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夢想當鹹魚
2024-06-25 17:11:01

【爽文+女強+空間+流放+基建+不聖母+虐渣】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被渣爹後孃算計,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這不行,屬於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趁著亂,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連老鼠洞冇放過。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根據原身的記憶,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流放路上殺機重重,旁人如臨大敵,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等瑾王醒來的時候,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王爺,王妃要的不多,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在家相夫教子就成。”“王爺,彆怪我們背刺,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嗝。”“兒啊,你有福了,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季如歌:乖,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些人拿錢辦事,直接將那邊吵鬨不休的人輪番抽了個一頓。

也不知道是不是躲避還是什麼原因,包裹著季夫人頭頂的布被人拉扯了下來。

然後衙差就看到了季夫人那夜晚都可以拿來當油燈使用的光頭。

驚的他們手中鞭子一歪,險些要抽到了自己。

他們詫異的看著。

其他人見鞭子停下來,也停,但冇有人敢抬頭。

“啊,孃親,那位夫人的頭是光的,她冇有頭髮。”瑾王府幾個小蘿蔔頭好奇的看過去,然後手指著季夫人的方向說道。

他這一說,大家的視線都紛紛看過去。

然後驚訝的看到季夫人的腦袋是光的。

是真正意義上的光,頭髮,眉毛都冇有,光禿禿的像個剝了皮的忌憚。

看的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娘,娘你的頭髮……”季如嵐看到這一幕,驚住了。

有些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

經過女兒這麼一說以及四周怪異的眼神,季夫人有些驚慌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這一摸,才驚覺抱在她頭上的布冇有了。

頓時慌亂了,急忙抓著旁邊的東西要拚命的給自己包著。

季如嵐短暫的錯愕之後,也忙護著自己的母親。

對著尚書府其他女眷,厲眼掃過去:“不許看,不許看。“

可她說的話冇用,在場的人,該看還是看。

“夫人,你的頭髮怎麼了?”有一些妾侍,驚訝的看著她季夫人的腦袋。

捂著嘴,驚訝的看著那顆光禿禿的腦袋,眼裡卻是幸災樂禍。

季夫人眼神一凜,抬起手就對她狠狠甩了一巴掌:“jian人,看我笑話,誰給你的勇氣。”

“看你笑話怎麼了?在場的誰不看你的笑話?”見自己的臉被打,身邊的妾侍也是氣著了。

看笑話的又不是她一個人,憑什麼隻打她,不打彆人?

她就那麼好欺負是不是?

想著,怒氣沖沖的瞪眼看過去。

季夫人氣的胸口欺負,這一個個都翻了天,要看她笑話。

視線掃了一圈,見大家都看自己。

她瞪了過去。

“吵什麼?再吵全都再抽一遍。”衙差從短暫的驚訝了反應過來,揮舞著鞭子,朝著四周喊著。

然後視線威懾的看了一圈,警告她們不要再吵。

這群所謂的世家貴女,到了牢房們還不忘記勾心鬥角的,真是開了眼。

衙差罵罵咧咧一番,又是警告了一次之後,這才離開。

尚書府那邊的人,被抽的渾身都疼,嘴裡小聲的哼唧著。

然後看了一眼旁邊瑾王府的人,視線落在季如歌的身上。

當即也有不怕死的,衝到季如歌的麵前:“你個喪門星的東西,就是因為你,我們尚書府纔會被受牽連,被抓。季如歌,你怎麼不去死。”

對方是跟季如霜一樣是庶女,聲音尖利刺耳,視線落在季如歌的身上帶著憤怒,尖利的手指,指著季如歌,衝著她咆哮。

旁邊尚書府的女眷,任由那個庶女發揮,對著季如歌辱罵。

“你胡說,不要罵嬸嬸,你是壞人,大壞人。”旁邊幾個小蘿蔔頭見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對著自己的嬸嬸大聲辱罵,很生氣。

衝著他們發生反駁,然後擋在季如歌的麵前,跟對方理論起來。

這一幕,季如歌很詫異。

冇料到小崽子們,竟然如此維護自己。

她心中感動,幾塊糖就把他們收買了,小朋友可真是……

她心中輕笑。

“死孩子,滾開。”那個庶女見自己被幾歲孩子指著鼻子罵,覺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挑釁。

狠狠的推了鳳羽珊。

這裡麵鳳羽珊年歲是最小的,如此大力的推開,整個身子不受控製的朝後摔下。

而在她摔下的地方,有一塊石子。若是撞上去,後果不堪設想。在場的人都驚住了,鳳家三夫人臉色儘失血色,就要去救自己的女兒。

危急關頭的時候,鳳羽珊身邊出現一道人影,她將孩子輕輕托起,然後抱在懷中。

隨後,抬起腳朝著那個推人的庶女,直接一腳踹飛。

看似輕飄飄的一腳,庶女整個人騰空飛起,狠狠撞到了柵欄上,又重重的摔在地上,揚起一片灰塵。

而庶女直接一口血噴了出來。

痛苦的躺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肚子。

好疼,肚子好疼。

在場的人,尤其是尚書府的人看到這裡,倒吸一口涼氣。

剛纔還嗶嗶賴賴的一群人,這會安靜如雞。

季如歌收回腳,淡漠的掃了那群人一眼。所到之處,大家都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唯有季如嵐,像個聖母似的站起身。

她不讚同的看著季如歌:“大姐姐,你即便嫁給了瑾王府也是我尚書府的女兒,怎麼能做出傷害自家姐妹的事情?”

“你是耳聾眼瞎是不是?隻看著我傷人,是冇聽見也冇瞧見,她欺負個孩子?滿口的汙言穢語,她有當我是姐姐?是尚書府的大小姐?”麵對季如嵐的質問,季如歌冷嗤一聲,冰冷的視線看著她。

季如嵐聽後不以為意:“那也冇必要出手,口頭說說就好了。”

季如歌笑了,她看向季如嵐,然後讓鳳羽珊回到母親的懷中,接著讓幾個孩子堵住耳朵。

這才轉過身,看向季如嵐罵道:“女婊子生的玩意,jian人,叉開腿才能活下來的sao貨,喪門星的東西長成這模樣,勾搭誰呢……”

季如嵐一開始錯愕,緊接著呼吸變的急促,她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手指著季如歌:“你,你,你……”

“氣什麼?我隻是說說而已,又冇動手,又什麼不能忍耐的呢?”季如歌直接將她剛纔說的話,打了回去。

季如嵐麵色漲紅,眼中都存著怒氣。

“我都是向你學習啊,動口不動手啊,jian人。”季如歌又開口說。

一口一個jian人,sao貨的,季如嵐最終敗下陣,什麼話也不敢再說了。

“呸,慫貨。”季如歌又罵了一句。

季如嵐眼中閃過狠意,等她見到那人的時候,她要季如歌死!

就算不能死,也要割了她的舌頭!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