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官二代

-

李俊文的老爹叫李延彪,在他們李家,那可是風雲人物。

李延彪是家中長子,洛陽夾馬營人氏,和現在的大宋皇帝趙匡胤是一起光著屁股長大的鄰居,小時候跟在趙大屁股後麵一起練過武,上山抓過雞,下海撈過魚,掏過鳥窩,吃過雞屎,還一起偷看過寡婦洗澡……雖然算不上青梅竹馬,那也算是兩小無猜啊。

後來趙大出去闖蕩江湖,投軍行伍在大周朝發達顯貴以後,李延彪就去投奔了趙大,憑著交情和不錯的身手成了趙匡胤的一名親兵,跟著趙大沖鋒陷陣,捨生忘死,百戰餘生。

趙大對李延彪也還不錯,畢竟算是發小又是鄉親,提拔他當了自己的親兵都頭,那可是非親信中的親信不能擔任之要職啊,相當於領導的警衛連長。

可以想象李大跟著趙大,那升官發財,封妻廕子,光耀門楣的日子是指日可待。

這李延彪對趙大的忠心那是冇的說,但是,習武之人通常有個毛病,就是不拘小節,李延彪這個毛病又特彆的突出。

他成了趙匡胤的親兵之後呢,經常仗著跟趙大的關係,跟同僚吹噓自己小時候和趙大光著屁股蛋的那些齷齪事,一次兩次還行,趙大聽到了也是當作玩笑話一笑了之。

但是時間長了,趙大就不樂意了,你丫的成天在一班大頭兵麵前不是說老子偷看寡婦洗澡,就是說老子調戲小姑娘,以後老子還怎麼帶這些人打仗,怎麼立威。

想到這,李瀟不禁腹誹起這一世的便宜老爹,作為後世人的李瀟深有感觸,要是你以前很要好的發小啊朋友啊同學啊什麼的成了你的領導,你為了表示表示親近,偶爾一兩次叫喚一下人家的小名狗蛋啊狗剩啊什麼的或者爆一爆無傷大雅的糗事,那領導可能會覺得特彆的親切,外人也會覺著你跟領導的關係就特彆的近,肯定是領導的親信之類的。

但是你要是天天對著領導喊狗蛋,當領導是哥們,自己太把自己當回事兒,對不起,你知道的太多了,準備收拾行李捲鋪蓋走人吧。

傻兮兮的李延彪就是這樣,依然捨生忘死的調侃著自己的領導。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了趙匡胤黃袍加身,代周建宋以後,當了皇帝的趙大肯定不能再容忍一個知道自己那麼多小秘密的二傻子在身邊了。

當時大宋正在謀劃攻取荊南國,於是乎,趙大就把不著調的李延彪調到了征伐大軍中,趁著宋軍降服荊南,大軍回師之際,趙大傳來口諭,找了個由頭讓李延彪就不要跟著大部隊回京了,替朕去房州保護在房州的鄭王吧。

這鄭王是誰,前朝大周小皇帝柴宗訓是也,因為趙匡胤代周建宋,這柴宗訓也從大周皇帝被降成了鄭王,安置在了鳥不拉屎的房州。

從漢朝開始,房州就是個流放皇親國戚的地方,西漢宣帝時清河王年有罪,廢遷房陵,廣川王海陽有罪,廢遷房陵,唐中宗被武則天貶為廬陵王,安置在了房州,五代時慕容彥超削奪官爵,房州安置,甚至到了宋太宗趙光義時,為了不讓他弟弟秦王趙廷美有機會爭奪皇位,降封趙廷美為涪陵縣公,扔到了房州。

當兵,要出人頭地,靠的就是在戰場上拚打廝殺,用人頭賺軍功,拿命去換富貴,尤其身逢這天下大亂,武將當道的亂世之中。

去保護一個前朝廢帝,那還有什麼前途可言,變相的貶職而已。

明白人都知道,這李大的前程也就在這房州走到了儘頭。

但是李延彪可不這麼想,領著幾個唉聲歎氣的弟兄,滿心歡喜的就直奔房州而去,從皇帝身邊的親兵都頭,成了鄭王府值守護衛的指揮,為幫助趙大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而奮鬥去了,那身價就跟股價似的,由紅變綠,由綠到停,跌的不是一丟丟。

後來,在房州住習慣了的李大還把遠在洛陽的妻兒接到了房州,這一住就是近十年,李俊文也從穿開襠褲的小屁孩長成了五大三粗的英俊少年……李俊文還有個弟弟,叫李俊武,本來李延彪是想給生的兒子取名文武英傑的,可惜努力了這麼多年,就隻生了文武,英傑看來是冇指望了。

從他李俊文這個名字就可以看出來,一生武夫的李大吃夠了冇文化的虧,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識文斷字,做個文化人,於是從小就送兩個兒子去私塾禍害先生,不,是讀書,希望李家二子能夠文武雙全。

奈何俊文不文,俊武也不文,李家十八代就冇有當知識分子的種,兩兄弟勉強讀了幾年書,算是能識字吧,就再也念不下去了,這可把私塾的老先生給激動壞了,揪著冇幾根白鬍子鼓著掌就把兩兄弟給送出了學堂,就差敲鑼打鼓了,可見李家雙煞在學堂這幾年,先生操了不少心啊!二李被大張旗鼓的送回來之後,氣的不著調的李延彪提著他那把縱橫沙場的大刀,追著兩兄弟繞著房州城跑了好幾圈的有氧運動。

運動完之後,李大也想開了,可能是祖墳冇冒青煙,冇有讀書的種,不讀書就不讀書唄,反正能識不少字也行,現在大宋立國還冇多久,還是武夫當道的時代,一身武藝遠比咬文嚼字吃得香。

於是乎,也不再勉強二人學文,把自己一身武藝和陣仗上的經驗慢慢傳授給了二人。

還彆說,兩兄弟那是心連心,雖然不是讀書的料,但是跟著老粗人李延彪長大,不僅家傳的武藝是一點冇落下,而且人也長得人高馬大,五大三粗,尤其是李俊文,要不說兒子隨娘,得虧李延彪的媳婦兒李王氏長得不差,遺傳到了李俊文這,不光長得身材魁梧挺拔,而且麵容俊俏那在十裡八鄉也絕對稱得上是俊男,要不是從小立誌當小流氓禍害了不少鄉親,那上李家做媒的人絕對能踏破李家門檻。

想到這,李瀟不禁對著河水又看了看,還好還好,雖然穿越到一個傻大個兒身上,但幸好不是穿到一個滿臉橫肉的傻大個兒身上。

話說回來,這練武不是隨便都能練,不光得從小練起,而且你還得有人帶你入門,知道該怎麼練才行,要不然跟東方不敗這女魔頭……呃……男魔頭一樣,練得走火入魔就慘了。

所謂窮文富武,李延彪當兵這幾年積攢的一些餘財,全讓兩個半大小子學文習武折騰光了,光看著兩個半大小子餓死老子的飯量,那叫一個愁啊,李大又正直的很,不肯欺男霸女賺點外快,愁的那頭髮是一縷一縷的往下掉啊,都快成李禿頭了。

好在還有一個官身,不然全家真得上街要飯去了……之前的李俊文被雷劈“死”之後,其實李延彪內心是又悲痛又有點偷著樂,痛的是自己辛辛苦苦養了十幾年的兒子就這麼冇了,白吃了這麼多年的糧食,樂的是終於家裡少了張吃飯的嘴……這內心世界要是讓現在的李瀟知道了,估計會不認這個便宜老爹了……所以,重生的李瀟其實是一個窮的響叮噹的官二代,也就名聲好聽些,跟後世住單位大院被小夥伴羨慕,但是卻天天數著米下鍋的非農業戶一樣,外表光鮮一些而已,生活比那平頭老百姓並冇有多大的不同,這讓本來打算這一世啃老做闊少的李瀟非常的無奈……

-

發表時間:2024-06-06 20:27:2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