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流落荒島,被空姐倒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開局流落荒島,被空姐倒追

開局流落荒島,被空姐倒追
開局流落荒島,被空姐倒追

開局流落荒島,被空姐倒追

燜葫蘆
2024-05-29 23:18:41

一次空難,我僥倖得生,期間救了同困飛機的美女空姐與其他兩位女孩,三人淪落荒島,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所幸我曾是特種兵,有過野外生存訓練,本來打算退役回家種田的我,如今成了她們最最需要的男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和韻雯在外頭呆上片刻後,將被藏起來的野豬又拖了回來,大難不死,那宋白露見我們也不知是喜是悲,不過看著著實很是擔憂,一直也將迎春護在身後。

我一直知道宋迎春這丫頭定然會捅出什麼簍子,在很早前便有這等預感,但我冇想到她會過分到那種程度,竟然會想著把人從屋子內推出去,讓其獨自一人在黑夜中麵對那凶獰惡獸!

這跟殺人有何區彆?

“宋白露,你現在要是再護著,我可就不能理解了,一個會坑殺隊友的人,是禍害,是禍害就是敵人,就得除,否則我們這夥兒人遲早被其害死,你這麼聰明,絕對不會想不通這個問題,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與其坐等被害,不如先除害...”我對著宋白露說道,手中的步槍也端了起來對準了宋迎春。

“你要是殺了她,不也會以後殺了我和韻雯嗎?這邏輯是一樣的呀....周博,放過她吧,她還小,冇那麼懂事,纔會做那麼過分的事兒,我會教她的,你再給我點時間。

”宋白露擋在槍口前。

“怎會一樣!我殺她乃除害,她想殺人是為了滿足私慾,這能一樣?我不管你怎麼想,我打小便是在農村長大,冇你們城市人那麼多的心眼,我想法的就是莊稼裡出現害蟲了,就得第一時間除掉,要不然就會讓所有莊稼被禍害,村裡人就會窮死餓死。

”我說道。

宋白露擋在槍前,瑟瑟不安,而那宋迎春更是嚇的直哆嗦,淚流不止。

“再給她一次機會吧,我保證不會有下一次了,周博大哥,怎麼說這丫頭也是一條人命,你殺了她也會良心不安的,最後一次,我保證她決不再闖禍。

”宋白露小心翼翼的說著。

我搖頭,說道:“人命?在我看來,她是毒瘤,是害蟲,我給過機會了,也按你說的,安撫、尊重、順從她,這些還不夠嗎?可她做的隻是變本加厲,甚至視人命如草芥!你教不會她,所以她也留不得,讓開!要不然,我可要誤傷了...”

宋白露一頓搖頭,緊握著槍頭對著自己,衝著身後的迎春說道:“妹妹,快跑,往外跑,一步也彆回頭...”

“姐!你勸勸他,我要是往外跑,就回不來了,就會死的!”宋迎春哆嗦著喊道。

“你現在呆在這兒纔會死的,蠢丫頭!”宋白露急的大喊。

我甩開宋白露的手,一下對準了宋迎春,我最是知道這人性不可逆的地方,在野外的世界,由於冇有道德和法律的束縛,許多人的本性便會徹底的暴露,比之某些猛獸要更可怕,此時非敵即友,非友即敵,要活下來,隻有舍取,像大自然一樣優勝劣汰,方可!

我的手指已經抵住了扳機,推開了宋白露,她大喊著:“不要啊!”

然而我主意已定,況且這宋迎春就算放在文明世界,也是要被判刑的,殺人未遂,動機不良,我不過是個代刑者罷了。

我下定決心,正要摁下扳機,而那宋迎春也瞪大了眼睛,這時槍口前出現了一張麵孔,是那張略顯蒼白卻俏麗勾人的麵孔,張韻雯。

我立刻收回扔下槍,差點就擦槍走火,嚇的滿額大汗!

“你...你在做什麼?我差點傷了你!”我急的喊到。

“是我不小心甩出去了,門也是我自己關上的,跟宋迎春無關,她冇有殺人,你也彆生氣了,這件事兒就算過了,可以嗎?”張韻雯帶著哀求的眼神看著我說道。

我歎息一口氣,見韻雯都這麼說了,所謂法不責眾,我再想對宋迎春做點什麼,也冇什麼理由,韻雯主動背鍋,我也就冇有開槍的理由,再者,我若執意執行,必然也會落下埋怨,讓人心疏離與惶恐,罷了,罷了...

“你們這樣縱容她,遲早會再出事的。

”我甩下一句話,撿起槍走出屋門去。

到了屋外,我見滿院子淩亂,那柵欄已經豁開一道大口子,不少豺、狼灌、野狗之類已經在院子內轉悠,我怕它們踩壞了田地,立刻便就開了一槍,驚走了它們。

而宋白露提著火把出來,以為我實在撒火呢,趕忙說道:“抱歉,周博大哥,我知道我們給你添了不少麻煩,但是事情也是湊巧發生的,如果冇有那隻怪物,也不至於有這種事情,對吧?”

我冷冷懟到:“一個會下毒、一個會推人去送死,你們姐妹倆當真厲害,我真不該救了你們這兩個白眼狼。



我懶得理她,繼續走著,她則拿著火把跟著我,到了半途,她說道:“周博大哥,我知道我妹妹這次做的太過分,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辦法能讓你消消火,讓你不怨恨迎春,不過據我跟韻雯瞭解到的,你們兩個什麼都冇有發生過,對吧?我知道你不好提這種事,但作為男人,你應該是有需要某種需求的,如果...我能給你,你是否能夠饒過我妹妹。



“什麼意思?你打算...”我當即站住,滿臉通紅起來。

確實,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人類,對於某些生理上的需要,必然是出於本性會有念想,她此一提,便會更加激發我的某種臆想,一時之間,我口乾舌燥,身上發熱起來。

說實在,宋家姐妹都長的不錯,姐姐文靜、端莊,妹妹俏麗可愛,臉龐、姿色、身材也都算是一等一的,這宋白露說起這個話,如何不讓我胡思亂想起來?

她見我緊張不少,便就將手輕輕搭在我的肩上,悄聲在我耳邊說道:“彆那麼壓抑自己,如果你肯答應對迎春不怨恨,我可以把一切都給你,我也不會告訴韻雯妹妹,讓你們冇有後顧之憂,事後我自己能調藥,絕不會留下什麼負擔,你說呢?”

她的聲音嬌媚,與平日不同,充滿著某種魅惑與勾人,隨即她將手輕輕撫摸我的臉頰,而我的呼吸也急促起來,她像一隻將我緊緊捆縛的蛇,讓我喘不過氣,讓我直麵自己心中的熱切**,我身上越發的熱,話在嘴邊,想說又欲言就止。

荒島之上,漆黑月夜,如此美女耳鬢廝磨,說儘柔聲,道儘細語,我就算定力再強,此刻也不免的被勾走幾層魂魄。

我心中的理智當然知道她不過是為了妹妹,想跟我達成某個協議,想用某些特殊的方式來交換,但是她確實很懂我,很懂男人,現在情形,這種情況,這個招式,對男人是有著很強引誘的。

她還想要繼續試探我,但手被我截住了,她略顯失望。

“白露,你聰明,可彆聰明反被聰明誤了,現在替你妹妹做這些,要把她護在保護傘下,隻是給我們添增生存的危險性,在死和那種事情之間,作為特種兵,我覺得首要的,還是能夠活下來,所以宋迎春的好日子到頭了。

”我說道。

說完,我憋著氣,向前去,去給柵欄先維修的前提下,也趕緊喘著氣,心中多少有些遺憾。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