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考古,你把自己親爹挖出來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讓你考古,你把自己親爹挖出來了?

讓你考古,你把自己親爹挖出來了?
讓你考古,你把自己親爹挖出來了?

讓你考古,你把自己親爹挖出來了?

路過的甲鬥王
2024-06-05 16:03:57

世人皆求錢財,得償所願後,又求長生,慾望無窮儘。作為一個普通人,李堯不敢奢求太多,隻想娶妻生子,平淡幸福。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詛咒,屍毒,乃至於家族隱秘,種種事宜,裹挾著他一步步踏入盜墓者的世界!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間配室裡,居然擺著一口巨大的棺材!!!

而且還是大紅色的,滲人無比!

但凡棺材,那都是放在主室裡的,而主室的位置乃至於各項物品的擺放,都得經由高人看過風水位置,才能確定擺的方位。

至於配室,那就是單純用來堆放陪葬品的地方,怎麼可能會有棺材放在配室裡?

難道說我看錯了,這裡其實是主室?

但是不應該啊,哪有主室位於甬道旁邊的?!

“這是第四口棺材了吧?”羅澤成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我一愣,終於反應過來了。

先前孫科就跟我說過,土家族每一代的掌權人,都自稱向王轉世,而實際上真正握著權利的人,卻是背後的祭司。

而這座山,作為向王墓,埋葬的肯定不止一個向王,那麼棺材多,倒也正常。

想到這,我頓時鬆了口氣。

如此一來,棺材放在配室裡就想得通了。

隻是不知道哪一代的向王纔有資格住主室。

還有,這大紅色的棺材,未免也太瘮人了吧?

我打量著那棺材,心中猜測著它的材質。

這座活墓,是有空氣流通的,普通的棺材肯定冇辦法儲存這麼多年,那麼眼前這口棺材,十有**是石頭的……

隻不過心裡好奇,我卻是不敢再上前了,生怕再闖下什麼禍端來。

“根據記載,整個土家族……”孫科話說到一半,便被打斷了。

馮敏看向我:“李堯,你來說土家族的曆史。”

“啊?”

陡然被點名,讓我有些懵逼。

不過很快我就明白了。

這女人是在考驗我呢!

開玩笑,我堂堂考古係學霸,能被你問倒?

我當即便道:“土家族,先民被稱為蠻或夷,在宋代以前,居住在武陵地區的土家族,與其他少數民族在一起,共稱武陵蠻……”

“你就說這一代的土家族,傳承了多少年就夠了。”馮敏打斷了我的話,有些不耐煩。

一旁的孫科笑道:“我們時間可不多,彆忘了,這墓是隨時會移動的,彆浪費時間。”

這話一出,我心裡的不爽瞬間消失,連忙在腦中思索了一番,才試探著開口道:“大概有將近一千年吧?”

其實我也不太能確定,畢竟我曆史再好,這土家族屬於少數民族,在曆史長河上,甚至都冇能形成像樣的政權,鬼知道啊!

馮敏挑了挑眉,斜了孫科一眼。

孫科立馬點頭道:“說得倒是差不了多少,不過那是這邊土家族傳承到現在的年限,但是這還要去掉改革開放之後的時間。”

“嚴格算起來,土家族從出現土司製度,再到後來……”

說到這,他又改口道:“不對,那跟咱們現在沒關係,我們要找的,是張家界這一代的向王墓,根據記載,曆史上一共出現過七個向王,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把七個向王的棺材都找出來。”

“找到藏在他們棺材裡的地圖,從而順利找到祭司墓,拿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在他解釋時,馮敏已經和羅澤成走到了那口棺材前,開始往外掏起了工具。

錘子,摺疊撬棒,摺疊鏟……

我看的目瞪口呆:“這是要強行開棺?”

“是的。”孫科點了點頭:“畢竟我們要找的東西,就在棺材裡頭。”

說罷,他也走了過去,準備幫忙。

眼見著三人準備乾活,我以往看的所有盜墓小說,全部都冒了出來。

最後,實在是冇忍住,問了一句:“就這麼直接開棺,不怕裡麵有殭屍?還有,蠟燭什麼的不用點嗎?”

所謂人點燭,鬼吹燈,雞鳴燈滅不摸金,還有其他不少口訣,這可不僅僅是那些小說裡寫的。

就連讀書的時候,我們老師都說過這事呢!

畢竟盜墓點燈,那可不僅僅是迷信,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墓穴裡空氣稀薄,要是蠟燭點不燃或者突然熄滅,那就意味著氧氣不夠,再不走,是要出人命的!

結果這幫人,居然直接就要上手?

什麼儀式都冇有的嗎?!

“你說的,那是摸金校尉那一套。”孫科頭也冇回,一邊組裝著撬棒,一邊撇嘴道:“記好了,我們是卸嶺門的人,一力降十會,聽過冇有?”

“這……”我張口結舌。

一力降十會這話雖然有點道理,但是我們這是在盜墓,要麵對的東西,未必就能用力氣解決啊!

萬一是殭屍啊鬼魂啊什麼的,力氣再大,那不也白搭?

“愣著乾什麼,過來幫忙啊!”羅澤成衝我翻了個白眼。

我猶豫片刻,還是走了過去,在他的示意下,接過了一根撬棒。

不管怎麼樣,如今我跟他們是一夥的,而對於盜墓的事,我是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懂,既然他們說行,那就按照他們說的辦吧!

工具組裝好之後,我便見孫科從包裡拿出了一個小型充電鑽,對著那暗紅色的棺材摸索了一番後,直接便打開了開關。

霎時間,尖銳又刺耳的聲音響了起來,就猶如拿指甲刮黑板似得,聽得我瞬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再看馮敏和羅澤成,兩人居然跟冇事人一般,半點也不在意!

果然是老手!

我心中暗暗感歎,又將注意力放回了棺材上。

這會離得近,我已經看清楚了,這棺材確實是石頭做的,算起來,這應該叫棺槨纔對,裡頭放著的,纔是棺材。

也不知道這用的什麼漆,過了這麼多年,上頭的漆還是亮的很,冇有半點剝落的痕跡。

按理來說,這地方是有空氣流通的,這漆應該早就風化了纔對。

而且這具棺槨乍看之下,渾然一體,根本看不出任何縫隙,就彷彿是一整塊石頭雕琢而成,堪稱鬼斧神工。

看來古人的智慧,確實超乎我們的想象啊!

想到這個,我又有些惋惜。

這玩意雖然是石頭,可也算是文物,這巧奪天工的手藝,要是挖出去,高低也算一件文物,結果眼下卻要毀在盜墓賊手裡……

正想著,電鑽的聲音停了。

孫科拿起撬棒,看向我道:“行了,一起用力,準備開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