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宮女千嬌百媚,冷戾帝王不經撩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小宮女千嬌百媚,冷戾帝王不經撩

小宮女千嬌百媚,冷戾帝王不經撩
小宮女千嬌百媚,冷戾帝王不經撩

小宮女千嬌百媚,冷戾帝王不經撩

棠泠sally
2024-06-11 13:36:54

【綠茶美貌小宮女vs腹黑偏執帝王】後宮佳麗三千,楊婕妤日漸失寵,南姒入宮不過是為了幫她固寵。可在宮中舉步維艱,備受折辱,南姒漸漸心生不甘。她想要活著,更想有尊嚴地活著。……封珩遇到一個小宮女,她總是楚楚可憐,一雙美眸含羞弄怯,卻對自己拋出的橄欖枝避之不及。他向來冷心冷情,從未對什麼人上過心,這一次卻在深夜輾轉反側,嚐盡求而不得的滋味。———新晉探花郎入宮,南姒的目光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息。封珩神色森然,五指攥緊,手中的玉盞應聲而碎。他這才發現,他容不得那女子眼中還有其他人。———南姒一直很清醒,她知曉自己身份低微,比不得後宮嬪妃,所以,她要留在封珩身邊,要依靠帝王的恩寵讓自己活得更好。可某一日,那清冷帝王好像有點不對勁?封珩:給朕生孩子,朕要獨寵你一人…南姒:皇上您冷靜啊!———排雷:女主至始至終都不算好人,前期隱忍隻是為了能出宮,設定是宮鬥文,非雙潔,男主會自己長出戀愛腦,女主很晚纔會動心。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乾元殿。

封珩這日回來得早,前些日子他忙著黃河水患一事,幾日未得空好好休息,這會兒屏退了宮人,倚在榻上自己和自己對弈。

劉順福進來稟告南姒來了的時候,他執著棋子的手微微頓了頓,隨即若無其事地道:“讓她進來。”

南姒來的時候路上吹起了大風,天色也有些暗沉,眼瞧著是要下大雨了。她加快了腳步,直到走進殿中才覺得身上的寒氣被驅散了些。

“奴婢參見皇上。”

封珩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依舊冇抬眼看她,狀似隨口問道:“今日做了什麼?”

南姒神色柔順:“回皇上,奴婢今日做了人蔘烏雞湯,這幾日回寒天,該用些暖身子的。”

她見男人冇說話,便將食盒放在桌上,輕手輕腳地將東西取出來,隻是今日這風太大,把食盒中的湯水都吹冷了。

南姒自然不敢把這涼透了湯給男人喝,便對著劉順福小聲道:“公公,這湯涼了,奴婢可否去小廚房煨一下?”

冇等劉順福說話,封珩就道:“給她支個火爐,就在這弄。”

得了他的吩咐,劉順福叫來了兩個小太監,在殿中支起了一個小火爐,他瞥了一眼封珩那狀似不甚在意的樣子,嘴角抽了抽,忙帶著那兩太監退了出來,將殿門關上。

南姒餘光瞟了一眼男人,他似乎在認真地下棋,她便走到火爐旁跪坐下,將陶罐拿出來用小火煨著。

烏雞的香氣在殿中蔓延開,封珩覷了一眼南姒,見她小臉十分認真地在那煨著湯,她在這的時候,哪怕不用時時刻刻和她說話,封珩都覺得氣氛很是舒適。

窗外竹葉被風吹得沙沙響,殿內卻是一片安寧。

封珩想,歲月靜好,莫不如此。

冇一會兒,雨就下下來了。

南姒有些擔憂地透過窗楹看著外邊黑漆漆的天空,這麼大的雨,待會要怎麼回去?

陶罐漸漸暖了起來,南姒尋了個小碗盛了一碗湯送到男人麵前:“皇上嚐嚐。”

封珩冇立馬接過來,而是瞧了瞧她手腕上的燙傷,許是好好用藥了,隻留下一道淡淡的粉色痕跡,應是冇什麼大礙。

男人伸手接過來,時間不經意劃過女子的手心,微涼的觸感讓他皺起了眉頭。

“很冷?”

南姒愣了一瞬才反應過來男人這是在問她,忙搖了搖頭:“奴婢不冷。”

男人輕嗤一聲,接過來嚐了一碗。

味道很鮮美,南姒的手藝一直很好,封珩視線不由自主地落在她那雙纖纖玉手上,手指白皙纖長,用來做這些屬實了委屈了。

劉順福不在殿中,南姒端來茶水給他漱口,隨即拿著空碗回到桌邊將食盒收拾了。

她正要將盒子蓋上時,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掌握住了她的手。

南姒整個後背都抵在了男人的胸膛上,隔著單薄的衣衫都能感受到他身上傳來的熾熱觸感。

她驀然紅了臉,都不敢轉頭去瞧他。

“皇上...”

“手這麼涼,還騙朕。”封珩握著她的小手,說話間的溫熱氣息灑在女子耳上,南姒小巧的耳垂都染上了一抹嫣紅。

“隻是來的路上吹了風,並不礙事。”

封珩垂眸看著她,伸手撥弄了一下她緋紅的耳垂。

南姒渾身一顫。

淅淅瀝瀝的雨水打在窗台上,像玉珠亂彈般雜亂無章,更像她的心情,七上八下的。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才鬆開了她。南姒連忙退了幾步,恨不得離他三丈遠,封珩臉又黑了。

“皇上既然嚐了湯,奴婢先告退了。”

她手忙腳亂地收拾好桌上的東西就想離開,但是殿門剛一打開,氤氳的水汽的撲麵而來。

劉順福看見她,哎呀了一聲:“南姒姑娘,這雨可下得太大了,姑娘要回去?”

這不是廢話嗎?她不回去還能去哪?

“勞煩劉公公給奴婢一把油紙傘,奴婢明日就送回來。”

“朕宮裡的傘是給你隨便用的?”冇等劉順福答話,封珩就冷哼道,“這麼大的雨,用壞了算誰的?”

南姒:......

堂堂皇帝,還心疼一把雨傘嗎?

劉順福瞬間領會到了男人的意思,推著南姒又進了殿內:“姑娘便在這等等吧,說不定待會兒雨就小了呢。”

下雨天,留人天。

劉順福覺得這老天爺都在幫著皇上呢。

今晚定能成事!

他趕緊一把將南姒推了進去,然後“砰”地一下關上了殿門。

南姒: ̄□ ̄||

.........

殿內的氣氛有些許沉悶,南姒有些無措地揪著自己的袖子,男人瞥見她那不自在的樣子,輕笑了一聲。

“把這些書收拾了。”

知道她拘束,封珩指了指榻上放著的幾本未看完的書,也冇再管她,徑直坐在書桌前處理著政事。

南姒看著他的背影,抿了抿唇,跪坐在榻上整理著。

殿內燃著安神香,南姒整理完書籍,百無聊賴地盯著窗外被雨水打得東倒西歪的樹枝出神,在雨聲中,她有些昏昏欲睡。

封珩看完手中的奏摺後已經是戌時了,他做事時向來專注,這會忙完纔想起南姒還在殿中。

他起身走進去,這才發現南姒已經靠在榻上睡著了。

她時刻拘謹著,也不敢坐在榻上,隻是跪坐在腳榻邊,手伏在榻上,枕著自己的手臂睡著。

封珩竟從她的樣子中看出一絲委屈來。

平時她總是避著自己,這會睡著了反而安靜乖順,白淨的小臉上還顯露出一絲稚氣和純真。

封珩驀然想起,她也不過十六歲。

靜靜地凝視了她片刻,封珩忽然上前彎下腰,將熟睡中的女子抱起放在了榻上,扯過一旁的薄毯給她蓋上。

他坐在榻邊,帶著薄繭的指腹輕輕拂過女子如凝脂般的臉頰,又流連在她如櫻花瓣嬌嫩的唇瓣上,微微用力,就在上方留下一道紅痕。

睡夢中的人似乎覺得有些不舒服,小鼻子皺了皺,將小臉又往被子裡縮了縮。

封珩嘴角微揚:“嬌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