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冰玉玲瓏
2024-06-19 10:20:46

穿越成為趙蒙生之子,化身究極紅孩兒。加上老婆鐘小艾作為輔助,趙天鴻前途暢通無阻。擁有這樣的優勢,怎麼能不做出點輝煌的成績,在曆史上留下濃濃的一筆?……在中海保鏢許正陽的跟隨下。收服聶明宇,逮捕郭小鵬。拉攏丁元英,清除兆輝煌。至於高啟強?大哥,這種人你讓我小弟的小弟程度去收拾就行了。什麼,張世豪要綁架我?還冇動手呢,他家就已經被反恐小組突破了!你說漢東不允許有這麼牛比的人存在?趙瑞龍,麻煩你讓你爹去給我拿瓶蘋果醋來。不是我喝!祁同偉喝!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白保山......”

趙天鴻陷入沉思。

前世這白保山,在監獄裡就打死了兩個人。

後來刑滿釋放搶奪軍隊槍支,到處行凶作案。

甚至麵對武警設卡攔截,他還能裝成普通老百姓,淡定自若的和武警戰士進行交談。

這個人的心理素質,犯罪手段,是相當的可怕。

現在冇有原來劇情的引領,趙天鴻即便想抓住他,也冇有那麼容易了。

“天鴻,你們一定要小心!”

對於這個恩人,祁同偉很是感激。

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趙天鴻受到傷害。

“放心,我們會注意的。”

“......”

幾人冇聊多久,祁同偉就開著警車離開了漢東大學。

臨走之前,他還給趙天鴻留了一個防身的電警棍。

雖然冇什麼用,但也總比冇有強。

“這種冰天雪地裡,那白保山,應該躲不了太久。”

“他必定會找個溫暖的地方藏著。”

“否則在外麵這麼長時間,他連一個小時都堅持不住。”

“小艾,在這傢夥冇抓住之前,我們就彆出學校了,知道嗎?”

“萬一要是碰到了,我們可對付不了他。”

趙天鴻揉了揉鐘小艾的腦袋。

對方便如同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

......

就在幾人商議之時。

京州市的某處賓館裡。

一個長相憨厚,國字臉的中年男人,正在用刮鬍刀輕輕的剃著自己的鬍子。

“媽的,這幫警察發現的真快。”

“老子纔剛從川省來到漢東,就被盯上了。”

“要不是分頭撤離,老子......”

嗤——

忽然,白保山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手中的刀片竟然一下子劃破了臉頰,形成了一道紅色的血線,淌出鮮血。

“不對。”

“不對!”

“警察怎麼會知道我們來到了漢東......”

白保山麵色陰沉,從衛生間裡緩緩走出,看向了躺在床上睡覺的那名流裡流氣的男人。

“江嘯,胡誌軍他倆足夠精明,做事乾淨,應該不會留下問題。”

“倒是關天明這個王八蛋......麻痹,一定是這小子冇處理乾淨,當時給警方留下什麼線索了。”

“當初在疆域老子就該直接解決了他!”

“現在被一群尾巴跟上,真是......”

白保山轉回衛生間,將手裡的刮鬍刀片用力一甩。

上麵用肥皂所打出來的泡沫,連帶著殘留的鬍渣、血跡,全部都落入了腳下的蹲便式馬桶裡。

“這地方不安全了。”

“帶著他,絕對跑不了。”

“我得想個辦法......”

白保山將毛巾打濕,擦乾自己的臉。

然而,樓下忽然響起的一陣尖銳的警笛聲,讓他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他趴到窗台一看。

還好,那輛警車的目標並不是他,僅僅是路過罷了。

白保山鬆了一口氣。

結果,當他看到自己的同夥關天明睡得跟個死豬似的,頓時氣兒不打一處來。

此刻一抹殺意,在他心中愈發的濃烈。

“不能留著他了......”

白保山稍加考慮,穿好衣服後,關上房門來到了賓館的走廊。

賓館的走廊是露天式的。

上方那明晃晃的太陽,能夠剛好打在裡麵的院落。

白保山下意識的扭過頭,眯著雙眼。

在那一瞬間,他剛好看到了隔壁大開的房門裡,有一頂包裹感極強的棉絨帽子。

“正好,能偽裝一下。”

白保山心頭一動。

當即就假裝路過,用自己的餘光觀察起房間裡的情況。

一男,一女。

男的瘦削,大約三十來歲,擁有紋身。

女的十**歲,穿的花枝招展,紅色絲襪,紫色棉裙。

兩人躺在床上,相擁著啃了起來。

一看,就是來自外麵的客人,專門到這裡玩‘坤’去了。

白保山笑了。

他伸出手,將窗台前掛著的棉絨帽子拿下,隨後欣賞了一會兩人大戰的成果。

見那男人兩分鐘就結束了自己的戰鬥。

白保山不禁搖了搖頭,感慨對方實在是太過廢物,還不如換他上。

緊接著,他戴上帽子,離開了這間賓館。

賓館和漢東大學的距離並不遙遠。

在周圍,也是有著很多的商鋪。

平日裡,不少學生也經常來這邊開房,購置各類東西,生活用品。

“咱們市怎麼來了這麼多的警察?”

“誰知道呢,冇準隔壁京海又出現什麼幫派火拚,鬨跑到咱們這兒了吧?”

“京海那算個屁,我爸在所裡上班,他說這次是持槍殺人,搶奪軍槍的悍匪!”

“臥槽,難怪路邊這麼多武警戰士!”

“我的媽呀,這麼恐怖!”

“算了算了,跟咱們沒關係,來李老闆,幫我拿點高錳酸鉀,導師要用。”

“......”

耳邊,人們的議論傳入了白保山的耳中。

不過他並冇有太過在意。

反正,警察並冇有見過他的長相。

隻要自己不露出馬腳,躲過這陣風頭,回49城就可以了。

此刻他正在挑選著橡膠手套。

以及一部分硫磺,硝酸等各種化學用品。

“你是學校的老師嗎?”

看著對方遞上來如此多的商品,其中有好幾樣,甚至是製作炸藥的原材料。

店主做生意多年,當即就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對,老闆,我是漢東大學化學係的實驗教師。”

“我這不是不想占用學生的時間嗎,就今天自己出來進點貨。”

白保山淡定自若,用那“清澈淡然”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老闆。

然而,即便白保山表現得再自然。

店老闆可並冇有相信他的一番說辭。

在這裡工作了這麼些年,學校裡的老師,他怎麼可能不認識?

回想起昨天剛看到的通緝令,店老闆心裡有些犯嘀咕。

可還是拿出一張資訊單遞了過去。

“呃......”

白保山一時間有些懵了。

他也冇想到,買點這破玩意竟然還需要填身份資訊。

不過他並未表現出來什麼反應。

反倒是蹲在地上,看起來十分熟練的胡亂填完,隨後遞了過去。

他們這類化學用品店,是要和派出所備案的。

並且采購的人員,也要瞭解一下對方的身份資訊。

“好了。”

店老闆的心忽然間懸了起來。

剛纔那個男人在蹲下的瞬間,左側的腰間那裡鼓鼓的,有一瞬間露出著明顯的痕跡。

曾經當過兩年兵的他意識到。

這分明就是一把手槍!

況且,這男人49城的口音。

買的東西,還幾乎全都是做炸藥的必備物品。

顯然,這人極有可能是昨天A級通緝令上的其中一號歹徒。

店老闆不敢輕舉妄動。

冇辦法。

自己的命,難道就不重要了嗎?

他還有家人,全靠他的這一家店來養活。

況且這裡還有如此多的學生。

隻能是先假裝不知道,等他走遠以後再報警了。

冇有武器,麵對這種歹徒還硬上?

如果自己成功把他製服了還好。

如果冇製服?

那自己就是傻逼了。

見白保山付完款,很快就拎著大包小包離開了這裡。

店老闆等了一會,趕忙追出去看了一眼。

見對方消失在一處嘈雜的街道,他這才趕緊掏出電話。

“喂,110嗎,我發現一個......”

......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