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彆跑!我要以身相許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師父彆跑!我要以身相許

師父彆跑!我要以身相許
師父彆跑!我要以身相許

師父彆跑!我要以身相許

風溪語
2024-05-29 17:01:43

他穿越了,穿進了三千年後的時代中。他一來,便滿世界的尋找那熟悉的琴聲,他認為這是師父留給他的唯一線索。可後來不是了,這是她本來的力量。隻不過,轉世後的她失憶了,輕易想不起他。在這個充滿迷霧的世界裡,就這樣,他帶著強大的異能,開始了反轉搞笑的尋找愛人之路。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那番話如同一個定時炸彈,轟然炸開。

世人皆知神族乃六界最為高貴也是最為厲害的一個異數,神都不能逃過的命運,可想而知這骨碎寒獄的威力了。

楚語璨語音一落,手上的動作也冇有消停,層層疊疊的光華聚成一股氣勢磅礴震耳欲聾的超聲波,疾速成圈的形式翻滾而去。

“如今,我已經將所有骨碎寒獄的出口死死堵住,你們一個也彆妄想活著離開骨碎寒獄!”

想不到這位看似年輕氣盛的辭君如此心懷城府,果然,人不可貌相這句話應改成:人不可瞄年齡!

宮諼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控製住那多餘的貼身侍女,一把鋒芒畢露的利劍冷冷架在她細白的脖頸上,些許鮮紅的血珠滲出雪膚:“如果,以你的命做交換呢?”

人都是惜命的,況且她還是身居高位的漉上辭君。

“是顆不錯的棋,可惜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楚語璨冇有絲毫的畏懼,反到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自我封住出口的那一刻起,我就冇打算要活著離開這裡,有高貴無比的神族陪葬,我死不足惜。”

這傢夥就那麼想去天堂,在場的絕對冇有一個人願意陪她去。

宮諼翎敢摸著良心保證,奈何聰明一世的她此時已無計可施。

彬彬有禮地上前,殷華款款落道:“楚語璨,你最近是不是被一個相同的夢魘困擾許久?”

隱身在她寢殿整整一夜,他自然觀測到她的一舉一動,哪怕是夢境裡。

淡漠無溫的楚語璨終於有了一絲反應。

“那個夢裡,有飛舞的雪花,有詭異的血河,還有一身警服的那個他。我說得可對?”

楚語璨微微錯愕,冇想到隻有她一人知曉的夢境居然被神知道了!

“徒兒,你也做了那個夢啦?”宮諼翎怔了怔。

殷華繼續道:“他一步一步走向那條血河,你無論怎麼喊他,他似乎都冇聽見,而且,你從來都冇見到他的容貌。可對?”

顯然和她做的夢有所差彆,宮諼翎麵容上劃過一絲失落。

“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楚語璨發瘋似的緊緊扣住殷華的手腕,鋒利的指甲刻意嵌入身為神族的皮膚。

殷華不急不惱:“我怎麼知道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想知道他是誰?與你有過什麼關係?為什麼會進入你的夢?為什麼會偏偏選擇踏入那條血河?”

每一個問題都有強烈的激將性,楚語璨動容了:“你是神,無所不能的神,你一定可以幫我吧?”

“所以,我們可以互相幫助。”殷華淺淺一笑,那片片飄然的雪花瞬間冇了存在感。

“說到底,還是為了滄杯玥。”楚語璨放開他,彆開視線,一派清冷,“如需如此,我寧可什麼都不知道!”

“唉,徒兒你的激將法也冇什麼用嘛!”宮諼翎無奈地搖搖頭。

每次提到滄杯玥時,楚語璨神色都十分緊張,甚至為了不讓他們取得滄杯玥不惜他們送入這殘酷的骨碎寒獄,就連僅僅是帶他們來的雕兒都不放過,現在,即使搭上自己的性命也無所畏懼,還有那句“凡是危害到我漉上,本君寧可錯殺三千,也不會放過一個”的話。

莫非……

“莫非真的同我族一樣,你們漉上冇了滄杯玥,就會開始麵臨毀滅?”殷華脫口而出。

“對,冇了滄杯玥,我們整個漉上就會毀滅。”楚語璨眉宇浮著難以言明的譏諷,“所以,高貴的神,你還要將它取走麼?神族一向都不是講究什麼慈悲心腸麼,難道神族為了拯救自己的一族,就不惜將我漉上一族逼到絕境,眼睜睜看著辭族全死?”

“原來凡是滄杯玥鎮守之地命數都是相連。”殷華轉身走了幾步,玉立於銀裝素裹的骨碎寒獄中,淺淺雪白為襯景,那抹黑影更加美得驚心動魄。

黑裝少年的聲音如同深穀汩汩山泉般清澈悅耳,引人入勝:“如果我現在說,我可以不讓你們漉上麵臨毀滅,你是否可以將滄杯玥還與我?”

“漉上自創世以來就需要滄杯玥的鎮守,它不能離開漉上,但凡一離開整個漉上都會不複存在。”楚語璨眸光落在雪地的遠方。

沉默已久的雕兒聽到這句話,不由自主道:“為什麼是這樣?我怎麼從來冇聽辭君你說過,我們漉上有滄杯玥這件神器,還有,漉上之境原來屹立在此是因為有滄杯玥的鎮守?”

“因為這個秘密隻有曆代接任辭君的繼承人才知道,你不是辭君的繼承人,又怎會知道。”楚語璨陳述完,視線落在殷華那處,“這世界上除了滄杯玥能鎮守漉上之境,還會有什麼?”

“元衡玥。”

藍光一現,散發出絢爛光輝的神珠已經落在殷華的掌心:“滄杯玥能鎮守漉上之境,元衡玥乃我神界神器,自然也有同樣的作用。”頓了頓,跨出上前,“滄杯玥是鎮守我神界滄杯之境的神玥,我們必須要取到。辭君大人,這個交易,你不虧!”

楚語璨眸光閃爍一下:“如果真如你所說,不會傷害到我漉上的一花一草,萬民性命,我願意交出滄杯玥。”

“你果然是一個稱職的漉上辭君。我就說我眼光一直很好,不曾跑偏嘛!”為了不讓漉上麵臨不複存在的厄運,不惜將自己的生命置於身外,這樣的女英雄,她宮諼翎,佩服!

陡然意識到一點,又道:“殷華,為師怎麼不曾知道你有什麼元衡玥?”

“神界的神玥多得數不勝數,師父你自然是不知道。”殷華有些意味深長地垂下長睫,“師父,等我們聚齊所有的神玥,徒兒自會你去神界,去嫏嬛殿,讓你大飽眼福。”

“真,真的?!”宮諼翎開心得合不攏嘴,“徒兒,我發現我這一刻鐘好喜歡你!”

“師父,你喜歡徒兒?”殷華錯愕。

“就是非常崇拜的意思。”

哦,是他想得有些偏了……

楚語璨凝視熠熠生輝的元衡玥,道:“高貴的神族神通廣大,一定能讓我知道我夢魘裡的那個他是誰吧!”

“我知道。”見她徹底放下戒心和敵意,宮諼翎旋即收回長劍,幻回原來的晶藍色四葉草手鍊,翎中琴就是很萬能,關鍵時刻想化出什麼武器就能化出什麼武器。

侍女栩兒控製能力得到解除,立刻跑到她家辭君大人身邊,哭得梨花帶雨:“辭君,您不能相信這兩個居心叵測的異族啊!”

為她抹了抹眼淚,楚語璨信心十足道:“我相信他們冇有騙我。況且,高高在上的神族是冇有必要欺騙我們小小妖族。”

“多謝辭君能夠如此相信我們。”宮諼翎一本正經道,“你夢中的那個人他是一名警察,名叫洛熙宸,為了救回已死去的你,他選擇默默無聞地犧牲自己。”

“你是說他叫洛熙宸?他因為救我而死的?我什麼時候死過一次?我怎麼全部都不記得了。”楚語璨隻感覺腦子混亂不堪。

殷華淡淡道:“那是因為滄杯玥進入你身體後不但斂了原有容貌,還塵封你以前的記憶,最後隻留給你甩都甩不掉的夢魘。”

宮諼翎若有所思:“我以為神玥都是隻有好的這一麵功能,想不到會有如此邪門的功能……”

“師父,你理解錯了。”殷華忍不住打斷,“神玥乃我神界之物,本來隻是拿來鎮守萬裡神域,如若進入人的身軀,自然會有一些副作用。”

楚語璨聽了那番話,不由得道:“你們一定能取出我體內我的滄杯玥,我不喜歡我體內有滄杯玥,自我繼位以來就不曾去過人界。”

“那是肯定的,辭君大人。”宮諼翎拍拍她的肩旁,從敵人變成朋友,這樣很好。

楚語璨道:“你們取出了滄杯玥,我是不是能想起那個叫洛熙宸的人,想起曾經的往事?”

“理論是這樣,不過我們也冇有試過。”殷華沉思片刻,“如果我們現在就開始取出你體內的滄杯玥,楚語璨,你介意麼?”

“不介意。”楚語璨嫣然一笑。

“好,得你這句話,我們就放心了。”殷華看了一眼宮諼翎,“師父――”

“謹遵徒兒旨意。”宮諼翎笑靨如花。

殷華嘴角微微抽搐,他真是拿不準這個今生今世的師父!

盤腿而坐,晶藍剔透的翎中琴架在宮諼翎的深黑長裙上,殷華玉立在她身側,青翠如竹的玥笛輕輕放於唇邊。

悠揚美妙的音樂奏起,廣闊無垠的雪地上仿若綻滿千千萬萬朵聖潔的花卉,胡亂飄落的雪花變得有節奏感。

隨著曲樂的不斷流出,宮諼翎的指間漂浮出片片淺紫卓躒的幽煊花瓣,殷華周身環繞妖冶入骨的曼珠沙華花瓣,為這個空曠殘酷的骨碎寒獄增添了驚心動魄的美,若虛若幻的美。

一旁的栩兒和雕兒不由自主地連連驚歎,真的太美了。

兩種絕美的花瓣纏繞在一起,迸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直直擊中楚語璨的額心。

往日的一點一滴,如驚濤駭浪般猛然襲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