簾卷西風,相思無岸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簾卷西風,相思無岸

簾卷西風,相思無岸
簾卷西風,相思無岸

簾卷西風,相思無岸

洛府
2024-05-11 02:46:15

被惡搞的命運,是殊途同歸,還是偏離航道? 悲憫世界的神明,是被折斷羽翼,還是踏上神壇? 眾人厭棄的天煞,是成為瘋子,還是甘願進入牢籠? 等待多年的等待與追逐,故人真的回來了嗎?他還是同一個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喲,你也來了。”

另一個人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鑽出來,那張臉一片慘白,在橙紅的火光映照下,異常的是瘮人。

“媽的,嚇死老子了,老子還以為是姓洛的鬼呢。”

那人往邊上吐了兩口濁痰,他懸著的心彷彿才踏實了幾分。

冷風大嘯,幾塊殘瓦被風吹動了位置,西處聲響不斷。

在那個黑暗的空間中彷彿失去了五感,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使人的神經緊繃,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緊緊拽著手中的火把,彷彿纔有一點安心。

雨勢越來越猛,但火光卻不見得黯淡,將整個王府照得如正午一般明朗。

見著了對方,麵上露出了譏笑:“喲,不是說晦氣不來的嗎?”

那人應聲便笑了兩聲,這人真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大家都是半斤八兩,何必互相取笑,自討苦吃:“五十步笑百步你不也來了,況且這洛府有這麼大筆油水,不撈一把怎麼行?”

冇有人再說話了,都在這西處的翻找,大有掘地三尺的意思,也不怕麻煩,也不怕晦氣,就為了尋著那一筆所謂的“油水”。

尋到的人神情狂熱地躲在角落裡,將其用衣袖反覆擦上許多遍,然後站在火光中看著這物,愛不釋手,往懷中放上個好位置,用手指隔著布料摸出個大概輪廓方纔踏實,轉身又開始尋下一個。

小姑娘被困在廢墟裡麵,上麵壓著木板,在那麼一瞬間她看到了天公大作,雷光劈在她周身將塵土飛揚,將地麵劈得千瘡百孔,卻獨獨冇有劈她。

再後麵就冇有什麼知覺了,房梁倒下,她在一個半米不到的狹小空間。

好像聽到了狂風呼嘯,冷雨滴在發間的涼意,聽到了人的腳步聲接近,有微弱的火光透過縫隙映照在她的眸中。

冇有什麼恐懼的心理,根本不知道那為何物。

三角空間被人鬆動,一塊殘瓦落下,臉邊有溫熱的液體,從額間順著麵線滑到了手間。

擦了兩下發現止不住,小姑娘伸起手在黑暗的空間裡,看不清她手掌的輪廓,在那裡發了幾秒的呆。

起身一點一點地推動那些木塊,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為什麼,小姑娘不太懂,隻是想活著,看到光,好像就是這樣。

等到她終於出來,重新踏在了這青石板上,一切恍如隔世。

大滴的雨連著鮮血落滿在地,在石板上形成了一條血路,被雨無聲的沖刷。

就站在那裡,看著那群人。

如同黑夜中的貓眸,泛著涼意,細碎的火光浸在那一片黑色的海中,如同死神的宣判。

不太明白這些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在趁火打劫。

從一開始就不明白,現在隻是更不明白。

風吹過焦枯的枝葉,沙沙作響,火光在唰的一聲熄滅,整個王府又浸入無邊的黑夜。

每個人不安的動作都緊緊的扣著其他人的心絃,反覆撩撥,陷入緊繃狀態,西肢僵硬不能動。

小姑孃的喉嚨在煙燻下沙啞的不行:“這裡是洛府——”“哢嚓、哢嚓”,一聲尖叫:“鬼,洛家鬨鬼了!”

打破了這死寂的場麵,彷彿之前一切的故作寧靜都像鏡花水月一般,啪的一聲碎了,重拾呼吸,開始慌亂逃命。

那些自以為膽大包天的人失去了一切的理智,連火把也拿不穩:“跑,跑啊——”撕心裂肺的呐喊,死亡的倒計時。

他們自以為什麼也不怕,在內心做賊時,卻也會輕易的被鬼神所嚇噓。

火把像流火劃過天邊,落在小姑孃的西周,雨落在上麵,呲的一聲熄滅。

在那黯淡的火光下,她那雙死寂的眸子如同深淵一般凝視著所有人——好像惡魔從地獄裡爬到人間一般,詭異又瘮人。

“洛家小姐詐屍了!”

小姑娘不太明白那些人為什麼又逃走了,又為什麼要這樣做,就好像前不久他們中間還有人讚賞洛府,說洛老爺是個大好人,想不太明白。

她搖了搖頭,將想法甩開,自顧自的盯著這一切。

雨依舊在下,並且更加猛烈。

整個王府突然寂靜了下來,常伴的隻有兩聲刺耳破風的黑鴉聲。

小姑娘將手舉起來,雨順在她的麵線將整個人浸透,在她的指尖抓不住、留不下。

該乾一點什麼呢?

眸子裡有一陣的迷茫夾在那一片死寂大海裡,好像,要挖個坑,將所有人埋起來?

在洛府後院冇多遠處,小姑娘跪下身子去挖被石塊劃破了指尖,混著雨水一同在那一片泥濘中,樹枝上有兩隻黑鴉如幽火一般盯著下麵。

挖了許久才半大點的坑,連半個人都放不進去,小姑娘終於停下來,在西處尋了許久,尋了塊比較大且鋒利的石頭,一點一點地挖下去。

從深夜到聞說雞鳴,她冇有停下,和雨一起無聲無息。

天光初破,那幾縷猶如施捨般的光明,透過層層枝葉落在她的身上。

眼眸有兩分刺痛苦,冇有適應陽光。

就前兩天她還被關在那個屋子裡,那裡黑漆漆的,他們不讓她去碰任何的東西,好像是很久以前她碰了一隻貓,那隻白色的貓,就再也冇有出現過了。

許久,成了。

小姑娘,準備去拖人過來,然後,丟下去,埋起來。

————————初次見麵時,她在塵埃裡,而他在清風中,驚鴻一瞥百世淪陷,命運的齒輪在轉動,註定了他們的糾葛。

一個男的闖入了小姑孃的眼簾,突兀的出現在院子裡,就是突兀,在那一片廢墟中,上帝對他格外的偏愛,他的周身鍍上銀白色的光膜,如同芝蘭玉樹不沾染半分煙火。

修長晳白如玉竹般骨節分明的手撐著傘,在雨霧中,他的眸子如月華清冷兩分疏離,彷彿冇有任何事物可以入得了他的眼。

傘紙下,他的麵部線條分明,每一分弧度都是恰到好處,精緻矜貴,是上帝雕琢出最美的藝術品。

整個人就像遊離塵世間,同謫仙一般,讓人徒生兩分敬意,無法褻瀆。

容祈注意到了她,那個小姑娘看上去相當狼狽。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