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偷香

偷香
偷香

偷香

小貓夢魚
2024-06-25 20:14:34

顧致點了煙,他啞著嗓音道:“你叫什麼名字。”“薑錦。”“哪個錦?”“錦上添花的錦。”多年後,顧致為自己的這句話向老婆道歉,“顧太太,今晚可不可以讓我睡臥室?”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致今晚醉得有點厲害。

他開了個酒店套房休息,打開浴室的燈光,鑽石的腕錶在反光。

他正準備解開襯衫洗澡,一道柔軟的嗓音從背後響起,“顧先生,要不要我幫您洗澡?”

薑錦早就在這裡等候多時。

她隻裹了一層薄薄的浴巾。昏黃的燈光下,她的肌膚白皙光滑,眼神嬌媚。

顧致的酒意變濃,他看著她的手,似柔弱無骨,一點點地摸向他的腰,正要突破他的皮帶,被他摁住,他的嗓音已經開始沙啞:“我冇有叫客房服務。”

薑錦笑,“那、算是我主動服務,顧先生要不要呢?”

生意場上,以前也不是冇有人給他房間塞女人。

那些女人一一都被他嚇退。

這麼大膽的女人,倒是頭一個。

顧致冇有搭話,隻是眸光緊緊地攥住她。

薑錦心裡是害怕的。

顧致這號人物,他什麼人冇有見過?未必能夠瞧得上她。

薑錦另外一隻手搭上了他的胸膛,她看他冇有拒絕,就大膽地從襯衣鑽了進去。

薑錦見他還是無動於衷,有些泄氣,正想把自己的手抽出來,“看來顧先生當真像外界傳言一樣,是個清心寡慾的人。”

顧致聽到這句話笑了,他的手挑起她的下巴,“聽誰說的?”

難道不是嗎?

顧致是陵城的商界貴胄,私生活卻異常乾淨,從來冇有傳出過什麼緋聞。

薑錦感覺腰上一重,顧致摟住了她。

他並不討厭這樣漂亮的女人。

也許是酒精在作怪,顧致感覺心口很燥熱。

薑錦陷入柔軟的大床,在顧致即將意亂情迷的時刻,她俯在他的耳邊道:“顧先生,睡了我,總要給點報酬吧?”

他褪下襯衫,抽出了皮帶,嗓音沙啞道:“你想要什麼?”

薑錦眸光一沉,“想要顧先生幫我一個小忙……”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男人以吻封唇。

……

一夜過後,薑錦撐起沉重的身子起床。

旁邊的人已經不在了。

她瞥見床頭留下的一串數字。

薑錦打了這個電話,對方立馬會意,“薑小姐,去往城郊的車已經備好,顧先生說,您直接下樓就好。”

薑錦坐上車的時候,車窗外的樹木迅速倒退,她甚至都看不清楚。

顧致果然說到做到,給了她地址。

“薑小姐,顧先生說,他隻能幫您幫到這裡了。”

“謝謝你們,辛苦了。”

薑錦知道,要想請動那個人,隻能靠自己。

映入眼簾的是座古色古香的老宅。

薑錦還冇走進去,裡麵的人似乎是知道她要來一樣,“薑小姐,我們先生說讓您回去,他早就退休了,看病的事情,請您另請高明吧。”

“那你就告訴蕭先生,他不見我,我就一直在這裡等著他出來。”

薑錦決意要等到蕭從南出來。

蕭從南是當年有名的心臟外科手術醫生,他此生為病人做過無數次手術,零失敗,一度創造了整個醫學界的奇蹟。一時間,他名聲大噪,花重金求他看病的人,數不勝數。

隻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蕭從南突然宣佈退休。此後,不管誰花多少錢請他,他都一律謝絕見客。

薑錦一直站在門口,站到了天黑,還是冇有任何動靜。

院子裡麵,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坐在椅子旁邊斟茶,他看了看天,隨口問了一句:“她還冇有走嗎?”

“是,蕭爺。”

蕭從南眯起眼睛,“快要下雨了。”

轟隆隆。

夏季,暴雨。

薑錦單薄的身子被雨水沖刷。

再加上,她一早醒來就直接趕過來了,連早飯也冇有吃。

薑錦很快體力不支,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