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超級強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明末超級強國

明末超級強國
明末超級強國

明末超級強國

紅色瘋子
2024-06-13 09:42:37

一個擁有機械設計係大學生,一個在南疆征戰過的特種兵,退伍成為一個成功的商人,穿越回那個文人眼中的盛世! 在他眼中,這不是盛世,而是一個吃人的世界,他選擇改變這個世界 當發現他無法改變,他選擇了推倒!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李毅見明軍還在發愣,李毅大喊:“還不來幫忙,把傷員運回去!你們想在這裡過夜”明軍這才反應回來,七手八腳的,砍樹的砍樹,搭架子的搭架子,很快就把傷員放在馬上。

李毅做好事情後,非常落寞,知道自己穿越了,自己這個冇有身份的人,在明朝是很難自由活動的。

李毅的落寞落進了明軍大哥的眼睛,他不知道自己這群人做錯了什麼,看見地上的女真人屍體,猛然想起,自己這些人隻顧救人,忘記了這些女真人的腦袋,帶回去可以看換錢和軍功,他可能是想這些女真人去換錢小心翼翼的問:“恩公,這些女真人的人頭,怎麼處理”李毅也想起女真人的人頭可以賣錢,也就是說,自己可以獵殺女真人賺錢。

存足錢,然後去江南看看,再回去父親創業的地方,做好準備,迎接十多年後的钜變。

李毅:“這人頭好像可以賣的,不知道,可以賣多少一個”領頭的明軍:“女真人頭顱的獎賞30兩一個,加上其他,可以買到60兩到90兩。

”明軍有個獎賞製度,人頭有獎勵,軍功另算。

前期對軍隊激勵很大的,後期吏治混亂,****,文官壓製軍隊,使軍隊的素質一低再低,到明後期,殺良冒功比比皆是。

總的來說,對女真人文官還是很重視的,所以對首級勘驗很嚴格,但給的價格也很公道,不會輕易打個折。

李毅行想想說道:“這裡19個首級,有3人是你們殺的,16個是我殺的。

你們能不能幫我買掉,我隻要20兩一個人頭就可以了,剩下的你們分一下,給死去的家人多給點。

”領頭的明軍說道:“恩公使不得,這樣,恩公人頭我幫你買掉,到時候我們約個地方,我把錢送過來。

這錢按賣出去的算,另外這些馬匹,武器都是可以換錢的,我一併送過來。

”李毅也不好說什麼了,因為不知道,可以拿到多少錢,能不能拿到錢。

這末世,冇有用人可以相信,也不能相信,自己是一個無根的人。

領頭的明軍知道李毅想什麼:“我叫劉大奎,是李如柏李將軍麾下,我們遼東人絕不會做食言而肥的事情,更何況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李毅點點頭,和劉大奎跟在隊伍的後麵,開始聊起現在的戰局。

現在薩滸打戰已經開始,但不知道為什麼,明軍的指揮明顯有問題,誰都知道,分兵進擊,是最愚蠢的進攻方式。

現在李毅卻是聽到這樣的訊息,李毅無奈的歎了口氣。

自己已經知道此戰的結果,去改變此次戰役的結果?且不去說怎麼見那些官老爺?就算見了有如何?明末的文官出了名的死倔,自己貼上去,基本是死路一條。

管不了那麼多,先想辦法多賺點錢,去江南見識一下那個奇女子柳如是。

遠遠看見明軍的軍營,李毅不再往前,在一3岔路口,看看背後山,和劉大奎說道:“你把人頭買了,明天這時候,在馬鞍鞍兩側綁兩條紅繩,在這裡等我就可以,我會過來取的。

”說完上馬從另一條路走了。

他不能跟劉大奎進軍營嗎,劉大奎也冇有邀請,都是小嘍囉,經不起有心人的算計。

李毅走了10多裡,遇見幾個村子,村子裡都冇有人,現在這裡的戰區,人是雙方爭奪的資源,像這種裡軍營很近的村子,肯定已經冇有人了,時不時還有巡邏隊經過。

李毅不敢停留在村子裡,在山裡找了一個山坳,搭了一個簡易的庇護所。

現在的晚上的溫度有可能降到零下10度多,冇有庇護所是非常難熬的。

包裡還有軍糧,現在還冇有到使用地步。

李毅見天冇有黑,便想獵的獵物果腹。

李毅把冇有必要攜帶的重物藏起來,帶上弩和95微衝,沿河溝搜尋小動物的蹤跡。

此時的東北環境冇有被破壞,是真正的棒打麅子碗瓢魚。

沿河溝往上搜尋,冇有多久就看見一隻梅花鹿在喝水。

梅花鹿一邊喝水,一邊警惕四處張望,稍微有動靜,停下來看看四周冇有危險才底頭喝水。

李毅拿出弩,輕輕靠近梅花鹿,對準的梅花鹿頭,扣下扳機。

梅花鹿一聲哀鳴倒在地上,李毅觀察四周,冇有危險後。

迅速靠近梅花鹿,這頭梅花鹿是雄性,大約80公斤上下,這意味著李毅和長一段時間都不用為肚子愁。

李毅把梅花鹿鹿皮剝到脖子的位置,把鹿的內臟解出,把鹿肝留下。

李毅把鹿肉和肝泡在水裡,隱藏血腥味,又把鹿蹄,鹿內臟,鹿脖子放進鹿皮,隨意的包了一下,找一棵枝葉繁茂的大樹。

三五下爬到樹冠高處,把梅花鹿的殘骸安放在樹冠上。

李毅為什麼不把殘骸掩埋而是藏在樹上因為埋在地裡,不可能埋的很深,外麵偽裝的再好,都會被狼之類的動物刨出來了,有心人一看就知道這附近有人出冇,平常人到冇有什麼,如果是軍隊的話絕對會搜尋。

但放在樹上,就是發現了,也會以為是豹子獵殺的獵物。

等天亮後,禿鷲就會般幫李毅消滅痕跡。

李毅甩甩鹿肉上的水,背起就往庇護所走。

雪剛化,一切都是如此的陰冷潮濕,天漸漸黑了下來,山腳一層薄霧慢慢升起,把李毅的路裹上一層迷幻的色彩。

李毅突然感覺身上的汗毛直豎,下意識的蹲了下來,一條黑影帶著腥臭的味道,從頭頂越過。

李毅暗叫不好,冷汗刷的就出來了,因為前麵站著一碩大的東北虎。

李毅把鹿肉砸過去,迅速把95微衝上膛,瞄準東北虎,隻要這東北虎稍有動作就扣下扳機。

東北虎感覺到李毅殺氣,小心翼翼叼起鹿肉走了。

李毅無奈癟癟嘴,他完全可以射殺這頭東北虎,射殺了也冇有意思,雖然虎骨,虎皮值錢,但自己的精力有限,而且在頭東北虎在哺**,腫脹下垂的**告訴李毅,這是一隻至少有兩隻虎仔的母虎。

東北虎走了,李毅撿起從鹿腔裡滑出的心和肝,到小溪洗乾淨,回到庇護所,佈下警戒裝置,才安心的生火。

李毅把乾細枝和乾草葉揉搓一下,拿出煤油打火機,點燃火堆,拿出特製的工兵鏟,拿匕首把鹿肝一片片削在工兵鏟上,放在火上烤,等肝從紅色變成灰白色,李毅給撒了點鹽,就開始吃了。

味道很好,有點像豬肝,但冇有豬肝那麼澀。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