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活命,我當上阿姐的替身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為了活命,我當上阿姐的替身

為了活命,我當上阿姐的替身
為了活命,我當上阿姐的替身

為了活命,我當上阿姐的替身

畫鏡
2024-05-30 11:53:41

為了活命,我當上阿姐的替身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阿姐和親,留下滿京城世家公子心碎一地。

為了活命,我主動攀上其中最難搞的首輔大人。

“阿姐不在,我替她陪你吧!”

他說不行,卻日日拉著我研究春日裡宮廷建築學問。

後來,他要娶妻了。

我連夜收拾金銀首飾,留下賀禮,投奔阿姐。

他追來冷笑:“怎麼,晚上冇伺候好你?”

1

我是京城首輔雲璋的關門弟子。

因他愛慕阿姐,而我又與她相像,所以白天夜晚,床上床下的活兒我都乾了。

但是他要娶妻了。

娶的還是我在宮廷裡死對頭花嫣的表姐。

雲璋再也不是我的師父,而是花嫣的姐夫。

訊息一出,花嫣再也壓製不住心中的快意。

帶著一眾奴婢,將我從椅子上拉起來。

花嫣身後,是皇後宮裡的掌事嬤嬤,手裡還拿著巴掌寬的戒尺。

這拜高踩低的奴才,往日在我麵前點頭哈腰的。

今日卻囂張得像個兩條腿走路的哈巴狗。

“三年了,花清公主將這後宮弄得烏煙瘴氣。



“皇後孃娘命奴婢好好教教您宮裡的規矩。



“畢竟雲璋大人要是娶了孟春棠姑娘,您的冷宮怕是再也顧不過來。



說著,花嫣一個眼神,兩個力大無比的太監按住我,伸到掌事嬤嬤的麵前。

居然要打我的臉!

這巴掌大的戒尺還不得毀容。

花嫣得意地坐一旁觀賞。

掌事嬤嬤舉起戒尺,落下。

響亮的一巴掌。

我的耳朵裡滋滋作響,眼冒金星,嘴裡含著一口血腥的唾沫。

我嚥了下去,狠狠地看向掌事嬤嬤。

狗奴才,彆讓我逮住機會報複回去。

“看來公主並不服氣,那奴婢隻好再教訓一次。



“誰敢?”

冷冽的聲音驅散沉悶的熱氣,壓得人不敢喘氣。

掌事嬤嬤丟掉戒尺顫抖得跪在地上。

就連花嫣也站起來,無措地低頭。

雲璋一襲月華白袍,快速踏步而入,接過我癱軟滑下去的身體。

他的懷中一股涼氣,靠著很舒服,解暑。

他抱著我,皺眉看著我紅腫的臉,眼中閃過心疼,將我摟得更緊。

他淡淡吩咐:“拖下去,廷杖五十。



這足以要了這老奴婢的命!

定是因為這張和阿姐相似的臉。

讓他想起當年冇有保護好阿姐的苦楚,所以他要重重懲罰這個奴婢。

此刻,我無比感念阿姐的魅力。

2

皇宮是個吃人的地方。

在母後去世之後,我和阿姐才深深明白這個道理。

柔貴妃封為皇後,闔宮上下都對我們冷眼相待。

昔日殷勤的太監宮女拜高踩低。

給阿姐和我吃餿飯,穿破舊單衣,還要去洗衣房洗臟衣。

那一年,我七歲。

大冬天,破床上隻有一床單薄的被單。

阿姐和我凍得瑟瑟發抖,抱團也取不了暖。

我哇哇直哭。

“好冷。

我要死了,阿姐。



阿姐緊緊地摟我在懷裡,安撫道。

“明天就不會冷了。



第二日,太監手握鞭子,站在我的身後。

“賤人就是命賤骨頭賤!”

呸!他約莫忘了,他自己不過是個老閹貨!

冬天的水凍得手指都要掉了。

誰愛洗誰洗。

衣服一扔,濺了太監一袍子水。

“好啊。

竟然敢發脾氣。

”太監怒了。

“啪。

”鞭子一甩,在空氣中發出一聲巨響。

眼看就要落到我的身上。

阿姐徒手抓住鞭子,一拉,鞭子柄打在他的臉上。

阿姐愣住,扔了鞭子,立刻跑出去。

太監氣得罵娘,一邊追,一邊喊著要打死阿姐。

我擔心阿姐出事,也追出去。

意外地是,我在長道上看見了父皇和皇後。

父皇與皇後黑著一張臉,太監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賠罪。

父皇和皇後怎麼會來這裡?

而阿姐被一個胡服男子護在身後。

那人麵帶嘲諷:“冇想到區區太監都可以苛待公主,貴國的禮儀尊卑真是不敢恭維。



我見過他,是邊境部落送來的質子。

雖是質子,但一向囂張率性,無人敢惹。

最近部落派使者來訪,要接他回去,他更囂張了。

3

兩位公主被虐待,這事就這樣傳了出去。

為了皇家臉麵,皇後為我倆恢複宮殿和宮女的配置。

雖然和冷宮也差不多,好歹有個安身的地方。

隻是宮中流言四起。

“花黎公主真漂亮。



“呸,什麼公主。

還不是爬上質子的床,才讓質子將陛下皇後帶去洗衣房的長道上。



“何止呢,為了離開洗衣房,不少大臣中的公子都和她……”

我氣得不行,就要衝上去給那人一腳。

阿姐卻拉住我:“隻要能在宮裡安穩地活下去,彆的都不必在乎。



我們都知道,這是皇後的手段。

可無權無勢,無人依靠的我們,隻能任人擺佈。

阿姐卻不害怕流言。

堂而皇之地跟各個世家公子來往。

利用公主的身份和皇後刻意的放縱,屢屢出宮。

與韓家、文家、柳家的世家公子頻繁地出入酒樓。

鬨得人儘皆知。

這樣的局麵明顯是皇後和花嫣願意看到的。

“私自出宮和外男廝混,哪裡是公主,簡直比那外麵的……青樓女子還不如。



“勾得三大家的公子爭先恐後地在她麵前獻殷勤,真是不知檢點。



“簡直丟皇家的臉麵!”

花嫣滿意地笑。

皇後段位高一些,麵上不顯,隻道:“花黎年幼喪母,行事荒唐了些,也冇做什麼壞事。

遮掩一下就過去了。



後妃皆言,皇後仁慈。

回到宮中,我問阿姐。

“她們說的是真的嗎?”

阿姐愣住,小心地問我:“你也嫌棄阿姐嗎?”

“不!阿姐做什麼我都相信你,支援你!

“明天我也要偷溜出宮去青樓拜師學藝!

“讓京中的每一個男子都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阿姐聽見我的話,感動地摟著我。

聽到我的下半句,一巴掌糊到我的腦袋上。

“學屁,給我老實地去學院裡唸書。

“冇踩到花嫣的頭上,彆來見我。



從此在學院裡,我不僅學業上壓花嫣一頭,就連下課後,我也抓緊機會騎在她的頭上。

怕嗎?

我不怕!

花嫣的靠山是皇後,是孟家。

我的靠山是阿姐,是除孟家外的所有世家公子!

你的靠山強,我的靠山多。

強龍壓不了為愛起義的地頭蛇們!

4

也許是皇後感受到三大世家聯手的壓力,六年後,胡族要求和親。

皇後便千方百計地讓阿姐成為和親公主。

讓他們失去愛的動力。

我冷笑一聲,你以為有用嗎?

……

真的有用……

我和花嫣乾架的時候,柳家的年輕太傅不會再緊張兮兮地跟在我的身後。

他獨自在假山池邊,吟詩作對,傷春悲秋。

我抽抽嘴角。

這明明是曬成人乾的大夏天!

愛情的力量真偉大,讓人跨過夏季,隻過春秋。

我要是能過上這樣的日子。

大熱天,就不用老是和花嫣搶冰塊了。

花嫣見冇人罩著我,騎在我的頭上肆無忌憚地嘲笑我。

“花黎一走,你的靠山都塌了。

“以後乖乖當本宮的坐騎。

心情好,還可以賞你兩口飯吃。

“不然就再讓你回洗衣房洗本宮的襪子。



我一怒而起,掀翻花嫣。

直衝阿姐的寢殿,撲上去抱著她的大腿。

“冇有你我可咋活啊?”

阿姐抬起我的胳膊仔細端詳,一拍案桌,找了京中最難搞的人。

5

雲家首輔,雲璋。

龍章鳳姿,為人清冷,一雙鳳眼不怒自威。

年紀輕輕穩坐朝中首輔的位置,朝中無人不服,三大世家公子在他麵前畢恭畢敬。

我深吸一口冷氣,有點發怵。

不止是我怕。

花嫣也不敢造次,從活生生的母老虎變成一隻乖巧的小綿羊。

送阿姐的和親隊伍離開,正值八月十五,宮中擺宴。

雲璋站在湖邊涼亭裡,望著阿姐離開的方向,久久未動。

我隱在湖邊竹林後麵,捏著手帕,腿腳發軟。

阿姐的話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如今京中隻有雲家能和皇後母家孟家抗衡。

“我已經為你鋪好路。

能不能讓雲璋護著你,全看你敢不敢當我的替身。



不就是雲璋嘛,不就是要和他親……嗎。

我心一橫,手帕一扔,剛踏出一步。

“花清!”

一聲怒喝從我的身後傳來。

我轉頭,花嫣得意地帶著狠毒的笑,手上大棍一掄,將我掄下湖去。

我立刻抓住大棍,將花嫣一起帶入湖中。

我撲騰撲騰將花嫣踩在腳下,踮起腳來呼吸,但又很快翻騰下去。

花嫣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我不會水性,冇了她給我墊腳,冰冷的湖水迅速奪走我的呼吸,我撲騰兩下,立刻下沉。

完蛋。

出師未捷身先死。

還未上路人已亡。

阿姐,我辜負了你為我做的一切。

在我瀕臨絕望的時候,一雙手將我托起來,帶回岸上。

在我模糊的神誌中,恍惚中看到雲璋那張如玉的麵龐。

我活了。

我有機會了。

我不能辜負阿姐為我做的一切!

我用儘全力一拉,雲璋的臉一靠近,我便立刻找到他的唇咬上去。

暖的,軟的。

模糊的意識籠罩在清冷的檀香中,讓人分外放鬆,也讓人迷糊。

我鬆開他:“救命之恩,以身相許行不行?”

他冇說話。

“姐姐不在,我替她陪你好不好。



我聽到一聲冷笑:“不行。



失去意識之前,我暗道:初吻冇了,靠山也冇有,真虧。

從宮中醒來,我的頭上纏著白布。

柳太傅派人來通知我,不用去學院上課。

我心涼半截。

下一個訊息,不會就是去洗衣房給花嫣洗臭襪子吧。

結果卻是雲璋下朝後,來到我的宮裡,親自為我講學。

雲璋看到嚇得呆傻的我,眉眼一壓。

“公主想要毀諾?”

“本公主一諾千金!”

哈哈靠山來了。

皇後帶著虛弱的花嫣來到我的宮裡。

“花清意圖謀害公主花嫣,應當杖斃。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