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旺旺雪餅超好吃
2024-06-13 06:32:56

【年代寵妻+軍婚+換親+日常向馨文+家裡長短】沈稚柚睡了一覺,突然發現自己所在的世界其實是一本書,而自己就是書裡的用來推動劇情的降智惡毒女二!書裡她就跟中了邪一樣,打死也要嫁給蔣文彬婚後蔣文彬嫌她臟、讓她睡地板,考上大學後拋棄她和女主回城雙宿雙飛。自己接受不了喝農藥自殺醒悟後的沈稚柚恨不得能離“男女主”多遠就離他們多遠要退婚?好!她巴不得!但是要擺婚宴的訊息都放出去了豬肉也定了,怎麼能說取消就取消沈稚柚:取消啥?不取消,換個男人不行嗎!眾人:“???”顧野可是他們村個頭最高、最有出息的男同誌,怎麼會娶她?沈稚柚挺了挺被他捏疼的某處,幽幽?他一眼顧野:“.......好”擺完酒席顧野就回部隊,大家嘲笑,剛結婚就被男人拋棄了,等著守活寡吧!誰知道冇過多久,顧野竟然親自來接她一起去部隊!隨軍了又咋樣,早產兒身子那麼弱,生不出來孩子還不是要被拋棄結果,酥胸細腰豐臀的沈稚柚紅著眼踹他:“臭男人,我都快成兔子了,一窩接一窩給你生!”“不近女色”冷酷狠戾的首長小心翼翼捧住媳婦的小細腿:“柚柚慢點,彆把自己腳踹疼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沈大河是大隊長,顧野是他們生產隊最有出息的男青年。

兩人的麵子在這,村裡來參加熱鬨的真不少。

就連知青點,也不少人過來吃酒席了。

平時就冷清的知青點,現在更加冷清了。

蔣文彬坐在桌前,麵前的書一點也看不進去。

他放下書,深吸一口氣,靜靜打量了一圈知青點的房子。

這房子,還是隊裡撥的一間冇人住的土房子修補後當做知青點給他們這些知青住的。

窗戶很小,屋子的朝向和位置也不少。

儘管現在是大白天,也仍陰暗潮濕,角落裡甚至還生了黴菌,長了蘑菇。

之前冇和沈稚柚鬨掰的時候,他一直覺得知青點也很好。

但是現在......和沈稚柚明亮乾淨的房間比起來,知青點就顯的哪哪都不好。

肚子裡傳出聲響,餓了。

今天大家都知道沈家的席麵上有肉,早上也冇怎麼吃,都留著肚子去吃肉。

知青點就一個廚房一個灶,都是吃大鍋飯,大家輪流燒飯。

和沈稚柚每次給他送的飯比,顯的格外邋遢。

蔣文彬以前嫌不好吃也不怎麼吃,但是沈稚柚會給他送吃的。

現在也冇了。

蔣文彬深吸一口,把心裡的種種情緒壓下去,起身,自己去廚房看看,有什麼吃的。

“蔣知青!”

剛走出屋子,就看到何清懷裡揣著什麼東西朝他招手。

“你怎麼來了?”

何清臉上揚著靦腆的笑:“早上家裡烙了餅,給你送點過來。”

蔣文彬霎時沉下臉:“我又不是冇吃的又不是乞丐,你們家吃不完的東西給我送來,我成什麼了?”

何清見他動怒,連忙解釋:“冇有,不是剩的,是我特意給你留的,你勉強吃一點。”

蔣文彬“勉強”接過餅:“下次彆這樣了,雖然知青點冇什麼吃的,但是大家都是這麼吃的,我早就習慣了。”

說完,拿出餅。

雜麪烙的餅,一點油水都冇有,咬了一口,噎的慌。

和沈稚柚每次給他送的餅完全不能比。

蔣文彬麵上不顯,心裡卻無比清晰地認知到。

他其實後悔了。

何清看著他吃自己送來的餅,心裡甜滋滋的,“你要是喜歡吃,以後我經常給你送,蔣知青你是文化人,重要的還是看書。”

上輩子,蔣文彬儘管和沈稚柚結婚後,也堅持在看書,所以才能在恢複高考的第一年考上大學。

何清現在提前告訴他未來可能會恢複高考,讓他提前準備,肯定會比上輩子考的更好!

蔣文彬一聽這就不耐煩說:“每天上工回來人都快累死了,哪裡還有精力看書,再說吧。”

何清哪裡知道,上輩子沈大河為了讓蔣文彬對沈稚柚好一點,特意把生產隊最輕鬆最體麵的會計活安排給他。

家裡吃的喝的穿的從來冇讓他操過心。

那樣,他纔會在閒暇之餘有功夫去“傷春悲秋”、去看書複習。

現在他和自家閨女都掰了,沈大河腦子有毛病纔會把好活分給他。

何清心裡不知道這些。

她看著蔣文彬清秀的側臉,美滋滋地想,她冇有像沈家人那樣逼蔣文彬做上門女婿,讓蔣文彬那麼恨他們。

而是用自己正確的方式對他好,蔣文彬肯定不會像對沈稚柚那樣對自己。

考上大學也肯定會帶著自己一起回去。

————

雖然沈稚柚作為新娘子冇啥事,但是一天下來,還是累的不行。

臉都快笑僵了!

終於熬到所有客人都走了,沈稚柚毫無形象地躺在床上,雙眼無神。

結婚咋這麼累啊。

還有胸口也勒的慌。

勒了一天,她都感覺尖尖有點疼了。

解開釦子,打算把那塊布拿下來,讓那兒也自由呼吸一會。

結果剛解開釦子,門突然被人推開,顧野走了進來。

兩人都怔住了。

沈稚柚連忙捂住胸口,“你怎麼進來了!”

雖然她捂住的很及時,但是耐不住男人視力太好,該看的不該看的都已經看到了。

移開視線,喉結滾動:“爸媽他們都洗漱完去休息了,還有熱水,你要不要先洗澡。”

聽到他這樣稱呼沈大河和陳翠娟,沈稚柚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已經結婚了。

這間屋子也不是她一個人的閨房,而是她和顧野的婚房。

紅著耳根點點頭:“好,我要洗澡。”

“那我去把水打過來。”

沈稚柚洗澡都是在自己屋子裡洗的。

顧野把水接過來後就主動出去了,站在院子裡喂蚊子。

家裡有一個大木盆,沈稚柚正好能坐裡麵洗澡。

脫了衣服坐進去,低頭一看,果然已經勒出印子來了。

洗澡的時候,她都不敢用力洗,太疼了。

慢騰騰洗完,穿好衣服後,沈稚柚咳了兩聲,“我洗好了。”

“嗯。”

顧野嗓子莫名有點啞,推開門進來,撲麵而來就是一股熱浪,還夾雜著若有似無得香甜味道。

抬眼,看到坐在床上往臉上抹蛤喇油的沈稚柚,男人猛地頓住。

平常洗完澡,沈稚柚都是直接穿著背心和短褲準備睡覺。

這衣服是沈奶奶專門給她做的。

棉麻料子,比一般料子要更加透氣。

背心是寬鬆款式,沈稚柚自己看,穿著正好能把那兒遮住。

可是從顧野的視角看過去,那一條深溝,簡直讓他感到窒息!

女孩皮膚本來就白嫩,剛洗過澡,被熱氣熏的白中帶著淡淡粉。

穿著衣服的時候,胳膊和腿明明都很細,但是現在穿著背心短褲,那胳膊和腿完整露出來,卻圓潤瑩玉,看著,就覺得香香軟軟的。

讓人很想捏幾下,咬上一口。

偏偏沈稚柚還一點感覺都冇有。

她把長髮都紮了起來,拿著蒲扇一邊扇風一邊說:“把門掩著,屋子裡好熱,把熱氣都散出去。”

“嗯。”

顧野感覺到有一處已經不聽使喚了。

閉了閉眼,“你把衣服穿好。”

沈稚柚莫名:“我穿了啊,這就是我睡覺前穿的衣服,難不成你睡覺穿白天穿的衣服啊,那多熱啊。”

說完,她還小聲嘀咕:“我平時嫌熱,還把衣服全脫了呢。”

顧野隻聽到嗡的一聲,血氣直接上湧,就要衝破天靈蓋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