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沈聽晚滿頭汗漬,柳眉微蹙,呼吸聲逐漸急促起來。

“這間房子勉強還能住下去,等我們賺錢了,可不會住在這,到時候就把這間房子租給彆人。”

“媽,你確定大伯他們把這房子過戶給我們了?”

“那當然。”

“可是這房子是沈姐姐買給大伯他們的,沈姐姐知道過戶的事情嗎?”

“大人的事情,是她能插手的嗎?”

門外,鑰匙插入鎖芯的聲音響起。

哢的一聲,細小的聲音卻如同平地驚雷般地響起,沈聽晚猛地從床上坐起來,細微的汗珠從她光滑的額角劃過。

她大口呼吸著,像是溺水被救後得到了珍稀的空氣,大口攝取氧氣。

耳邊嗡嗡的聲音伴隨著刺耳的耳鳴聲,她無助地捂住耳朵,一雙充滿驚恐的眸子四處觀察著四周。

不算大的小屋,屋子裡冇有一個正經的書架,地上整齊碼放了一堆的醫學教材。

陌生又熟悉的感覺撲麵而來。

這個不是……她給父親母親買的房子嗎?

“嘖,媽?我們就住在這裡?這也太小了吧?”

“是啊,兒子,咱們忍忍,等你爸賺錢了,我們再住大房子。”

母子的聲音傳入沈聽晚的耳朵裡。

沈聽晚纖長的睫毛微微下垂,她重生了。

回到了二十年前。

沈聽晚的身子止不住地顫抖,隨後突然大笑起來。

充分的氧氣混入肺腑,是新生的感覺。

“我靠!怎麼還有人?大伯他們不是搬走了嗎?”

沈聽晚的房門被打開,屋外,兩母子大眼瞪小眼地看著床上笑得分明明媚燦爛,可眸角卻帶著淚珠的沈聽晚。

沈聽晚的漂亮整個小區都聞名,她的美是張揚又帶著攻擊性的美,可偏偏人確是個冷漠不愛笑的清冷性子,將那美掩藏了七分。

如今張揚大笑的沈聽晚彷彿變了一個人,明媚自信,充滿了活力。

吳晨一時間看呆了。

直到吳晨母親徐春華狠狠敲了下他的頭,吳晨纔回過神來。

徐春華一向看不上長相妖豔的沈聽晚:“小狐狸精,你怎麼還在這?你冇和你爸媽一起搬走

沈聽晚的笑容逐漸收了起來,不笑的時候,莫名讓人有種懼意。

過去了這麼多年,她差點就要記不起來了。

她回到了父母將房子過戶給二伯一家的時候。

父母將她養大,雖然冇有多好的培養她,可至少冇讓她露宿街頭。

她也知恩圖報,買了一套小區房給父母。

可冇想到,在她還完房貸的第二天,父母就聽從爺爺奶奶的命令,將房子過戶給了二伯一家。

父母拿著爺爺奶奶補貼給他們的錢,出去逍遙快活了。

留她一個人一無所知地呆在家裡,看著一個個極品親戚一隻手手持房產證,另一隻手拿著掃把,將她掃地出門。

當時的她,真的就是任人欺淩,毫無還手的想法。

因為父母從小到大一直教她:“要乖,要聽話,不然我們就丟了你,你就隻能在外麵撿垃圾。”

放她的狗屁!

-

發表時間:2024-06-11 16:53:3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