉了失控的機器。

我則拍滅袖子上餘火,兜回宋歆的失誤,繼續演出。

前世,我是主演。

缺了我,首演隻能中斷,由宋歆力挽狂瀾。

現在,不過是缺了個群演,舞台照樣可以運轉。

我勾起唇角,瞥向池座。

裴應安一拳狠狠擊在舞台上,留下一句“你給我等著”,匆匆離席。

我眼波流轉,對著觀眾席莞爾一笑,痛快講詞。

首演順利結束。

謝幕時有不少觀眾問噴火那一幕,大家心照不宣的打著哈哈。

回到後台,氣氛陰沉下來。

有人忍不住打破平靜。

“冇想到噴火機會失控,之前明明調試最多的就是它。



“還好雲首席撐下來了,要不然今天就徹底砸了!”

“還有宋歆,她的臉被燒成那樣,這以後可就慘了……”

“行了!”

團長一聲喝,喊退了眾人的議論。

我正在鏡子前卸妝,他大步走來,將檔案兜頭摔在我臉上。

“雲杪,我已經報警了!你就等著進監獄吧!!”

4

紙張鋒利的邊緣劃破了我的手背。

我彎腰撿起,是一份辭退合同。

跟我前世在病床上收到的一模一樣。

就連理由都是一樣的,“造成舞台事故”。

他是裴應安的“走狗”,這是來替主子趕人了。

“趕緊的,在警察來之前趁早簽了滾蛋!”

團長恨不得馬上撇清關係。

我冷笑。

“我造成的舞台事故?”

“不是你還能是誰?”

趙團長一巴掌拍在桌上。

“宋歆上台是不是你換的?最後走位是不是你拉的她?要不然她一個場記怎麼能出現在舞台上還能被主角位的火焰機燒傷,雲杪,你真是惡毒!”

團長的手指幾乎要戳到我的臉上。

經理在一旁作證。

“確實是雲杪提議讓宋歆上的,她說小周身體不舒服。



小周也被喊過來,戰戰兢兢不敢說是也不敢說不是。

舞監拿了舞台錄像過來。

追光下,我將宋歆拉到火焰機前的一格被反覆播放。

那個機位,一看就是池座的裴應安。

前世我就是被這段傳到網上的錄像反覆折磨,夜夜夢魘。

現在,它竟然成為試圖將我定罪的證據。

真是荒唐。

團長彷彿施捨般將筆扔給我。

“現在你還有什麼可說的?雲杪,你是能力不錯,但我們再惜才,也不會和一個凶犯合作!簽字吧!”

5

我氣笑了。

“趙誌勝,你身為劇團團長,不抓緊時間查清噴火機失控的真相,反而把罪名都推到我身上。

你這麼著急,是心虛嗎?”

趙團長被我戳中,聲音反而更大了。

“我有什麼可心虛的?噴火機失控是噴火機的問題,導致宋歆燒傷你就冇有問題嗎!”

“聽你的意思,要是被燒傷的是我,那就冇有問題了?”

“那當然……”

趙團長及時掩住口誤。

裴應安來到後台,接上後半句。

“那當然有問題,你故意抓住宋歆,讓她被火焰槍燒傷致殘。

聽聽被害人的聲音吧!”

裴應安點開手機外放,裡麵傳來宋歆撕心裂肺的聲音。

“杪杪,你是我最好的閨蜜,為什麼要抓住我不放,讓我被火燒?我不過是個上不了台的B角,連這樣你都容忍不下嗎……全場觀眾都看見了,你就是凶手。

這次就算我原諒你,警察也不會放過你的!”

6

周圍響起抽氣的聲音,同事們交頭接耳起來。

“冇想到雲首席是這樣的人啊。



“天哪,我還想誇她臨危不懼能把舞台撐下來呢!”

“宋歆好慘,她被燒成那樣,真可憐……”

手機叮咚一聲,收到新聞推送。

【勝利劇團首席雲杪新劇舞台故意燒傷新人,惡毒成性!】

【新人初上台慘遭報複,劇團首席就是天嗎?!】

【舞台噴火機失控,首席雲杪拉B角墊背,數百觀眾圍觀!】

這就是裴應安。

顛倒黑白、不擇手段。

謠言甚至比前世來得更加迅疾猛烈。

裴應安眼中再次出現那種藐視一切的傲慢。

“雲杪,念在你是我未婚妻的份上,我會為你在監獄打點好一切。

乖乖低頭認罪吧,自首還能判輕一點。



我嗤一聲笑出來,將噴火機從角落推出來。

“人蠢果真是改變不了的。

裴總,趙團長,你們怎麼就認定我拉了她,宋歆就一定會被燒傷。

還是說,你們早知道這噴火機會壞?”

7

裴應安一愣。

趙團長當即大笑出聲。

“雲杪啊雲杪,你可算是說漏嘴了。

你承認你故意拉了宋歆,在場的大傢夥可都聽見了!”

“天哪,冇想到她真承認了。



“知人知麵不知心,雲首席這道德可比不上她的技術。



“哇,這麼歹毒,噴火機不會是她搞壞的吧?”

同事們議論紛紛。

我拿過裴應安的手機。

“宋歆,你現在承認還能有點迴轉的餘地,要是等下被我揭穿了,想想你的後果吧!”

宋歆啜泣的聲音清晰的傳了出來。

“杪杪,你到現在了還執迷不悟汙衊我,我不過是成為了你的B角而已,既不能取代你,也不能上台,你為什麼要這麼害我,你好殘忍……”

“當然是讓你認罪伏法啊。



我嘴角挑起一抹笑。

裴應安搶走手機。

“行了,雲杪,警察馬上就到了,你不要再耍花招了。

證據確鑿,你趕緊簽字認錯說不定還能取得歆歆的諒解。



我反手將噴火機砸在地上。

“既然你要證據,我就給你證據!”

“這瓶有安眠藥的甘草茶是宋歆特意給我送的!”

“噴火機的角度和位置是宋歆在演出前特地調整的!”

“化妝室的監控和舞台中控記錄得清清楚楚。



“還有裴總和宋小姐總愛在我的化妝室乾的齷齪事、趙團長跟裴總的交易,需要我在這裡給你們重新演一遍嗎!”

視頻裡,宋歆壓低噴火器的角度,正對舞台上的女主角位點。

裴應安變了臉色。

趙團長眼眸閃爍,變得狠厲。

“不,不是,我冇有,雲杪你根本冇有證據,空口汙衊我……”

宋歆的聲音帶著哭腔和惶恐。

我閒閒吹了聲口哨。

“哦對了,現在去刪也冇用。

我比你們先報警,取證早就結束了,現在應該去抓真正的犯人了吧。



8

宋歆的哭聲一秒止住,下一瞬又尖利起來。

“你纔是犯人,你纔是真凶!雲杪,你害我傷成這樣,你這個賤人……”

背景音裡,有人敲門。

“宋歆小姐,請配合我們調查。



我嘴角揚起勝利的笑。

裴應安臉徹底黑了下來。

他按滅手機,上前抓住我的下巴,將我推到化妝鏡前。

“雲杪,我冇想到你這麼惡毒。



我指甲扣進他的手腕皮肉,絲毫不讓。

“裴應安,你真是讓我噁心,從今天起我們一刀兩斷!”

裴應安手掌收緊,我高跟鞋釘進他的皮鞋內。

他的眼中滿是狠戾。

“不過是個戲子,你拿什麼跟我鬥!”

裴應安甩開我走了,同事們散了個乾淨。

我扶著椅子坐下,喉間的窒息感仍在。

鏡子裡白皙的頸上一圈猙獰紅痕。

幾天後,我正在埋頭寫劇本,警方通告出來了。

宋歆給我打來電話。

“杪杪,你真的這麼狠心,連看都不來看我一次嗎?”

9

我漫不經心點開新聞。

宋歆成了自作自受的醜角,任人評判嘲笑。

她的照片不知怎的流了出來,那可怖的燒傷最終烙印在她的臉上。

我摩挲著她臉上的傷,聽她在電話裡朝我裝可憐。

“杪杪,你不知道手術有多疼,我好害怕,都不敢照鏡子……”

“就當我替你受了這回傷吧,要是落在你臉上,我不知道會有多心疼。



“我本來就是B角,現在更冇法上台了……杪杪,我以後一定會坐第一排給你鼓掌加油的!”

她說得可憐又無辜。

但我知道,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過幾天,網上的風向就會被清洗成她纔是受害者的可憐模樣。

我不說話,她便急了。

“杪杪,你相信我,我們是好閨蜜呀,我怎麼可能會害你呢?”

“那天的茶我真不知道怎麼回事,噴火機也是按照程式設置的……杪杪,我可以給你道歉的,你就當全是我的錯好了。



我瞬間接話,“好啊。



宋歆哽了一下,才繼續她的套路。

“我當然會給你道歉啦,況且我也受了傷,是受害者……杪杪,你有時間的話,我們見一麵吧,我當麵給你道歉。



這纔是她的目的。

要偽造出我纔是加害者的假象。

我怎麼會不讓她“如願”呢?

前世我燒傷後,宋歆鼓勵我大膽拋頭露麵。

裴應安明麵上柔情蜜意,背地裡卻一一記錄下我傷口的可怖模樣。

假借心理治療之名,在宴會上大肆播放。

竊竊私語中,我崩潰破防,成了萬眾矚目的小醜。

目光成為我最害怕的東西。

高高在上的雲首席徹底變成見不得光的老鼠。

這些痛苦與傷害,我統統都要還給你啊。

我嘴角挑起一絲諷笑。

“好啊,時間你定,地點我來定。



10

三日後,我放出新劇彩排的訊息。

邀請業內所有著名、非著名的劇團製作人、導演、演員等諸多大咖齊聚一堂。

禮堂體貼地搬出紅毯作為入場。

閃光燈下,宋歆躲在後座捂著帽子遲遲不肯下車。

我彎起唇角,走過去。

宋歆眼中亮起希望。

我微微一笑,將她前世的話還給她。

“歆歆,你要克服心理障礙呀,這些疤會一輩子跟著你的,難道你能躲一輩子嗎?”

她眼中的希望凝固了。

我朝她伸出手,催促。

“快呀,這可是我專門找醫生問的暴露療法,你就是要被異樣的目光審視、被閃光燈搬上熒幕,這樣才能帶著醜陋的傷疤活下去……畢竟,它可治不好了呀!”

宋歆眼中的希望變成了絕望,整個人都顫抖起來。

前排裴應安推門下車。

“雲杪,你這樣刺激她有意思嗎?”

“那可太有意思了。



宋歆越慘,我就越痛快。

瞥見裴應安去扶宋歆的手,我“哎呀”一聲,招來媒體的關注。

“你不會是要和她一起走紅毯吧,我的,前!未婚夫。



裴應安眼中閃過狠厲,但他還有他的戲要演,不會在這個時刻和我鬨掰。

隻能悻悻收手。

我諷刺一笑,將宋歆從車裡扯出來,親親蜜蜜挽上她的胳膊。

“當然是我們好閨蜜一起走了,你說是吧,歆歆?”

宋歆僵硬的扯出一抹笑,將帽子壓得更低。

我一把奪過帽子,丟在地上。

燒傷瘢痕和瘡口如同蚯蚓盤踞在她的麵部,閃光燈刹那間如同白晝。

我捏起她的下巴,對準鏡頭。

“注意微笑,我們歆歆就算燒了臉,也照樣風華絕代!”

11

短短一段紅毯,宋歆徹底蔫了。

一雙眼彷彿死水一般死死盯在地上。

然而今天的宴會主題是璀璨。

廳內各處,就連地麵安置著鏡麵,折射璀璨燈火,綺麗絢爛。

宋歆一雙眼看到哪裡,哪裡就反射出她醜陋的臉和靈魂。

她故作的平靜終於碎裂了。

眼中一點點染上驚恐和害怕。

不管她看向哪裡,都有客人打量的目光、媒體閃光的鏡頭。

低語聲、輕笑聲,哪怕玻璃杯碰撞都能在她耳中引起巨浪。

醜陋的傷疤如影隨形。

她甩不掉,也躲不開。

哪怕閉上眼睛、捂住耳朵。

那些聲音、那些嘲笑、那些辱罵的字眼還是從縫隙裡鑽進她的腦袋。

啃食著她殘存的理智。

她隻能崩潰,隻能發瘋。

我啜一口紅酒,遠遠看她砸碎了高腳杯,又扯壞侍者衣服上的亮麵裝飾。

所有的光源和成影表麵都成了她的泄憤對象。

驚呼和打量更加凶猛。

宋歆手裡攥著玻璃碎片,一步一步朝我走過來。

她臉上的燒傷彷彿活物跳動。

玻璃碎片被她橫在頸側,血液染紅了她特地挑選的純白禮服。

“雲杪,你一定要逼死我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