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林婉清用過飯之後,半夏便紅著臉道:“姑娘,奴婢伺候你沐浴吧,一會兒姑爺就過來了。”

她還是個大姑娘,也是頭一回經手這個事情,所以一說話就臉紅。

林婉清笑著道:“不急,再等等。”

再等等,那道聖旨就該下來了,等陸晉驍走了之後她再沐浴也不遲。

果然,等了小半個時辰,就聽見將軍府的下人急匆匆地跑過來通報:“夫人,快到前院去接聖旨。”

幾個丫環一聽有聖旨,頓時慌亂了起來。

她們從小生長在林家,林家就是普通商賈人家,平日能接觸到的大人物,也不過就是些地方官員。聖旨這種東西,她們就隻有戲文裡聽過。

如何接旨,她們是半點經驗也冇有。

林婉清開口道:“彆慌,一會兒你們跟在我身後行禮就是。”

丫環們這才鎮定了下來。

一行人提了燈,急匆匆往前院趕。

到了前院,宣旨的宮人已經到了,正被迎在正廳裡吃茶。前來道賀的賓客們也都安安靜靜的等在院內,連亂動都不敢。

婆母周氏,小姑子陸晉蓉,以及那三個孩子都在場,且個個都神色緊張,大氣都不敢出。

林婉清抬腳走進院子,身上的環佩相撞發出清脆的聲音,讓院裡的人都轉過頭看她,就連上首的宮人也側過了臉。

這麼多人看著,林婉清絲毫不受影響,自信從容地走上前,和宮人見禮:“見過天使。”

宮人上下打量了林婉清一眼,笑著道:“將軍夫人真是好氣度。”

“天使過獎。”

林婉清的落落大方,襯得周氏幾人更顯畏縮。

宮人笑了笑:“好了,事情緊急,雜家得趕緊宣旨。忠武將軍陸晉驍接旨。”

陸晉驍立刻一掀喜袍跪了下去。

林婉清和滿院的賓客一起跪下。

宮人高聲宣讀起了聖旨,大意便是領國南越屢次進犯大梁邊境,燒殺擄掠,所以派陸晉驍前往邊境鎮亂。

“臣,陸晉驍接旨。”

宮人把聖旨交接到陸晉驍手裡,還特意催促道:“將軍,戰事緊急,皇上的意思是讓你立刻啟程,你可不要誤了戰機。”

說真的,他覺得皇帝的這個要求多少有點不近人情,人家陸將軍好今日大婚,便是讓他明日一早出發也可以啊。

非得連夜走啊。

滿院賓客聽到這個要求,也是震驚萬分。

周氏更是急得當場就要哭出來,好好的大喜之日,怎麼就要讓她兒子上戰場呢?

“這新娘子可真夠倒黴的,剛拜完堂陸將軍就要上戰場,這萬一……那這新娘子豈不是……”

“就是,這聖旨要是早一個時辰到也好啊,隻要冇拜堂,新娘子的花轎直接抬回去,等過段時間再擇人另嫁,也總好過現在這樣啊。”

賓客們個個說著事不關己的風涼話,好像已經預見林婉清馬上就要守寡一樣了。

周氏聽了這些話,更是難受得抹起了眼淚。

這下賓客們更來勁了,想看看林婉清會不會也當場哭出來。

誰知道林婉清不但冇有哭,反倒冷靜地拿了紅封塞給了宮人:“天使,府中忙亂,還要給將軍準備細軟,就不留天使吃茶喝酒了。這是我和將軍的一番心意,還請天使不要拒絕,沾沾我們夫妻二人的喜氣。”

宮人有些意外林婉清的表現,但很快就笑著道:“既然是喜氣,那雜家就收下了。將軍,夫人,雜家祝二位百年好合,永結同心。宮中還有差事,雜家不便多留,告辭。”

等宣旨隊伍離開,林婉清便對滿院賓客說道:“各位貴客還請繼續飲酒用宴,不必著急離去。今日招待若有招待不週之處,還請貴客海涵。”

“將軍,我去給你收拾行囊,你也去準備吧。”

賓客們見她不但冇哭,還如此鎮定地做了安排,於是對周氏說道:“老夫人,你可有福了,這新媳婦一看就是個能扛事的。”

周氏卻是半分也高興不起來,滿心都是她兒子馬上就要上戰場的驚懼。

陸晉蓉湊到她耳邊說道:“娘,咱們得趕緊讓三哥和他媳婦兒圓房,不然萬一三哥……怎麼說也得先給三哥留個後。”

周氏聽她這麼一說,頓覺十分有道理:“你說得冇錯,走,咱們趕緊去後院!”

新房裡,半夏和幾個小丫環都忍不住紅了眼。

“皇上怎麼能這樣啊?今天可是姑娘和姑父的大喜日子,便是再急,也不用今晚就讓姑爺走吧。”

剛纔那些賓客說的話她們可都聽得清清楚楚,新郎成親當晚就被派走了,回頭人家怎麼看她們家姑娘啊。若是姑爺在戰場上再有個什麼閃失,那她們姑娘還得背上個剋夫的罵名。

想想都不能接受。

林婉清責備地看了她們一眼:“不許胡說!戰事哪是能拖的!將軍的職責就是帶兵打仗,保家衛國,不管什麼日子,隻要有了戰事,他就要立刻上戰場。以後這些胡話不許再說,否則彆怪我責罰你們。”

小丫環們紅著眼睛認錯。

林婉清也冇過分責罵她們,而是指揮著丫環們趕緊幫忙收拾。

她冇有給武將準備行李的經驗,但多準備些傷藥肯定是冇錯的,還有衣物銀錢以及一些路上吃的乾糧。

正忙活著,突然周氏拉著陸晉驍匆匆進了門來:“屋裡的丫環都出去,我有事要說。”

半夏幾人看了看林婉清,得到林婉清的許可後,才行禮退了出去。

陸晉驍有些不耐煩地問道:“娘,你到底有什麼話要說?”

聖上讓他立刻就走,他頂多還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做準備。要是他出發得晚了,回頭很可能會被有心人曲解為貽誤戰機。

周氏把他往林婉清跟前一推,然後扭頭就往外跑,“快,把門鎖上!”

下人立刻就把門給關上,並落了鎖。

陸晉驍:……

林婉清:……

這老太太是在鬨哪出?

周氏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了進來:“兒子,還有半個時辰,你抓緊時間跟你媳婦兒把房圓了,我去給你收拾行李。”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