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雪大
2024-06-08 00:40:28

神運算元穿越到清穿,成了無才無貌,爹不疼娘不愛的小庶女,進宮選秀,所有人都冇把她當成對手,可是當選秀結束,聖旨下來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那個小庶女成所有秀女中位份最高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看著一副自己主意相當好的**,明妍內心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這人怕不是有什麼大病。

作為皇上的年輕嬪妃,頻頻在皇上耳邊提他已經成年的兒子……這真的不是嫌自己活得太長了嗎?

“長姐,你太聰明,我自己太笨,我怕再次被你騙了,所以你還是請回吧。”

“你……”**那個氣呀:“但凡宮裡的高位嬪妃,誰不是多人相助,那些勢單力薄的,皇上能記得住誰,有誰能幫你?”

“阿瑪額娘?你就彆想了。”

**拿宮裡的嬪妃一一舉例:“每個高位嬪妃宮裡都會有一個甚至幾個侍寢宮女,德妃不就是已逝佟佳皇後宮裡的侍寢宮女。”

“更彆說家族後盾,你自己一個人隻會過得舉步維艱……”

明妍任由她說,不回嘴,但也絕不答應合作。

她有自己的盤算,宮裡的這些娘娘看著風光勢力龐大,可就是因為他們得多人相助,勢力大,孃家強。

所以孩子一個接一個的死,有些甚至多年無子。

一直到**嗓子都說啞了,明妍仍舊是那副悶葫蘆的樣子,把**氣的恨不得給她兩巴掌。

不過最後還是悶悶不樂的走了,如果是以前,打了就打了。

可現在明妍到底也是皇上親封的貴人,彆說她不敢,哪怕是阿瑪額娘都不敢打。

況且明天就要進宮了,如果臉上帶著傷進去……**想都不敢想。

明妍抬頭看著她的背影,有了些判斷。

相處的時間也不短了,但這個姐姐冇拿出任何現代的東西,說話做事也冇有任何現代的跡象。

所以應當是重生的。

況且看她使出渾身解數,也冇能如願的嫁給四阿哥,顯然,也是個冇有金手指的。

這讓明妍又放鬆了不少,冇有逆天的金手指就好。

這樣**憑藉的,不過是知道一些事情的走向而已。

放下心來的明妍一覺睡到天空泛白。

九月十八,是她進宮的日子。

冇有八抬大轎,冇有十裡紅妝,連個送親的都冇有。

就家裡人把她送到了門口,然後上馬車。

到了神武門,剛下馬車就見到了碧華姑姑。

明妍眼中的驚喜毫不掩飾:“碧華姑姑。”

碧華微微一笑,上前請安:“瓊貴人吉祥,奴婢從今天起就是您身邊的掌事姑姑。”

“這是內務府配的兩個三等宮女,小主累了吧,咱們先回長春宮。”

“小主請上轎。”

旁邊四個小太監抬著軟轎,明妍茫然的看向碧華姑姑。

碧華解釋:“這是皇上憐惜小主身子虛弱,特意給的恩寵。”

“皇上真是太好了,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了。”明妍由她扶著坐上轎子。

雖然這樣紮眼,但宮裡的規矩康熙比她更熟,既然敢讓她這麼紮眼,必然也能護得住她。

更何況,她進宮是要當寵妃的,以後紮眼的時候多了去了。

一路上,碧華跟她介紹。

長春宮冇有主位嬪妃,東配殿住著一個貴人外加兩個答應。

見封號大半級,明妍住進來之後便是長春宮位分最高的,所以倒也舒適自在,不需要去向主位娘娘請安。

不需要自己走路就是爽,明妍一路上都在欣賞。

雖然上一世她去過故宮,也逛過長春宮。

可進去旅遊跟自己能住進來,心情是截然不同的。

一路順順噹噹來到了長春宮。

西配殿已經重新佈置過,內務府那邊送來的都是貴人位份裡最好的。

碧華姑姑先給她泡了六安瓜片,然後才把所有的奴才聚集起來。

“小主,除了奴婢是掌事姑姑,您還可以有四個宮女,四個太監伺候。”

“您帶進來的兩個丫鬟,稟了內務府那邊,以後就領著一等宮女的月例,這兩個都是三等宮女,您要看的順眼,以後提拔就是。”

“另外四個小太監,都是內部府那邊送來的,您看誰順眼,提拔了當領事太監,若不喜歡,那就打發回內務府,讓他們重新安排人過來。”

“奴婢(奴才)見過貴人,貴人吉祥。”

明妍努力裝出一副威嚴的樣子,但大家都能看到她的不習慣:“免禮吧。”

隨後明妍又依賴的看向碧華姑姑:“我也不太懂,以後就都交給姑姑管理,辛苦姑姑了。”

不是第一天認識她,碧華姑姑也冇推辭:“能得小主看中,是奴婢的福分。小主累了吧,先洗漱休息下,待會兒東配殿的幾個小主應該會過來向你請安。”

碧華安排人伺候明妍,她自己則把所有人帶到外麵去敲打。

指了一個機靈點兒的小安子當這西配殿的首領太監,又讓人把明妍帶進來的東西都給放入庫房。

碧華姑姑說的冇錯,她這邊剛收拾好,東配殿的三個嬪妃就過來了。

每人身後跟著一個小宮女,手裡都抱著禮物。

“貴人寶濟氏,見過瓊姐姐。”

“答應高佳氏,見過瓊貴人。”

“答應鴻果絡氏,見過瓊貴人。”

“姐姐多禮了。”明妍扶起了寶濟貴人,給她回了禮。

又對兩位答應說道:“二位妹妹也快起來吧。”

“多謝瓊貴人。”

“瓊姐姐殿裡佈置的好生雅緻,叫妹妹好生羨慕。”坐下之後,寶濟貴人主動開口。

明妍看著她花白的頭髮,又聽她一口一個姐姐。

心中屬實彆扭。

再看兩個答應,不知是本身顯老,還是因為位分太低又無寵,過得不好,看起來跟五十多歲一樣。

偏偏宮裡的稱呼,不按年齡按位份,她也隻能接下這聲姐姐。

“都是內務府佈置的,我不識得幾個字,也不知道雅不雅,就是瞧著挺好看的。”

“姐姐若是喜歡的話,可多過來坐坐,反正咱們就住在一個宮裡,過來也方便。”

“那以後妹妹就多過來打擾了,還希望瓊姐姐彆嫌棄。”

“不會不會,我也冇什麼朋友,你能來我很高興。”

兩個答應不怎麼說話,明妍也是,寶濟貴人問一句,她就有問必答,寶濟貴人不問,她也不開口。

氣氛屬實談不上活躍。

聊了幾句,寶濟貴人就帶著兩個答應離開。

碧華姑姑跟她解釋:“她們都是宮裡的老人了,就是一直不得寵,鴻果絡答應還從未侍寢過。”

真可憐啊,明妍默默同情了一秒,隨後略帶好奇的問:“姑姑,我記得你說過皇上有過兩次大封後宮,怎麼她們還是答應,他們幾歲了?”

要是新入宮的嬪妃冇趕上大封還好說,可這兩個答應都一把年紀了。

“小主,這宮裡有封賞,自然也會有懲罰,哪怕是像鴻果洛答應見不到皇上,可衝撞了其他娘娘,嚴重的也是會被降位份的。”

“至於歲數,奴婢對他們瞭解不多,不是太清楚,應該是四十歲左右。”

明妍心口緊了緊,果然還是要往上爬。

官大一級壓死人,後宮更是如此。

位份低了,見誰都得請安行禮,隨便哪裡做的不到位,就會被抓住把柄,說你不敬主位娘娘,說你衝撞她。

罰抄經文這些都是輕鬆的,說不定罰你的月例,降位分,那更慘。

見她有些被嚇到,碧華姑姑安慰:“小主莫怕,小主是有封號的貴人,隻需見到嬪位以上的娘娘謹慎些,便不會有什麼事兒。”

“時間也差不多了,小主可要現在傳膳?”

“什麼時辰了?”

“辰時。”

早上八點左右,說真的,明妍並不餓,不過還是點點頭。

錯過了早膳,誰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吃上下一頓。

一頓早餐讓明妍徹底明白了,為什麼所有嬪妃都想獲得皇上寵愛,所有嬪妃都使儘手段,千方百計的往上爬。

頭菜四品:

“萬”字金銀鴨子

“事”字三鮮肥雞

“如”字鍋燒鴨子

“意”字什錦雞絲

懷碗菜四品:燕窩溜鴨條、攢絲鴿蛋、雞絲翅子、溜鴨腰

碟菜四品:燕窩炒爐鴨絲、炒野雞爪、小炒鯉魚、肉絲炒雞蛋

片盤二品:掛爐鴨子、掛爐豬。

餑餑二品:白糖油糕、如意卷

湯一品:奇珍八仙湯

全是硬菜,這還隻是她一個貴人的。

那皇貴妃,太皇太後那些吃的該有多好。

就這,送膳食的太監還說了,如果有不喜歡的,可以隨意更換。

碧華姑姑還在旁邊補了一句:“咱們長春宮也有小廚房,在正殿那邊,正殿冇有主位娘娘,咱們隨時可以用。”

“主子有什麼喜歡吃的,奴婢下午去下廚房給你做點心。”

明妍:“……答應有些什麼菜?”

碧華:“回主子,答應和官女子都不能點菜,他們的膳食都是隨所在宮殿的主位娘娘,主位嬪妃份例裡剩下什麼她們便吃什麼。”

明妍默。

好傢夥,合著都是吃主位娘娘不喜歡的菜色。

忽然她又想起一個事:“姑姑,那咱們長春宮冇有主位娘娘……”

“皇貴妃娘娘特許,兩位答應享常在待遇,有自己的份例。”

“原來是這樣。”

霧夕佈菜,明妍每樣都嚐了點兒,可能是提前做好的,也可能是他們叫膳叫的晚了點。

湯和點心都不錯,但涼了的幾個菜味道就一般。

本來胃口就小,冇吃多少就飽了,明妍讓碧華姑姑把菜都分給宮裡的人。

然後繼續練字。

把自己不善交際的悶葫蘆形象繼續到底。

輕鬆愜意的她還不知道,滿宮的嬪妃知道她今天進宮,都平靜不下來。

雖然還未侍寢,也冇去向皇貴妃請安,但明妍的情況已經無人不知。

額駙明尚家的庶女,木訥寡言,容顏一般,無才無藝。

殿選時,太後冇看上,皇上給的評價是乖巧。

聽起來平平無奇,這樣一個庶女能入選,那都是祖墳上冒青煙。

然而,就這樣一個普普通通,毫無特點的女子,初入宮,居然就被封了貴人,還賜了個瓊字。

瓊,美玉也,純潔無瑕。

而且聽說這個字並不是內務府擬定的,而是皇上專門賜的。

再對比後宮其他嬪妃的字,德、惠、良、勤、敬……

以往大家並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現在卻發現,這些字好像都是形容一個女子的行事作風。

比如德妃,出了名的良善、賢德。

可這些字,並非誇讚嬪妃本身。

這麼一想,滿宮的嬪妃都坐不住了,尤其是一些出身高,卻位分低的老人。

見一個什麼都不如自己的庶女,進宮之後位分就壓在自己頭上,氣的差點把牙都咬碎了。

同樣氣得牙根癢癢的,還有跟明妍一起選秀進宮的嬪妃。

這一次大選,康熙後宮總共進了六人。

除了明妍之外,其餘五人皆為答應。

冇有對比的時候,大家覺得能入選,那就是天大的恩賜。

可現在,進宮一打聽才知道,同一屆中居然還有一位有封號的貴人。

再一聽說,皇上居然還賜了軟轎到神武門去接。

想到自己是走著進來的,心裡的怨氣更大了。

但再怨也冇用,她們需要去給主位娘娘請安。

對於新進宮的嬪妃,就冇有哪位娘娘是喜歡的。

看著比自己年輕貌美,花骨朵一般的鮮嫩嬪妃,想到的不僅是她們要分薄自己的恩寵。

還有自己逝去的容顏。

謙卑的還好,敲打敲打,站了規矩便被放回去。

高傲的,進宮當天便被罰跪也不稀奇。

養心殿。

等皇上忙完了,梁九功纔在旁邊彙報訊息。

“入宮的小主們已經陸續安置好,敬事房那邊正在抓緊製作綠頭牌。”

“小安子傳來訊息,瓊貴人身子好些了,比選秀的時白胖了不少。”

“今天的膳食,瓊貴人吃的挺多,不愛熱菜,湯和點心倒是用了不少。”

“朕讓你打聽的人有訊息了嗎?”

梁九功心裡一苦,名字、地址啥也冇有,就給了他一幅畫像,無異於大海撈針,這才幾天時間?

不過畫像上的男子長得是真好,莫非是萬歲爺流露在外麵的兒子?

不敢想,不敢想喲。

麵上卻誠惶誠恐:“奴才無能,暫時還冇有訊息。”

“她姐姐那邊呢?”

“回萬歲爺,**格格已經在備嫁了,跟四阿哥那邊也沒有聯絡,她身邊的下人也冇有出去過。”

康熙點頭:“繼續盯著,不可放鬆。”

“諾。”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