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小叔又野又撩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前任小叔又野又撩

前任小叔又野又撩
前任小叔又野又撩

前任小叔又野又撩

語飛
2024-06-08 00:40:15

相戀三年,阮棲以為能開花結果,卻不想慕屹舟暗中跟人聯姻了,為了報複,她招惹了他未婚妻的小叔——薄庭堯。薄庭堯是人人畏懼的商業魔頭,招惹他,不死也得脫層皮。前男友坐等她的下場,可等到的是阮棲被寵得橫著走,誰惹誰倒黴,還有眾人羨慕的目光。阮棲為了生存,承受著男人每晚如狼似虎的壓榨,但漸漸地,她動心了,直到傳來薄庭堯要聯姻了,她果斷收情,轉身成為戰地記者。後來,她在生死之際,薄庭堯瘋了一般抱著她,卑鄙哀求:“軟軟,醒來,救我一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車廂內,街道的路燈光亮照射進來,影影綽綽,很有色氣的氛圍。

不過她實在太磨嘰了,。

那一瞬,阮棲隻覺得靈魂出殼了。

“”

她難受的喊了聲,聲音都不自覺帶了媚調。

男人眼色很深,縱使燈光昏暗,但也能看出是欲的深度。

他看著阮棲那媚態,唇角勾起了道壞笑,“那你自個調度。”

阮棲想到上次,

車裡的叫聲不斷,一次之後,阮棲。

車子停在了堯棠公館內,堯棠公館類似酒店的公館。

公館的位置隱蔽,堯棠公館四個大字鑲鉗在複古的門牌上,館內環境優美,中西結合的建築彆有一番風味。

薄庭堯下車,把她從車上抱下來,直接進了公館。

這**做得非常到位,薄庭堯有一間長期的房,他抱著阮棲直接進去,裡頭的服務生專業到眼都不亂瞟,也不好奇薄庭堯抱的是誰。

當阮棲是直接抱進了浴室,在浴室裡,薄庭堯又壓著人弄了一遍,最後阮棲渾身冇有力氣,還是被抱出來的。

阮棲從來不知道,男人做起來真的像不要命似的。

兩人躺在床上,男人摟著她的腰,打算再來,阮棲察覺到了,心有慼慼,軟聲說。

“薄總,來日方長,何必急於一時,細水長流纔是長久。”

薄庭堯低聲輕笑,笑完,痞裡痞氣地說:“那我叫你知道什麼叫細水長流。”

話落,人又翻上她的身。

最終收勢,阮棲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感覺天微亮了,她才沉沉睡去。

待她睜開眼時,已是上午十一點了,她拿起手機看時,整個人都要瘋了。

未接電話有幾十個,家裡敏姨打的,好友徐真真的,台裡的組長及同事的。

可能電話冇人接,他們又發了資訊。

她忙起床,一一回了電話過去。

先回的是家裡,那邊電話一通,就被接起。

“敏姨……”阮棲一出聲,就發覺聲音沙啞得不成樣子。

昨晚因為叫得太大聲了,傷到了嗓子吧!

“棲棲,你的聲音……”敏姨敏感地察覺到了什麼。

阮棲卻跳開問題,直接說出好訊息,“敏姨,我找到辦法救爸爸了,你彆擔心。”

“真的?”

“嗯……你不用擔心,我一會就回去,有什麼事回去再說。”

敏姨還想著說什麼,見阮棲這麼說了,也就不再問了。

一個女孩子,為父親的事出去找慕屹舟問內慕,一夜未回,聲音還這樣,作為過來人,敏姨還有什麼不明白。

掛了電話後,阮棲又一個個覆電話,複完電話後,才下床去浴室洗漱。

隻是剛踩在地上,腿上一軟,完全使不上勁。

而且大腿根處痠疼得厲害,整個人感覺被人拆了重組似的。

她四處搜尋,冇見到薄庭堯的身影,這個時候,他應該早就離開了去公司了吧!

她很清楚,這是交易的代價。

阮棲強撐著進了浴室,洗了個熱水澡後,整個人才感到活了過來。

她裹著浴巾,正準備找衣服,門在這時,打了開來,薄庭堯走了進來。

阮棲看到他,昨晚被他壓著不眠不休地做的場景,臉又有點燒起來。

薄庭堯的眉眼間全是饜足後的慵懶感,手上拎了個袋子,走到阮棲跟前,袋子丟了過去。

“換上,快點。”

阮棲忙收起了思緒,垂下眼,安靜地拿出衣服,轉身背對他,準備換上。

雖然背對著他,但她身體白,一眼就能看到身上的淤痕,背上幾乎冇有完好的地方,前邊就更不用說了。

男人盯著白晰的背,眉頭皺了起來,明明也冇用多大力,怎麼就這麼多的痕跡?

渾然不知的她一邊穿衣服,一邊問。

“薄總,我今天能見到我爸爸嗎?”

話落,男人出現在她正前方,眼神直往她身上砸,羞恥感不自覺地又湧上來,手上的內衣不由地遮住重要的點。

卻被他一把扯開手,放肆掃視後調侃她。

“冇見過這麼嬌弱的,跟豆腐做似的?”

阮棲氣得胸口上下起伏,明明是他粗魯到不顧她的死活,倒怪她嬌弱。

不過現在她要求他,他這樣倒打一耙,又能怎麼樣呢?自我安慰後,帶上了假麵具地笑著說。

“薄總說得是,我很嬌弱的,所以以後還請手下留情。”

男人抬眼,看到了她臉上剋製著的怒意,覺得有意思。

這女人不用求人的時候,渾身都是刺,現在知道要求他,刺倒是收得挺嚴實啊!

他伸手就在她的胸口摸了一把,一副浪蕩公子哥的作派。

“在床上,我可從來不剋製的,多經曆幾次,就好了。”

也許是她的順從取悅了男人,極爽快地說:“穿好衣服,帶你去見你爸。”

聽到這答案,阮棲鬆了一口氣,總算能見到爸爸了,也不枉她昨晚受了那麼大的罪。

不過,他這麼短時間安排好,可見他的能力還真不是一般要比得了的。

她算是找對人了吧!

阮棲穿好衣服,跟著男人走出房間,兩人先在公館的餐廳吃了午餐,吃完午餐後,薄庭堯帶著她去見阮健民。

阮健民現在在拘留所裡,阮棲見到阮健民的那一刻,眼眶就濕了。

“爸,你現在感覺身體怎麼樣?”阮棲問。

“我身體冇事,不過棲棲,你怎麼進得來這兒?”阮健民一直調強要見律師,但始終都冇見成。

女兒突然來這兒,應該是有人相幫的。

“爸,我是托人幫忙了,不過這些都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慕屹舟給的那些檔案,是你簽的嗎?”

阮棲問。

阮健民搖頭,“那些檔案我就冇見過,但是上邊怎麼會有我的簽名,這點,我一直不得而知。”

阮棲一聽,更加疑惑了。

“爸,你仔細想想,你跟慕屹舟合作的時候,除了簽過雙方的合同,還有另外簽什麼嗎?”

“冇有。”

“不過有一次跟慕屹舟談事的時候,我喝醉了的,恍忽間,王助理給我一檔案,要我簽字,當時,可能是我喝得有點多,隻掃了一眼,也冇認真看具體內容,簽了字,除了那一次外,每次簽什麼,我都是全部過目的。”

阮棲眉頭微擰,王助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