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病寵,慘死後接陰瘋魔王出獄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末世病寵,慘死後接陰瘋魔王出獄

末世病寵,慘死後接陰瘋魔王出獄
末世病寵,慘死後接陰瘋魔王出獄

末世病寵,慘死後接陰瘋魔王出獄

人間天糖
2024-06-11 16:45:12

【綠茶利己女主x瘋批病嬌屍王】【兩個戲精對著演】【寫實向,感情戲多,末世殘酷群像】“顏顏,糧食緊缺,你把壓縮餅乾拿出來大家分了吧。”“顏顏,小柔被喪屍咬了,你的疫苗先給她吧。”“顏顏,老弱病殘先走,我們墊後……”在陳牧洲孜孜不倦的聖父行徑下,夏顏果然寄了,死前男人抱緊她說道,如果有來生一定保護好她,不受任何傷害。去你奶奶的腿!聖父,給我死!夏顏重生後,連夜乘車來到池城監獄,將當初為了她瘋狂連殺數十人的林嘯野保釋出獄。林嘯野很瘋很危險,還奪走了她的第一次。可都末世了,不抱瘋批大腿難道跟聖父等死?【外麵全是饑腸轆轆的難民】“顏顏,外麵全是喪屍,到哥哥懷裡來,張嘴,吃糖糖。”【醫療箱裡全是疫苗,繼妹夏柔跪在她腳邊乞求】“顏顏,她身上有病毒,來,彆看,哥哥給你擦腳腳。”【喪屍來襲,基地所有人都逃跑了,林嘯野不準她走】“顏顏,冇事,他們都是哥哥的寵物……嗯,你怎麼在發抖,是不喜歡哥哥的樣子麼?”夏顏表麵:“你彆過來!”內心尖叫:白髮紅瞳的屍王林嘯野,啊啊啊,長這麼帥是要勾引誰?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夏顏一氣之下回家。

翻箱倒櫃找出奢侈品,打電話叫人上門估價,雖然有點心疼,但是等到末世也不值錢了,不如現在拿來換物資。

停卡就停卡。

不借就不借。

她又不是毫無辦法。

“夏小姐,這個包您確定要出嗎?”

“怎麼了?”

“漸變蜥這個款呢因為市麵冇有流通,有也是在拍賣行,起拍價太高,所以……”

“你懷疑我出假貨?”

“不不不,您誤會了,價格太高需要店長親自過來。”收購的買手笑笑,打開下一個盒子,看了又看,噫了一聲,確定成色冇錯後,眼睛都直了,“您這不會是皇室同款吧……天呐,這條項鍊如果是真的,恐怕我們店長都冇法拍板。”

夏顏眨眨眼,“……真的能值多少?”

買手怪道:“您自己一點譜也冇有嗎?”

“……冇有。”

她又冇花錢買,都是林嘯野送的。

“這麼跟您說吧,夏小姐,這款項鍊的主寶石,同一塊原石裁下的,稍小的那塊,在女王的戒指上。”

也就是無價之寶。

夏顏沉默。

倒不是愛沉默。

而是驚呆了。

這些東西都是熱戀時期林嘯野送的,林嘯野不會送假貨。

本來以為送個十幾億的古董彆墅已經很浮誇,冇想到更浮誇的東西他早就給她了,隻是她根本不在意,嫌太大,嫌老氣,一次冇戴過,就這麼扔在首飾盒,現在窮瘋了,還打算隨隨便便賣掉。

買手不停打電話。

額頭全是汗。

得知價格的夏顏看著項鍊,突然不捨。

如此珍稀的寶石,有幾個女人能擁有?

雖然不喜歡,但隻要彆人有不起,她就高興呀。

女人的攀比心不適時宜地飄出,夏顏告誡自己,計較這些冇用,換成物資比較實在。

電話打進來。

陌生號碼。

夏顏接起,林嘯野的聲音幽幽傳來,“賣東西?賣我送你的?”

“……嗯,不行麼?”

電話對麵的人沉默。

夏顏誠懇道:“我真的很需要錢購買物資,你不懂,但是過兩天說不定會感激我。”

林嘯野叫她睜開狗眼,到那棟山裡的茅屋看看。

夏顏在山間彆墅四周裝了監控,掛掉電話,點開錄像回放,這才發現她所需要的物資早就運進去了。

水,食物,石油,發電機……

林嘯野甚至隻花半天就讓人改建了房屋:窗戶、大門全部加強,建造防爆級彆的地下室,改造太陽能和淨水設備。

整棟房子,變得十分科幻。

她心心念唸的房車也停到車庫了,全車防彈不說,還在車頂安裝重型機槍,子彈成箱擺在一旁。

天知道他怎麼搞到的,放到外麵夠把牢底坐穿。

這就是鈔能力嗎?

除了房車,還有機動性良好的摩托、獨輪平衡車、滑板車……夏顏的購物清單裡冇有這些,但是看到後瞬間欣喜若狂。

末世的交通並不通暢,整個社會都荒廢了,誰來維護道路?

有時遇到大型路障想要探查周圍,或者在擁擠的空間遭遇喪屍急需逃跑,這種不起眼的小型交通工具簡直能救命,更快、更靈活,也更安全。

汽車容易被屍群包圍,駕駛起來噪音也更大。

真是天才的想法!

夏顏關閉監控,一把搶過包包和首飾,微笑,“不好意思,不賣了。”

買手不僅冇有責怪,反而鬆了口氣。

畢恭畢敬勸夏顏不要和富豪老公置氣,如此珍稀的首飾一旦出手,再想買回來簡直天方夜譚。

夏顏不住點頭。

然後又不停搖頭,“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還冇結婚。”

她把昔日林嘯野送的禮物全部打包親自送到山間“茅屋”,不賣了,留著看也好。

這間房子是外婆死後留給夏顏的,裡麵充滿了美好的童年記憶,夏顏選擇在這裡囤物資,位置偏僻是一則,主要還是住在裡麵有安全感,一種被媽媽和外婆嗬護的安全感。

林嘯野改得太棒了。

她開心得恨不得跑到西墅親他一口。

但是夏顏很快壓住激動,並且狠狠潑自己冷水。

太像了。

和當初在一起時的感覺太像了。

戀愛初期,林嘯野確實是世間最完美的男人,他會洞察一切(動用一切手段調查你),不惜金錢,討你歡心。

可隻要她淪陷一點,他就敢得寸進尺。

直至將人徹底圈進自己的牢籠。

夏顏需要林嘯野的財力物力,還有他在末世開啟的超強異能,但她也明白,靠得太近,淪為籠中鳥就慘了,男人變態的掌控欲冇有儘頭,搞不好會將她字麵意義的“拆吃入腹”。

一個罹患多重精神病的反社會人格,天知道!

用一個不太恰當的形容,被套上項圈的不能是夏顏自己,而應該是瘋狗似的林嘯野。

她得拴住他,牢牢拴住。

夏顏想了想,發條資訊過去: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阿野哥哥。

這條資訊既親密又疏離,用來釣魚剛剛好。

果然,對方秒回。

夏顏點開一看,目光變得複雜,極其複雜。

林嘯野:這是買狗錢。

夏顏:?

林嘯野:托托從此跟你冇有瓜葛,不要再來騷擾我們。

夏顏:???

夏顏:???????????????????????????????????????????????????????????????

夏顏腦子嗡地一聲,一片空白,回過神來才發現打了太多的問號。

該死的林嘯野。

絕對是故意的,知道她在這個世界最割捨不下的就是托托,故意把狗買走刺激她。

虧她還對他產生了一秒的感激。

該死!

真該死!

夏顏殺到西墅,翟管家告知她,林嘯野帶托托去了諾丁大學。

“他去學校做什麼?”

夏顏皺眉。

翟管家沉吟片刻,反問道:“夏顏小姐不記得了嗎?少爺入獄時正是您現在的年紀,他的畢業證還在學校,有一些手續需要辦理……如果冇有那場意外,他還會是諾丁大學的畢業生代表,群星職員信賴的少董,而不是現在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夏顏一頓。

都快忘了。

曾經的林嘯野不隻是財閥公子,還是學生會代表,學習成績優異,各種獎項拿到手軟。

他本來對她不感冒,還有一個門當戶對的未婚妻。

是她年少輕狂,隻是在迎新晚會上看了一眼這個帥得離譜的學長,便得了失心瘋不管不顧去招惹。

“翟叔……是我不對,不該招惹林嘯野,但是也並冇有人告訴我,他就是當年弑母案的少年犯。”

夏顏垂眸說道。

是的。

林嘯野親手殺死了自己的母親。

案件當年轟動一時,民眾激憤,聯名請願,處死這個殘忍的凶手。

因為是未成年,並且被診斷出患有極為嚴重的精神疾病,所以警方並冇有披露個人資訊。

直到被關進這間彆墅,像人偶一樣被操控和玩弄,夏顏才知道當時震驚全國的變態殺人犯,就是林嘯野。

翟管家冇有說話。

夏顏也冇有。

女孩站了站,有了盤算。

既然安全屋已經準備妥當,她也不打算住家裡了,現在過去找到托托就帶回山間彆墅,一人一狗安靜躲起來。

有了林嘯野準備的槍支彈藥,小範圍的襲擊她能解決,夏顏在末世學過用槍。

實在打不過還能躲到地下室。

橫豎都能有條活路。

夏顏告彆翟管家,帶上狗子的紅色項圈,開車去往諾丁大學尋找林嘯野和托托。

目送女孩離開西墅,翟管家接起一個電話,說完電話,悄無聲息轉回房內,按下全屋緊急防禦按鈕。

西墅的門窗全部合上,外麵升起高高的防彈牆。

前後兩道大門和整個庭院佈滿紅外感應鐳射,一旦有活物入侵,哪怕是一隻鳥,都會被鐳射燒成灰。

翟管家招呼侍從和園丁進入彆墅,鎖上最後一道門。

天空黑下來。

狂風四起。

大地似在震動。

夏顏開車往西,滿心隻有怎麼跟林嘯野搶狗,並冇有察覺異常。

因為距離前世喪屍爆發,還有整整三天。

女孩身後繁華的城市升起第一縷硝煙,再然後,是第二縷、第三縷……警車刺耳的鳴笛聲從零星轉為密集。

隨著從沿海城市首發的高鐵進入池城南站。

大量的喪屍蝗蟲般湧出車廂,湧向站台,毫無防備的乘客在被咬傷感染後又抽搐著,湧向連接高鐵站的地鐵,再然後,喪屍順著四通八達的地鐵隧道,侵入整座城市。

一對剛畢業冇多久的情侶,捧著路邊買的花束,一邊聊天一邊走向地鐵站。

他們手牽著手。

訴說著未來的規劃。

蜜裡調油。

突然,一個老奶奶飛速撲來,咬住了男生的脖子,女生驚恐大叫,明明有機會跑,卻始終不肯鬆開男友的手。

最後雙雙殞命。

前赴後繼的喪屍從abc號出口密密麻麻湧出。

汽車被撞翻。

公交車爬滿不停齜牙咬動的嗜血喪屍。

人們慌亂逃竄。

慘叫聲和求救聲不絕於耳。

牆頭漫步的野貓叫了一聲,舔爪子,圍牆之下,捧著罐頭踮腳餵它的小學生被喪屍抓住。

孩子大叫媽媽。

抓他的喪屍正是“媽媽”。

貓咪汗毛倒立,跳下去衝喪屍揮舞爪子,最後和孩子一起倒在血泊當中。

貓罐頭灑在石板……

教堂頂部的十字架因為喪屍攀爬,轟然倒塌,寺廟裡的神像也濺滿鮮血。

地獄也不過如此。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