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竟然是故意的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你竟然是故意的

你竟然是故意的
你竟然是故意的

你竟然是故意的

tz貝貝
2024-05-30 11:53:08

愛吃醋粘人綠茶攻x口嫌體正直吐槽役受賀雲安以為畢業後就再也見不到陳景淮了,開學後住一棟樓了!陳景淮怎麼無處不在!!賀雲安:這也太有緣分了吧?陳景淮:嘻嘻賀雲安:你竟然是故意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市東站門口

賀雲安一個人艱難地拖著

寸大行李箱

望著傍晚的夕陽

心情是巨他媽爽

感覺三十幾度的高溫都不熱了

撐過了痛不欲生生無可戀的高中

用不足

的智商托著疲憊的身軀

半死不活的上學

最終考上理想中的大學

賀雲安一邊內心感歎著自由到來的美好

一邊抬手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淚

感覺手上的行李箱都冇什麼重量了

拎起行李箱打算來一個衝刺

我健步如飛



算了

看清現實後發現

斤的重量好像也冇那麼容易被忽視

周圍像賀雲安這種拖著大行李箱的人不在少數

還有人大包小包帶著好幾個

比賀雲安走的還艱難

車站門口有專門接客的出租車停放點

正是大學生開學的日子

車流來來回回走了幾批也接不完大學生

賀雲安還冇走兩步

就被一位熱情的出租車司機搶過箱子

那大叔麵帶微笑

拎起賀雲安的大行李箱

完成了賀雲安剛纔計劃的健步如飛

嘴裡還說著

孩子是去師大吧



叔幫你拿

來這邊走

市隻有一所大學

整個省份的其他大學幾乎都在省會



而賀雲安考上的這所師大則是這

市的那唯一一所大學

隻有一所大學就已經擁有這麼恐怖的人流量

賀雲安想了想



抬手拍了拍頭才把那陣寒意壓下去

人擠人也太恐怖了

在大叔熱情的帶領下

賀雲安與他的箱子來到一輛後備箱塞滿

車廂裡坐著三位乘客的藍白相間出租車前

大叔用

神力

把賀雲安的大行李箱塞進後備箱

然後在賀雲安難以置信的目光下打開車門讓他上車

全部家當已經安頓在後備箱

看著大叔烈日般的目光

賀雲安還是上了那輛車

全車五個人就這樣擠在一起上了路

其他幾位同學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習慣了

反正看樣子隻有賀雲安自己在尷尬

於是賀雲安也裝作鎮定

拿著手機跟家裡人報了個平安

然後給那位本地室友發了條訊息

早在暑假就分好了宿舍

以大學生的資訊流通速度

很快就建起了各自的宿舍群

能在開學前提前瞭解一下室友性格

也算是個人性化的安排

賀雲安的宿舍在一樓

簡直就是中彩票般的待遇

搬行李都不用犯愁

於是他的室友們就使勁搬

等賀雲安拖著行李到宿舍門口時

舍的地麵已經容不下一個人站立

見賀雲安來了

地上扭曲爬行著收拾行李的黃毛抬頭看了一眼

然後把行李往自己身邊扒了扒

呲起個大牙說了句抱歉

溫子承從門後的四號床邊探出頭來

從門縫裡塞出身子

幫賀雲安把行李



進了這個狹小的空間

溫子承是宿舍裡唯一的本地人

跟賀雲安在微信上聊的不錯

兩個人一起玩了一段時間遊戲

算是比較熟悉了

聽說賀雲安下車了

溫子承本來提議到校門口接人

被賀雲安拒絕纔在宿舍等著

這會兒已經收拾好東西在休息了

雲安

我給你介紹一下吧

溫子承說著

身後兩個室友也站起來

三號床下的椅子上站起來個

大高個

賀雲安心裡已經有了大致的對應

這位是三號床的陸之言

我倆都是早上到的

介紹完陸之言

溫子承把手指向剛纔在地上爬的那位

這是二號床的遲俞澤

他也是剛到

剛剛還在地上爬行的遲俞澤這會已經站起來了

還伸手比了個耶

三號床的陸之言彎了彎腰算是鞠了個躬

賀雲安點頭

表示自己記住了

然後開口介紹自己

我叫賀雲安

音樂學一班的

我性格還算不錯

有什麼大家可以互相幫忙

提前都在微信交流過兩週

四個人見麵也不太陌生

等賀雲安和遲俞澤收拾完東西

四個人就一起出門準備在學校附近找家餐廳吃飯

慶祝大學生活的開始

人並肩走出宿舍

看著樓道裡堆積的快遞包裝

賀雲安這纔有些開始新篇章的實感

再看看身邊的室友

有種莫名的組織感在他心中冉冉升起

這種感覺剛走出宿舍樓就被衝散了

眼看著十八舍門口的大街上零零散散的聚著少說二百人

從宿舍樓裡走出來的人還以為走上了電影節紅毯

無數雙眼睛瞬間朝這邊看過來



四人組搞的都不自信了

陸之言從口袋裡掏出隨身攜帶的口罩戴上

看見賀雲安求助的目光搖了搖頭

他也隻是隨身攜帶個口罩自己帶

冇有多帶的習慣

不知道是不是賀雲安的錯覺

他總感覺自從他們走出來

門口的人議論聲就大了起來

要不是認識自己十幾年了

他都要懷疑自己是深藏不露的明星藝人

再看身邊的室友們

雖然一個黃毛一個棕毛

但也算不上奇怪吧

難道是有室友隱瞞了自己的身份偷偷做大紅人

這邊賀雲安還在腦子裡設想各種可能

溫子承已經一邊說著

不好意思讓一下

一邊帶著兩個人擠出人群了

擠出人群後發現四個人變成了三個人

遲俞澤那個顯眼的黃毛已經不見了蹤影

冇等賀雲安拿出手機聯絡

遲俞澤又從人群裡走了出來

還回著頭跟身後的女生說了句謝謝

麵對三位室友的疑問

遲俞澤淡定開口

我剛纔問了問路邊的同學這是怎麼回事

她們說有傳聞說十八舍有個巨帥的帥哥

帥的慘絕人寰

所以他們都來看看

來不及感歎遲俞澤強悍的社交能力

光是這麼多人因為一個傳言而來

還有資訊傳播的速度和誇張程度

就已經讓人吐槽不過來了

她們還說咱們四個也挺帥的

但慘絕人寰應該算不上

經過這個小插曲

四個人相處的氛圍更輕鬆了些

一路聊著天去了附近的一家火鍋店

說是開學第一頓要吃點好的

又點了四瓶啤酒

一人一瓶小酌一下

一瓶酒下肚硬是隻有賀雲安有點上臉

其餘三個人一點反應也冇有

但說到底賀雲安的酒量也不至於差到這種程度

雖然臉有點紅

但其他的影響幾乎冇有

吃完飯後在遲俞澤的提議下還去了一家

四個音樂生開了個包間在裡麵練起了專業

那幾首美聲民族的歌估計在這裡這麼多年也就他們幾個點來唱

幾首歌不過癮

四人又開了幾罐啤酒在桌上擺著

賀雲安唱了兩首後有點頭暈

乾脆出包廂到樓下去拿點吃的

順帶放空一會兒腦子

拿了一袋薄荷糖和四瓶飲料準備帶回包間

再喝下去他有點受不住了

怕自己酒後斷片

酒後斷片已經是他心裡陰影中的一部分了

賀雲安拎著這些東西上樓

路過一條走廊時看到個熟悉的身影

那人已經打開門進了一個包間

看著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大

冇等想起來是誰

賀雲安也走到了自己包間門口

推門進去後就被拉著繼續唱

也就把這件事拋在腦後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