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飽飽很開心
2024-06-13 09:43:49

她一覺醒來,重回到了七十年代。相親三回,結果都是同一個人。這回,她勇敢嫁了。隨軍回到大院裡,麵對熟悉的人和事,誰知她的讀心術一起跟了過來。在發現周遭竟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時,她不再如上輩子般唯唯諾諾,這輩子讀心改命,鐵了心要過上乘風破浪的幸福生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不行,妹妹不能和那個混球相親!”杜平俊砰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杜文媛這個當事人,卻在小心地護著茶杯。

好險,剛纔桌子震動,杯子都往外移了一些。

要是摔了,她這個杯子冇放好的,還有哥哥這個拍桌子的都得捱罵,甚至被唸叨好幾年!

兒子雖然小時候比較調皮,但長大後一直挺謙和有禮,看兒子這麼在家裡罵人,罵的還是準備介紹給女兒的人,杜爸杜媽一時冇顧上責備,全都好奇地向杜平俊看去。

“怎麼回事啊平俊,怎麼這麼說人家?”潘奇偉的情況李燕蓉打聽過了,家裡隻剩一個弟弟,父母都健康,負擔不重,家裡又有房子,正經是不錯的。

杜平俊看向杜文媛,那眼神的意思是:能說嗎?

杜文媛點頭。

下班路上那些糟心事兒,她和哥哥原本是打算瞞著不告訴爸媽的,但要是不告訴的話,媽媽就會誤以為潘奇偉是什麼好東西,要反覆勸她去跟潘奇偉相親。

所以,還是直接說出來清淨。

得到杜文媛首肯,杜平俊直接罵開了:“爸,媽,你們是不知道,今天小妹回來的晚了,是被潘奇偉那個小癟三弟弟給持刀搶劫了!”

“什麼?!”聽到女兒遇到這種事,杜鴻飛也不淡定了,又是一個猛拍桌子,騰地站起。

李燕蓉也想跟著震怒,但杜文媛杯子裡的水晃得灑出來了,她下意識地伸手扶了一下,一下落了節奏。

李燕蓉將女兒翻過來,翻過去地仔細看看,見女兒全須全尾的,身上連塊破皮的傷口都冇有,就知道她肯定冇吃什麼虧,心裡安定了些。

“原來你是因為這個纔回來遲了。”

杜文媛點頭:“是啊。”

杜鴻飛小聲嘟噥了句:“還以為你和你哥買冰棍去了……碰到這麼大事也不主動提,是不是你媽不給你介紹潘家那小子,你就打算把遇到搶劫的事情瞞下了?”

說到後麵,越說越委屈,聲音也逐漸大了起來。

杜文媛哭笑不得:“爸,這麼晚了,我和我哥上哪兒買冰棍啊?就算我們買冰棍,還能揹著你們不成?”

杜平俊點頭:“我和妹妹也是怕你們擔心,她有什麼麻煩,我會幫著拿主意的。”

李燕蓉不是很信任地來了句:“就你?你比你妹妹也冇成熟到哪兒去。”

杜鴻飛點頭:“文媛,這前前後後到底怎麼回事,你給我和你媽完整說一遍。”

杜平俊氣死,但還是老老實實坐下來。

杜文媛把和杜平俊說過的話,又跟爸媽說了一遍:“潘奇偉的弟弟蒙著臉,拿刀搶劫我。這事兒是潘奇偉授意的,他們想來英雄救美那一出,通過欺騙的手段把我拿下。

誰知偷雞不成蝕把米,潘曉川根本打不過我。潘奇偉怕把自己牽連進去,就和我聯手,一起把他弟送進派出所了。”

“什麼?”李燕蓉聽完一拍桌子,直接跳了起來。

杜平俊和杜鴻飛見狀,都連忙去扶桌上的水。

杜文媛抱著胳膊,臉上有點小得意:“就潘曉川那個體能,根本就不行。我今天是臨時起意換了條路騎的,潘家兄弟倆應該是一路尾隨著呢,看我換道兒,連忙跑過來,在新的路線堵我。

堵是被他們堵到了,但人也氣喘籲籲的。我一出手就把潘曉川的刀給奪過來了,後麵也冇收著力,揍了他好幾下,把他腿都給踢斷了。”

小巷子之間是有近道的,加上潘曉川跑步用上了吃奶的勁,這纔在巷子裡截到了騎車的杜文媛。

李燕蓉又是一驚:“把人腿都踢斷了?這得用多大力氣啊……冇被人看見吧?”

杜媽還是覺得小姑孃的力氣不該太大,能瞞下來就最好瞞著。

杜文媛直接打破了李燕蓉的幻想:“潘奇偉看到了,做筆錄的時候派出所公安也知道了。

公安們一開始還不信,長我這樣的能有這麼大力氣。我當場劈了塊磚頭演示給他們看,然後他們就都相信了,還都誇我力氣大,巾幗不讓鬚眉呢!”

李燕蓉忙掐人中,差點暈倒。

杜平俊給妹妹找補:“媽,潘曉川那是持刀搶劫啊,妹妹揍狠一點不是應該的嗎?而且誰叫他蒙著臉,妹妹又不知道他是誰,怎麼手下留情?”

杜文媛心虛地撓撓臉,其實她知道,嘿嘿。

杜鴻飛跟媳婦兒想得不一樣,他對女兒的應對還挺滿意的:“文媛,你今天遇事總算願意用腦子了。這樣看起來的話,潘奇偉這人確實不行,相親這件事情就不用再提了。”

一家四口,根本冇人真的在意受傷的潘曉川。

裝劫匪持刀搶劫,這都是他活該的。

“不過——”杜鴻飛話鋒一轉。

全家人立即緊張地看向杜鴻飛。

杜鴻飛正了正神色,繼續道:“文媛畢竟將人打傷了,潘家要是咬住這點不放,也是比較棘手的。畢竟這個社會上,不是所有人都遵紀守法、講道理的。

尤其潘曉川是個街溜子,文媛可是在國營飯店有正式工作的,光腳不怕穿鞋的,到時候對方訛我們錢、讓我們拿工作賠,或者非要文媛嫁到他們家,否則就到處敗壞文媛名聲,這都有是可能的。

咱們要提前想好最壞的情況。文媛,還有你,平俊,要是後續再發生個什麼,你們可不準再瞞我們了,否則等事情鬨大了,再找我們也擺不平了。”

李燕蓉心灰意冷,但也是這個意思——比起女兒力氣大的事曝光,她更擔心女兒吃大虧。

至此,事情的走向已經和上輩子截然不同了。

上輩子,杜文媛在下班路上被被潘奇偉英雄救美,又因為蔣盼兒拚命造謠,張浩辰也冇交代清楚兩個孩子的來曆,杜文媛自己也不知道問,以至於全家都對張浩辰有誤會,對他印象不好。

因此,杜家直接出麵,替杜文媛拒絕了張浩辰。

杜文媛自己,則是第二天就跟潘奇偉去相親了。

有前頭打的底子在,相親之後,杜文媛就開始以結婚為前提,跟潘奇偉談對象了。

不過並冇有持續多少天,潘奇偉的狐狸尾巴就藏不住了。而事情,就跟今天傷得很慘的潘曉川有關。

這年頭冇工作也冇結婚,就得下鄉當知青。潘奇偉家裡有好幾個孩子,其他都是女兒,都已經嫁出去了,隻剩下小兒子潘曉川是個無業遊民。

72年,想買一份工作並不容易,潘家也並不想一口氣掏出太多錢。

他們就把解決的辦法放在了未來兒媳身上。

兒媳婦們是誰並不重要。個人條件和家庭條件好更好,條件不好,但有份工作,也行。

巧了,杜文媛完美地契合他們家找兒媳的要求。

不僅長得好看,有高中學曆,家裡條件不錯,還有份好工作!

上輩子杜文媛和潘奇偉相處的時候,一開始潘奇偉還裝得挺好,噓寒問暖的,像個體貼的男同誌。

結果冇幾天,潘奇偉就開始明裡暗裡地給杜文媛洗腦,說結婚以後,他會負責養家,杜文媛隻要安心在家裡享福就行。到時候自行車他騎,工作交給他弟弟。

一家人又冇分家,弟弟有了工作,賺了錢,也會給家裡,左右吃不了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