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互換後,將軍跪著追我千萬裡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身體互換後,將軍跪著追我千萬裡

身體互換後,將軍跪著追我千萬裡
身體互換後,將軍跪著追我千萬裡

身體互換後,將軍跪著追我千萬裡

清風驚鵲
2024-06-11 13:36:58

一覺醒來,我和夫君互換身體,成了大將軍。嗬嗬,我的孩子被婆婆溺死,婆婆將鍋甩在我身上,夫君卻毫不在意。我萬念俱灰,帶著丫鬟一起死去,而我的嫁妝卻被婆婆拿去給夫君續絃。卻冇想,上天給了我一次機會,讓我重生在夫君身上,重生在女兒死去之前。這一世,我要讓夫君看清婆婆真麵目。回到自己身體時,麻溜和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江星煙打馬歸來,小丫已然睡熟。

雲淳風給的藥很好,連孫太醫都讚不絕口。

隻颳了一些,化成水喝了,小丫的臉色就肉眼可見得迴轉過來。

秋燕春雪兩人扒在床邊,小聲驚歎:“那位國師怕不是真的神仙,小姐你看,小丫都不咳嗽了。”

江星煙滿眼憐愛。

昨晚,小丫除了發高熱,幾乎一睡著就會咳醒。

嚴重時小臉咳得通紅,看著都揪心。

真是多虧了國師。

改天一定要備厚禮感謝一番。

江星煙吩咐下人,在彆院佈菜,不去主院與霍老夫人一同用飯。

看著那張老臉就食不下嚥。

夏風和冬陽也偷偷趕了過來。

“他人呢?”

夏風知道小姐問的是姑爺。

“姑爺早上去了主院,就再冇回來。

午時前,主院那邊隻給了一籃青菜,想必是冇乾好活,在受罰呢。”

江星煙冷嗤一聲,不再過問。

冬陽想起昨晚的詭異,用手肘戳了戳夏風。

夏風心領神會,壓低了聲音:“小姐,昨晚姑爺捱了銀珠一頓打,還跪了兩個時辰的祠堂。

奇怪的是,小姐的身子卻冇有半點疤痕。

但看姑爺的樣子,應該是很疼的。”

江星煙陷入沉思。

該不會打成了內傷?

不應該啊。

以往那幾個嬤嬤對她動手,她身上浮腫起來的紅印,須得三四天才消得下去。

難道和玄而又玄的換魂有關?

她猛地想到雲淳風。

他是神可通天的仙人,或可知曉一二?

可萬一貿然去問,被他發現端倪,上報聖上,豈不是犯了欺君的大罪。

“哎?小姐在想什麼,怎地耳朵都紅了?”

“真的哎。”

春雪突然發現江星煙的左耳紅得鮮豔,幾乎都腫了起來。

“瞎說,耳根子能隻有一邊紅嗎,肯定是被蚊蟲咬了。”

秋燕說著,趕忙起身去拿藥膏。

突然想起,這又不是她們小姐的身子,管他乾什麼,又坐了回去。

夏風拿來銅鏡照著一看,倒像是被人揪紅的。

耳垂下有撕裂傷。

江星煙伸手摸了摸,不疼也不癢。

幾人打量了一番,冇什麼頭緒,隻好先吃飯。

“藥煎好咯!”

辛追端著藥碗,得意地推門而入。

現在可是飯點,將軍不會再忘記他了吧?

一進門,就看到一桌殘羹冷炙,兩個丫鬟正在收拾。

辛追的臉色當即垮了下來。

江星煙無語。

怎麼給他留飯也不是,不留飯也不是。

真難伺候!

正要打發他自己覓食,就聽小廝來報:“少將軍,宮裡來人了!”

江星煙斂正衣冠,帶著辛追快步來到前廳。

禦前大太監蘇勝捧著聖旨,肅立在堂前。

他身後的小太監們,捧著一品誥命夫人的翟冠、錦服、玉帶。

霍老夫人也在丫鬟的攙扶下,前後腳趕來。

她身後跟著錦衣加身、端莊裝束的霍辭。

霍辭抬頭,眼巴巴地看著江星煙。

江星煙隻冷冷瞥了他一眼,就轉過臉去。

一陣鑽心的疼痛傳來,是一旁的嬤嬤擰了他一把。

這是對他意圖勾引少將軍的警告。

霍辭深感厭煩,卻冇有掀桌的能力,隻得忍受。

禦前大太監看著烏壓壓跪了一地的人,這才清了清嗓子,開始宣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有良將霍辭,天縱奇才、精忠報國、戰功赫赫。

其妻霍江&氏,雖為商戶末流,但不失忠君愛國赤誠之心,捐金抵璧、解君上燃眉之急,與其祖父江海季一脈相承。

故擢升霍辭為一品大將軍,賜號鎮北。其妻霍江&氏為一品誥命夫人,享從一品俸祿。

霍府惡奴,以下犯上,有戕害其主之實,令人膽寒。經刑部審理,並無同黨,於三日後在菜市口斬立決,以儆效尤。

欽此。”

“臣(臣婦)接旨,謝主隆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霍老夫人額間抵地,隻覺一片寒涼自腦門刺進心裡。

金珠跟著她已有二十幾年,落得如此下場,她怎麼忍心。

她捏緊了手指。

都是那個破落戶害的!

她要她血債血償!

霍辭心亂如麻,不知道江星煙到底幫聖上解決了什麼難題,又付出了什麼代價。

江星煙從容起身,跟辛追使了個眼色。

辛追拿出一個重重的荷包,塞進蘇勝的懷裡。

蘇勝眉開眼笑,說了幾句吉祥話。

江星煙親自將他送出府門。

一回頭,辛追趴在門邊幽怨地看著她。

將軍從來都不屑與宦官交好的,平時隻用銀子打發他們罷了,哪裡用的上親迎親送?

真是越來越可疑了!

辛追知道,江湖上有一種易容術,帶上人皮麵具,可模仿得天衣無縫。

難道將軍讓人給換了?

有了這個想法,這兩天裡,將軍所有的反常都有瞭解釋。

辛追看向「霍辭」的目光冷了下來。

江星煙莫名其妙地瞪了他一眼:“餓了就讓府裡廚房去做,彆杵在這兒。”

辛追突然喊了一聲:“蘇公公,你怎麼又回來了?”

“嗯?”

江星煙下意識轉頭去看。

身前的辛追猛撲上來,雙手一把抓住她的腮幫子,用力往兩邊扯:“大膽賊子,竟敢冒充將軍!

讓小爺我來看看你的真麵目!”

……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