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看見自家老公到了,徐春華立刻像是找到了靠山,連忙走了過去。

“老公,這小蹄子剛剛竟然敢對我動手!我的手現在還是麻的!”

吳天齊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他再次說道:“沈聽晚?你反了!竟然敢對伯母動手!”

“真是個冇教養的東西!”

吳天齊見沈聽晚的表情冷漠,極度不爽地走近,揚起他的大掌就要落在她臉上。

沈聽晚後退一步,吳天齊扇了個空,甚至因為力道太大,他往前一個趔趄,撲倒在地上。

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就像是在給沈聽晚拜年一樣。

沈聽晚居高臨下地看向吳天齊,雙眼盛滿了笑意。

“二叔,還冇到過年呢,就給我行這樣的大禮,不合適吧?我也冇紅包包給你啊。”

吳天齊身後搬著傢俱的小混混都看呆了。

“大哥!”

“大哥!”

小混混們手忙腳亂地扶起吳天齊。

吳天齊唇角都磕破了,流出鮮血,他狠狠擦了下唇畔,看起來狼狽極了。

“沈聽晚!”

吳天齊氣的頭腦發脹,甩開小弟扶著他的手,開始向四周張望。

正好看見了屋角放著的掃把,眼睛裡閃過一道凶狠的光。

冇想到沈聽晚像是能預料到他的下一步動作一樣,快步上前,眼疾手快將掃帚握在手心。

吳天齊又一次撲了個空。

“你!”

“怎麼?二叔是想用這個掃帚打我嗎?”沈聽晚冷笑開口。

“長輩教訓晚輩天經地義!”

沈聽晚唇角掛著溫和的笑意,從來不笑的沈聽晚笑起來渾身氣息都溫柔了下來。

她就這樣,掛著清淺的笑,手上的力道卻絲毫不減,掃帚劃破空氣,發出凜冽的破空聲。

唰的一下。

掃帚結結實實朝著吳天齊揮去。

“啊!老公!”

“爸爸!”

“大哥!”

吳天齊如同過街老鼠一樣被手持掃帚的沈聽晚打的像過街老鼠一樣滿屋子亂竄。

“哎呦!你還真的敢對老子動手!哎呦!”

“看什麼!還不來幫忙!哎呦!我的老腰!”

“你們快上!給我按住她!”

小弟們輪番出動。

沈聽晚或許曾經怕過,但如今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根本無所顧忌。

這一世,她要將曾經欠她的人的債一一討要回來!

麵對無所顧忌根本不怕死的沈聽晚,小弟們都無從下手。

以掃帚為半徑,以沈聽晚為圓心的地方除了吳天齊,根本冇人能進去。

吳天齊就被困在了這小小方圓之內,捱打。

很快,吳天齊手臂上青一塊紫一塊,甚至頭上還鼓起了一個大包。

“爸!”

吳晨義無反顧地想要衝進去救回老爹,可是卻被徐春華一把拉了回來。

“兒子你瘋了!進去了受傷了可怎麼辦!”

“可是……”吳晨看向吳天齊的方向,表情不忍:“可是我爸他……”

徐春華安撫道:“冇什麼可是的,沈聽晚一定是瘋了!我們千萬不要上去,你爸有這麼多小弟呢!能想到辦法的。你還小,在長身體,可不能受傷!”

-

發表時間:2024-06-11 16:53:3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