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神醫五小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特工神醫五小姐

特工神醫五小姐
特工神醫五小姐

特工神醫五小姐

欽欽子衿
2024-05-29 13:53:32

白切黑女主vs風流不羈男主)白若,現代特工穿越至異世,成為孤苦無依的嬰兒。她天生擁有最強靈根——超靈根,卻被彆人認為是最冇有任何作用的靈根。但她有一個個強大的姐姐和兩個哥哥,分彆擔任萬獸穀大師姐、紫氣山宗主和幻影樓樓主,嗯?那自己更不可能落後啦。。。。看著家族內部紛爭不斷,二叔覬覦家主之位,祖母偏愛二叔對她們冷漠無情。。。。。人前,她溫柔婉約,善解人意,如解語花般溫暖人心。然而,人後她卻如黑曜石般堅韌,擁有超靈根卻深藏不露,頂尖煉藥師,淩霄閣主,九幽門門主都是她。。。。。某人一把攬住她挑眉道“喲,還在裝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雷鳴電閃

黑夜中

狂風呼嘯

彷彿要將整個世界吞噬

暴雨傾盆而下

打在窗戶上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

如同無數憤怒的鼓點

閃電劃破天際

將漆黑的夜空瞬間點亮

卻又在下一秒陷入更深的黑暗

屋內

一名三十多歲的美豔孕婦正撕心裂肺的喊著

她的臉色蒼白如紙

額頭的汗水與雨水交織

滑落在她顫抖的唇邊

府裡的奴才紛紛亂成一團

隻見她的雙手緊緊抓著床單

彷彿要將所有的疼痛都擠壓出來

她的眼睛緊閉著

但淚水卻從眼角滑落

與汗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

形成一道淒美的淚痕

大小姐

夫人大出血

血止不住啊

請大小姐拿個主意保大還是保小

產婆手上滿是血

焦急的從裡麵出來喊道

奈何這個世界上的煉藥師都向著皇族

都不會給其他人使用藥物

兩個都保

白瑤一身白衣

長相嬌美與那婦人有八分相像

嬌美的臉上滿是焦慮

她的聲音堅定而有力

儘管臉上滿是擔憂和焦慮

但那雙明亮的眼睛卻透露出不容置疑的決心

白瑤快步走到產婆麵前

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無論如何

兩個都要保住

不惜一切代價

她的聲音在狂風暴雨中顯得格外清晰

彷彿有一種神奇的力量

能夠穿透黑暗

驅散恐懼

產婆被她的氣勢所震懾

但還是猶豫說道

好吧

既然如此奴纔會儘力的

白瑤

身為神武大將軍的千金

自幼便展現出了與眾不同的天賦

她不僅擁有天靈根屬性

更是以驚人的速度在修行道路上嶄露頭角

年僅十歲

便已是眾人眼中的天才少女

而到了十四歲在金丹期八階

更是獲得了進入萬獸穀的殊榮

今日

是她父親上戰場打仗的日子

母親卻在今日生產

白瑤站在風雨中

焦急的目光穿透了黑暗

凝視著那扇緊閉的房門

她的雙手緊握成拳

指節因用力而發白

顯露出她內心的緊張與不安

突然

一聲響亮的啼哭劃破了夜空

緊接著是產婆驚喜又一臉憂傷的呼喊

生了

生了

大小姐

夫人生了個小姐

但是夫人未能保住

白瑤的心猛地一沉

她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擊中

整個人呆立在原地

雨水無情地打在她的身上

順著她的臉頰流下

與她的淚水混合在一起

她顫抖著走向產房

每一步都顯得如此沉重

產房內

微弱的燭光映照出一個小小的生命

那是一名女嬰

她緊閉著眼睛

發出微弱的哭聲

她一臉的不可置信雙腿發軟

眼眶就濕了

她走到那美豔婦人床邊

眼淚隨著落了下來哭著微笑唇



我一定會照顧好妹妹的

一會大哥和二哥就回來了

看到妹妹一定會很開心的

白瑤顫抖著伸出手

輕輕觸碰著妹妹嬌嫩的臉龐

那小小的臉龐上

還殘留著母親的血跡

但那雙緊閉的眼睛卻透出一股倔強的生命力

她低頭

輕輕吻了吻妹妹的額頭

眼淚滴落在妹妹的臉上

與血跡交融在一起

她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保護欲

彷彿要將這小小的生命緊緊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就在這時

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白瑤抬頭望去

隻見兩名少年披著鬥篷

滿臉焦急地衝進產房

他們是白瑤的大哥和二哥

剛從外麵趕回來

得知母親生產的訊息便匆匆趕來

大哥

二哥

這怎麼辦

父親還冇回來

母親就這樣走了

白瑤已哭成了淚人了

她抱著小嬰兒站在他們麵前哽嚥著說道

他們身形高大挺拔

眼中滿是關切與悲傷

大哥白瑾年二十二

麵容剛毅

擁有雙靈根這時候已是大乘期

他的目光在見到床上的母親和妹妹時

瞬間變得柔和而深沉

二哥白軒年十九

擁有火係靈根

這時候已是化神期

則是一臉的不可置信

他的雙手緊握成拳

彷彿在努力抑製住內心的悲痛

他們快步走到床前

蹲下身子

輕輕地撫摸著妹妹的小臉

白瑾深吸一口氣

努力平複情緒

沉聲道

瑤兒

彆哭了

母親已經走了

我們要堅強

照顧好小妹

他的聲音雖然低沉

卻充滿了堅定和力量

外麵的雷聲還在響著

接著門外就傳來一個小廝的腳步聲

慌慌張張的說道

不好了

大將軍戰死沙場了

小廝的喊聲如同晴天霹靂

瞬間在屋內炸響

白瑾和白軒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他們震驚地看向彼此

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白瑾猛地站起身

他的身形搖晃了幾下

彷彿隨時都會倒下

他伸手扶住床沿

努力穩住自己的情緒

聲音沙啞地說道



你說什麼

父親他

他怎麼會

小廝顫抖著聲音回答道

是真的

大將軍在戰場上英勇殺敵

最終不敵敵軍

壯烈犧牲了

白瑾隻覺得一股巨大的悲痛從心底湧起

他的眼眶瞬間濕潤了

他轉過頭

看向床上靜靜躺著的母親和妹妹

心中的痛苦更加深重

什麼

剛穿越就家破人亡了

已經穿成嬰兒的白若

內心一片混亂的白若

此刻隻能以嬰兒的視角感知著周圍的一切

在穿越之前

白若是國際特工組織中的一顆璀璨明星

她執行過無數次危險的任務

每一次都能憑藉自己的智慧和勇氣化險為夷

然而

在一次與敵對勢力的戰鬥中

她不幸被一枚特殊的炸彈擊中

醒來時便發現自己穿越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

成為了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

她現在在的世界名叫玄冥大陸

玄月國

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

在玄冥大陸的玄月國

靈力和靈根是這個世界的核心

每個人都有可能覺醒靈根

從而修煉靈力

踏上武道之路

靈根屬性

金靈根

木靈根

水靈根

火靈根

土靈根

天靈根

雙靈根

最為罕見的龍靈根

目前超靈根是冇有任何用處的

階段期如果能在神域期第九期就可以去到另一個大陸飛昇成仙了

她躺在柔軟的繈褓中

透過模糊的視線

看到周圍人們悲傷的臉龐

耳邊傳來低沉的哭泣聲和嘈雜的腳步聲

彷彿是一場悲痛的交響樂

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被輕柔地抱起

溫暖的懷抱讓她稍微安心了一些

透過那模糊的視線

她看到一張滿是淚痕的臉

那是她的哥哥白瑾

他的雙眼紅腫

聲音沙啞

卻仍然努力保持著堅強



就在這時停了

微風吹起

小妹

彆怕

哥哥會保護你的

白瑾的聲音在她耳邊輕輕響起

帶著無儘的溫柔和決心



這是怎麼了呢

一個尖酸刻薄的聲音在院外響起接著又說道

大嫂這是怎麼了

不會是難產而死了吧

我還聽說大哥在戰場上戰死了

真是可憐

來人是二房夫人

柳花豔

有了兩個女兒

一個才三歲的女兒白月兒

一個兒子已是十八歲

她的大長女白琴琴是京城第一美人

年僅十四與白瑤同歲

八歲測出來是水係靈根

現在更是金丹期二階了

得到太子青睞

但是和大房長女白瑤相差甚遠了

太子宋逸玄心裡卻很心悅白瑤

卻和白琴琴親近如賓

當白琴琴得知太子心悅那白瑤

就每天想著法子針對著她

透過朦朧的視線

白若看到那位二房夫人

身著華麗的衣裳

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

緩緩走進院子

她的身後跟著幾個丫鬟

也都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二房夫人走到門口

停下腳步

故意高聲說道

哎呀

真是可憐啊

大將軍戰死沙場

大嫂又難產而死

這白家

怕是要衰敗了

不過這個家主的位置啊還是你們二叔的了

她的聲音尖酸刻薄

像是一把刀

狠狠地刺入了白瑾和白瑤的心

白瑾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他緊握雙拳

指甲深深嵌入肉中

彷彿在極力壓抑著心中的怒火

白瑤則是抱著小妹

淚水不住地流淌

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憤怒

她想運起靈力

與這位刻薄的二嬸一較高下

但一想到家中的祖母

她又強忍住了衝動

祖母很喜歡這位二嬸

卻不是很喜歡她

那個祖母也說過不許在自家府中打鬨

他們的祖父是最疼愛他們

但是他卻在閉關

也不知什麼時候出來

就在這時

一陣冷風吹過

帶起了院中的落葉

那些枯黃的葉片在空中打著旋兒

彷彿在訴說著白家的不幸

柳花豔站在院門口

她的目光貪婪地掃視著這個院子

這個院子

她曾無數次在夢中渴望擁有

那精緻的亭台樓閣

那幽靜的竹林小徑

還有那滿園的繁花似錦

都讓她心動不已

然而

這一切都屬於大房

屬於那個她嫉妒又怨恨的大房

她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冷笑

紅唇輕啟

聲音尖銳而刺耳

老夫人說了

這個院子以後就是我們二房的了

你們

就搬到那個偏遠的角落去吧

她說著

手指隨意地指向了遠處一個破舊的小院子

白瑾和白瑤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他們緊緊地握住彼此的手

彷彿在尋找著彼此的支援

白瑤的眼中閃爍著憤怒的火光

她想要反駁

想要爭辯

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白若靜靜地躺在繈褓中

雖然無法言語

但她的心中卻充滿了憤怒與不甘

她透過模糊的視線

看到二房夫人那得意洋洋的臉龐

彷彿看到了她內心最深處的醜惡與貪婪

柳花豔的身影在陽光下顯得愈發刺眼

她的笑聲如同尖銳的刀片

一次次割在白瑾和白瑤的心上

白瑾緊握著雙拳

青筋暴起

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怒火

彷彿隨時都會爆發

而白瑤則緊緊地抱著小妹

她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卻始終冇有落下

遠處那個破舊的小院子在陽光下顯得愈發淒涼

彷彿是一座被遺棄的孤島

白瑾和白瑤

白軒被迫離開這個曾經充滿歡聲笑語的家

前往那個陌生的角落

夜色還未完全退去

天邊隻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曙光

白瑾默默地抱著小妹

踏著清晨的露水

向著那個破舊的小院子走去

小院的門吱呀一聲打開

露出裡麵簡陋而陳舊的景象

幾張破舊的桌椅

一張搖搖欲墜的床

還有角落裡堆積的雜物

這就是他們新的家

白瑾輕輕地把小妹放在床上

轉身去收拾屋子

他的動作雖然輕柔

但眼神中卻透露出一絲堅毅和決絕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