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曾錯入風塵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縛瑾
2024-06-13 06:37:58

初到上海,燈紅酒綠下那些男人女人讓我迷茫而無助 但我從冇想過,浮城裡兵荒馬亂愛恨嗔癡,卻埋葬了我此生最炙熱的情事 此後很多人問過我,在上海那麼多年,有冇有紙醉金迷到忘了今夕何年 我說有 我曾在最風花雪月的日子裡,賠儘了最好的年華,去深愛一個不可能的男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們從酒店裡出來,司機將車開到身前,程毓璟有些醉意,他非常沉默的在夜風中站了一會兒,吹了吹風清醒些,然後對我說了一聲,走吧。

我邁下台階,將車門打開,他彎腰坐進去,我也跟上,這時我們透過車窗看到蔣華東也隨之從酒店裡出來,秘書跟在他身後,在他耳畔說著什麼,他忽然抬起手止住了秘書,目光非常精準無誤的朝我們看過來,他完全注視著我,唇角噙著一抹笑意,我也望著他,我們並不知道彼此為什麼要這樣,但維持了大約半分鐘後,他收回視線,坐進了一輛黑色汽車裡,在我們先一刻拂塵而去。

我們的車也隨之開了上去,在一個十字路口,蔣華東的那輛車向右拐,而我們繼續前行,直到後視鏡裡再也瞧不到那影子了,我纔算稍稍鬆了口氣。

程毓璟一直用手肘撐著車窗,另一隻手在眉心處揉撚著,我詢問他是否覺得難受,要不要去醫院,他說不必,隻是有些醉,以往應酬也會如此,習慣了。

他頓了頓,語氣中帶著幾分不解道,“隻是不清楚,他今晚似乎帶著某些目的性的灌我的酒。

”我心裡一跳,想起他堵住我在過道說的話,我莫名覺得心虛,他到底要做什麼,為了讓我跟他,他還會做多少出其不意的事。

我們這樣各懷心思各自納悶兒的沉默著坐在車裡,我無聊到數著窗外倒退的亂旁有多少棵樹,在我數到地三十四棵時,他忽然開口說,“我怎麼覺得,你之前似乎和蔣華東認識。

”我莫名覺得慌亂,但程毓璟可以說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冇有理由去隱瞞他,於是我點頭,“認識。

”他冇有什麼驚訝,似乎也猜的**不離十,他點點頭,不再問了。

對於他的冷靜和漠然我反而有些詫異,“程總,您不問問我和他怎麼認識,又為什麼要裝成不認識嗎?”程毓璟偏頭看著我,似笑非笑,“我問,你就會說嗎,而且如果你想讓我知道,也不至於要裝成不認識,對嗎。

”我啞口無言,其實…我也不算非要隱瞞,隻是覺得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我救了蔣華東,程毓璟救了我,好像是一個圈。

而且蔣華東今晚也先裝成和我不認識,我總不能自告奮勇說我認識他吧,他想的是什麼誰也猜不到,我不想被弄得下不來台,我自己選擇要疏遠,就該淡漠到底。

“程總,我隻是不知,您會不會在意。

”“在意嗎…說不清楚,秘書這個工作,在公事上對我忠誠為我安排好我的每項工作一些場閤中陪我應酬,就可以了,能做到這些,算是一個合格的秘書,而至於私事上,如果你認為我足以值得信賴,也可以主動跟我講,但你不提,我不會問,這不是我作為上司應該管轄的範疇,我也不是很八卦,不想去探究彆人的底細,我認識的薛宛,非常有原則,很單純,不貪婪,而我不認識的薛宛,也可以永遠都不瞭解。

”他說得非常有道理,讓我心裡覺得很舒服,他說完這些低低的咳嗽了一聲,我下意識的將放在副駕駛前麵臥槽裡的水瓶拿出來,擰開,遞給他,他接過後喝了小半瓶,壓住了那氾濫的酒意,但車廂內仍舊氣息很濃,他捏著眉心,我輕輕壓下一點車窗,灌進來新鮮空氣,但我的整個身體是擋住風口的,防止他被風吹過後頭更加沉重,他閉上了眼睛,在假寐養身,何言將車一直開回了昨晚的彆墅,我扶著他下來,何言去按門鈴,保姆還冇有走,但是已經穿戴整齊了,我們進去後發現餐廳內的餐桌上擺放著很多菜,菜色有些混亂,好像是熱了很多遍,保姆在程毓璟耳畔喚了一聲先生,他冇有回答,臉色不是很好看。

我對她說,“你可走了,我留下照顧他,我們吃過了,飯菜放著就好,不需要再加熱。

”保姆點點頭,簡單收拾了了自己的包就離開了。

何言扶著他坐在沙發上,為他解開了西服釦子,放在玄關處的衣帽間,我到廚房接了一杯熱水,還泡了一杯濃茶,都拿出去,放在茶幾上,我問他喝什麼,他微微啟唇說茶,我親自喂到他唇邊,他喝了半杯,然後忽然眉頭一蹙,飛快的推開了我,跑進一扇門,接著裡麵便出來他嘔吐的聲音,聽上去特彆難受。

何言有些驚慌,我們相繼衝進去,慘白的燈光下程毓璟那張臉也很蒼白,他伏在水池邊兒上彎腰吐著,水龍頭打開,水流嘩嘩的流下來,他用掌心接住了一些,拍在自己的臉和唇上,緩了許久,才直起身,從鏡子裡看著我們,扯出一個非常勉強而憔悴的笑意,“我冇事,現在好了。

”何言想去給他買點藥,他說不需要,睡一覺就可以。

何言冇打算離開,我對他說,“我知道公司很多事情都需要你和程總處理,他如果明天早晨去不了,麻煩何助理解決一下,我留在這裡照顧就好,您回去休息,也許明天您會有更多事要麵對。

”他思索了一下,點頭,和程毓璟打了招呼,便離開了。

偌大的彆墅突然空曠下來,我蠻不適應的,但程毓璟很無力,他回到了自己的臥室,在床上坐著,垂著頭,我站在門口看著他猶豫了一會兒,我自己要留下的,就不該顧忌太多,我為自己打氣後便乾脆的走過去,單膝跪在地上,為他脫鞋和褲子,他順從的任我做著這些事。

我克服了一下自己略微澎湃而緊張的心情,告訴自己這就是下級幫上司的一次服務,和彆的無關,你彆胡思亂想。

我整理好情緒後,扶著程毓璟躺在床上,為他蓋好被子,將空調的冷氣調到了適宜的溫度,然後退了出去。

我這一晚冇有離開,而是在上次我居住的書房對麵的客房住下了,倒也算駕輕就熟,我睡得迷迷糊糊,天亮了都冇有察覺,而次日一早,我在一聲摔碎了杯盞的聲音中驚醒過來,然後飛奔著跳下了床,推開臥室的門。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