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快快快!快收好!”

“裴總要到了,快點!”

瑞景集團總部巍峨聳立於京都最繁華的地段之中,彷彿一座永恒的巨大承堡,矗立其中,玻璃幕牆和鋼結構交相輝映,初生的太陽灑在玻璃上,折射出絢麗的光彩。

所有的員工們站成了兩列,每一個人都保持著昂揚的精神狀態,身上穿著正式的西裝,嚴陣以待。

在兩列人牆的最後,是一群頭髮花白的股東們。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三輛車緩緩行駛而來,第一輛車作為先鋒車輛先停在了前方,車子停穩以後,從上匆忙走下來的人手裡拎著公文包,三步並作兩步走到中間的邁巴赫前。

邁巴赫的門被緩緩打開,裴清禮下車,身上穿著深灰色的西服,五官分明,線條流暢,一雙深邃的眼睛彷彿能看透人心。

第三輛車裡也下來了幾個人,手中都拿著檔案材料,疾步走在裴清禮身後。

助理們離裴清禮的距離永遠都離著半步。

很明顯在彰顯裴清禮的地位。

“裴總!”

“裴總好。”

“裴總!”

裴清禮輕輕頷首,緩步走向前方。

一路走來,每一個跟他打過招呼的人他都予以禮貌迴應。

像是從畫裡走來的紳士,言行謙遜。

最內的股東們對視一眼,像是在交流什麼資訊。

直到裴清禮走到了頭,股東們纔像是反應過來一樣,寒暄著。

“清禮啊,總算是回來了。”

“是啊,回來了也不知道找伯伯們敘敘舊。”

“是不是看伯伯們都老了,所以都看不上我們幾個老傢夥了?”

裴清禮身邊的助理聽出了幾名股東的意思。

這是在給裴總下馬威呢。

以年齡大,資深的身份,強迫裴總低頭。

哪有集團繼承人去看望小股東的說法?

無非是想欺負裴清禮年輕,以為好拿捏,在試探。

上位者之間的鬥爭總是這麼不見硝煙,談笑之間腥風血雨。

“怎麼會。”裴清禮嘴角的笑收斂住。

“伯伯們身體不好,我最近有在觀察國內的養老行業,為各位伯伯以後的美好退休生活做準備。”

退休。

養老。

兩個詞噎得老股東們進退兩難,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

助理在心裡嘴都要笑裂了。

要這幾個老東西用身份壓人,也不看裴總是誰。

這可是董事長的獨子啊!

怎麼可能被人壓住?

這不,你們要用年紀大壓人,那裴總就用年紀大暗諷你們老了,該退休就退休,該養老就養老,彆在這商場上丟臉了。

股東們皮笑肉不笑地道:“清禮有心了,不過這都是私事,我們現在還能在工作崗位上奮鬥十幾年呢。”

意思是死活都不想退唄。

助理心裡唸叨著。

“既然要談公事,各位股東們還是喊我裴總吧。”

裴清禮的目光清冷,掃向那群股東們:“在公言公。”

這群股東一上來就喊裴清禮名字,半點看不出敬畏之意。

股東們又是一噎,完全冇想到自己說過的話又被當做攻擊自己的利刃刺了回來。

“裴總說的是。”

股東們訕訕迎合。

幾句客套話,幾個稱呼的變化,足矣窺見裴清禮的手腕。

-

發表時間:2024-06-11 16:53:3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