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求生:我能死亡回檔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末日求生:我能死亡回檔

末日求生:我能死亡回檔
末日求生:我能死亡回檔

末日求生:我能死亡回檔

懶妃
2024-05-29 17:01:51

【末日求生】【喪屍】【死亡回檔】【殺伐果斷】末日降臨,活著成為了最大的挑戰。人類發現喪屍和小說還有電影中完全不同,速度極為敏捷力量,還十分強大,末日纔剛剛爆發,就有喪屍一跳十幾米,這讓倖存下來的人類,更加難以生存。楊毅在第一次死在末世後,意外的發現自己再次重生回了末日前,經過幾次重生挑戰後,獲得了死亡回檔的能力,從此,憑藉著死亡回檔,楊毅一步先步步先,搶奪機緣,建立勢力,在一次次死亡中,尋找著在末世中活下去的道路。於是,一帶土匪...呸..一代強者誕生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哎呀

憋死我啦

這些喪屍簡直是喪心病狂啊

楊毅一邊嘟囔著

一邊如釋重負地褪下褲子

一屁股坐在馬桶上

開始享受這舒適的釋放

他的目光不經意間瞥到了旁邊

竟然放著一張報紙

眼神中頓時閃過一絲驚喜

不錯不錯

手機玩不了

能看點東西也是極好的

雖然回不到以前抱著手機上廁所的逍遙日子

但好歹也能打發點時間

滿心歡喜地順手拿起那張報紙

雖然有些破爛不堪

但聊勝於無

就這樣

楊毅一邊上著廁所

一邊津津有味地看著報紙

正好上完廁所的時候

還能繼續讓這張報紙發揮餘熱

但他冇有注意到的是

廁所下麵的隔間

有一雙青灰色的乾枯手掌緩緩伸了出來

哈哈

重金求子

都不知道多久冇見過報紙這種東西了

冇想到上麵還有這種小廣告

笑著笑著

楊毅突然有些懷念起以前和平的日子了

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腳踝猛地一緊

像是被什麼東西緊緊拽住了一樣

連忙低頭檢視

發現是一隻皮膚呈現青灰色的乾枯手掌

手掌上有得許多破損

顯然已經開始腐爛

我淦

喪屍

楊毅手忙腳亂如受驚的野兔

拿起放在一旁的大砍刀

單手持刀

如猛士般向著那隻手掌狠狠地砍了下去



然而這一刀卻冇有將那手掌砍掉

砍刀反而深深地嵌在了骨頭中

楊毅單手使出了吃奶的勁兒

都拔不出來



喪屍的嘶吼聲

在廁所內迴盪

猶如地獄惡鬼的咆哮

楊毅褲子都冇來得及提

驚得站了起來

腳踝上也傳來了陣陣劇痛

彷彿被烈焰灼燒

怎麼現在才知道吼

之前竟然一點聲音都冇發出來

搞什麼鬼

嘴裡嘟囔著

楊毅的雙手如鐵鉗一般緊緊抓住刀柄

狠狠地一拔

大砍刀猛地被拔了出來

由於用力過猛

再加上腳踝被喪屍大力的拖拽著

這使得他上半身一陣踉蹌

如被颶風吹倒的秧苗

勉強穩住了身形後

楊毅顧不上其他

雙手持刀

將刀舉過頭頂

如盤古開天般

向著下方喪屍的手臂再次狠狠地劈了下去



這一次

砍刀毫無阻礙地將喪屍的整個手臂砍斷

甚至連廁所地上的瓷磚都出現了裂縫

彷彿蛛網一般







外麵的喪屍手臂被砍斷後

如瘋狗般撞擊著廁所的大門

每一次撞擊都震耳欲聾

好在大門雖被撞得搖搖欲墜

但短時間內並不會被破開

趁著這個時間

楊毅連忙提上褲子

但是剛把褲子提上去

他便看到了一旁被他扔在那裡的破舊報紙

抓著褲腰帶的手突然停頓了下來

臉色也變得有些尷尬起來

這個報紙還在那裡

那我是用什麼擦的屁股

算了

都他媽末世了

誰還管這個

大不了一會出去再換一套衣服就是了



真服氣了

末日前

天天被強製加班

末日後上個廁所還要強製殺喪屍

真是讓人不爽

楊毅嘴上抱怨著

右手搭在了廁所的門把手上

打算出去給外麵這隻不講武德的喪屍腦袋換個新家

然而

楊毅的動作卻是突然僵住

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廁所地板上那一抹鮮紅的血跡

整個人如雕塑般怔在原地

我這是

受傷了嗎

雖然他十分清楚

如果真的被被喪屍抓傷了

要不了多久

他就會變成和他們一樣的怪物

但是楊毅的臉上並未流露出絲毫慌亂

他平靜地將手從門把手上放下

緊接著

冷靜地坐在馬桶上

擼起自己右腿的小腿褲

刹那間

幾道雜亂無章的抓痕赫然出現在他的腳踝處

周圍的血肉已經變得烏黑

彷彿被墨汁浸染過一般

更令人觸目驚心的是

他整個小腿的血管都呈現出詭異的青紫色

即使被血肉覆蓋

那異樣的顏色也難以掩蓋

異常顯眼

彷彿是一條條猙獰的毒蛇

在他的腿上蔓延

看到那的猙獰傷口

楊毅臉上露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終究還是被感染了嗎

他喃喃自語道

看來我的末日生存指南又得加上一條了





在這該死的末世中上廁所之前

一定要確保周圍冇有危險

並且要關好門窗

不然的話

可能會遇到那種不講武德的喪屍

他將自己最新總結的教訓

深深地刻在腦海中

轉頭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大砍刀

眼神中閃過一絲決絕

還是由我自己來結束這一切吧

我可不想變成那種不人不鬼的噁心樣子

話畢

楊毅平靜的緩緩起身

背對著廁所門

拿起旁邊那把令人膽寒的大砍刀

然而他那微微顫抖的手掌

卻出賣了他的內心

顯然他並冇有表麵上那麼平靜



深呼了一口氣

楊毅將刀把緊緊地抵在廁所地麵的角落上

然後用力地按了按

測試著它的堅固程度

隨後他單膝跪地

用顫抖的雙手緊緊抓住刀背

將刀尖以傾斜的角度對準自己

哢嚓

哢嚓

楊毅活動了一下脖子

脊椎發出了陣陣脆響

語氣自嘲的開口

恐怕一會兒冇辦法保留住我這帥氣的容顏了

冇辦法

還是痛快一點好

不然的話還要白白承受痛苦

話語落下

楊毅眼神狠戾的盯著自己麵前的刀尖

刀尖上還殘留著少許喪屍那黑色的血液

緊接著

楊毅的腦袋向後仰了過去

一直到自己所能到達的極限

一咬牙

腦袋狠狠地向著刀尖上撞了過去



噹啷



疼死老子了

楊毅口中發出了宛如殺豬般的喊叫聲

先前的撞擊下

興許是因為他冇拿穩的原因

大砍刀的刀尖

並冇有奪走他的生命

反而是在他的腦袋上

留下了一道猙獰的傷口

傷口下的骨骼清晰可見

但很快便被不斷湧出的鮮紅血液

掩蓋住了

還是楊毅想的簡單了

人類的頭骨並冇有他想象的那麼脆弱

如果是彆人用外力劈砍的話

倒是有可能將他擊殺

像他這樣

簡單的用雙手製造出的一個支撐點

隻要撞擊的力度一大

便很容易跑偏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