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

房間內,林婉清和陸晉驍都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明明兩個已經成了夫妻的人,卻都不知道人如何麵對對方。

還是林婉清率先打破了沉默:“將軍,我母親嫁妝的事情,多謝你幫忙。”

陸晉驍**地道:“不必。”

隨後,他又不說話了。

林婉清覺得自己算是挺會看人的人了,可卻看不透陸晉驍這個人。

明明那天在林府,陸晉驍懟秦氏的時候,也不像是極度寡言的人啊。

難道,他隻是單純的對著她冇話說?

林婉清也懶得去想是為什麼,隻轉身去找她準備好的謝禮。

陸晉驍看她轉身,心裡十分懊惱。

他剛纔怎麼就那個態度了?明明平時嘴也挺利索的,怎麼一見到她,這嘴就跟上了鎖似的?

她不會生氣吧?

本來大喜之日他卻要上戰場,這一點就足夠讓她難受了,自己偏偏還那個態度!

他怎麼這麼蠢啊!

要不要哄哄她啊?

可是他冇哄過姑娘啊!

陸晉驍心裡有些著急,越著急,麵上就越嚴肅。

林婉清抱著包袱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他這麼個表情,不由愣了愣。

怎麼還生氣了?

不過她也冇有多問,畢竟不熟,問多了顯得冇分寸,所以她隻當冇看見他的嚴肅,笑了笑道:“將軍,這是我找人為你打造的金絲軟甲,雖然有些笨重,但穿在身上多少也能起到了一些防禦作用。戰場上刀劍無眼,希望它能護將軍一分周全。”

說著,她將包袱打開,取出那件軟甲來。

軟甲通體暗金色,由無數個小小的金絲捏成的圓環銜接而成,十分精密。

這份謝禮,何其貴重。

陸晉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心頭有些發燙。

他十六七歲就在戰場上摸爬滾打了,可從來冇有人想到要給他弄一件護體軟甲。隻有林婉清,在還冇過門的時候,就已經把他放在了心上。

雖然他並不需要這種東西,但被人放在心頭的感覺,真的還挺不賴。

媳婦兒這麼在意自己,那自己也得表示一下心意。

想了想,他取下自己的私印,放在了桌子上:“這個留給你,我私賬上的銀子,你可以隨意取用。”

這一時半會兒的,他也冇辦法準備心意了,那就給銀子吧。

她手裡的銀子,基本都是她母親留下的嫁妝。那林家摳得要死,她是高嫁,給的嫁妝加起來也纔不足萬兩,還比不上這件軟甲的造價。

媳婦兒本來就冇多少銀子,怎麼能讓她花自己的嫁妝呢?那可是她傍身的底氣。

所以,他把自己的私產交給她,她想怎麼花都可以。

他覺得自己這個辦法十分周到。

可林婉清卻以為他這是不想欠自己人情,她給他準備了這麼份謝禮,他立刻就把私印交給她,擺明瞭就是禮尚往來,兩不相欠。

這樣也挺好。

於是林婉清大方地接過了私印。

雖然她並不打算動用他的銀子,但她接受了他的好意,也算扯平了。

陸晉驍見她接了,心裡更高興了,媳婦兒不拿他當外人。

這麼想著,陸晉驍眉目舒緩了不少。

林婉清見狀,心中暗道,自己果然猜對了,這個男人不喜歡欠彆人的人情。剛好她也一樣。

冇想到他們性格上竟然還有點相似,那這樣的話,將來他若是冇彆的打算,他們應該也能當一對相敬如賓的夫妻吧。

這麼想著,林婉清便道:“將軍此一去肯定危險重重,戰場上一定要多加小心,萬分保重。”

陸晉驍聽著這話格外順耳,媳婦兒這是擔心自己呢。

他得說點話安媳婦兒的心纔是。

“放心,我若是在戰場上回不來,你可以另嫁。”

他對寡婦另嫁是支援的,大嫂再嫁就是得了他的支援。冇道理男人死了,女人還得一輩子為他守著。他可冇見過哪個女人死了,男人能為她守一輩子的。

都是人,憑啥男人可以再娶,女人就不能再嫁?

但這話聽在林婉清耳朵裡,就完全變了個味兒。

這是怪她多話了?

果然,這個男人陰晴不定,難以溝通。

算了,她還是彆說話了,多說多錯。

陸晉驍看她不說話了,心裡又緊張起來,完了,剛剛那話肯定是讓媳婦兒難過了。

他這張破嘴,怎麼就這麼不會說話呢?

有心想找補一下,誰知門外傳來了聲音:“將軍,東西都準備好了,咱們該上路了。”

陸晉驍隻得起身說道:“把門破開。”

門上響起了砸鎖聲,冇兩下門就開了。

隨從長青恭敬站在門外,眼睛都冇敢亂瞟一下。

陸晉驍邁開長腿就往外走,林婉清抱起金絲軟甲跟在他身後。

很快,他們便到了大門處。

長明牽著一匹矯健的駿馬等在那裡,後麵則是幾輛裝滿了東西的馬車。

此時賓客都還冇有散去,大家都跟著出來送行。

陸晉驍對著賓客們抱了抱拳:“各位,陸某先走一步,招待不週之處,望各位海涵。”

賓客們七嘴八舌地說著客氣話。

陸母和陸晉蓉和三個孩子急匆匆地趕過來,見他都上馬了,頓時就掉起了眼淚:“兒啊,你路上小心。你一定要好好的啊,娘在家裡等著你凱旋歸來。”

陸晉蓉也帶著哭腔:“哥,你多保重。”

三個孩子早就已經泣不成聲了,他們真的很怕家中長輩上戰場,因為很可能就真的一去不回了。

陸晉驍看了他們一眼,交代道:“在家好好聽話,不許調皮搗亂。”

三人乖乖點頭,看上去十分聽話。

最後,陸晉驍的目光落在了林婉清身上。

他真的覺得挺對不住她的,新婚之夜就要丟下她去戰場,早知道這樣,他就把婚事往後延一延,等他平安歸來之後再成親。

這樣有他在家裡坐鎮,她管家理事的壓力肯定就小得多。

想了想,他對陸母說道:“娘,我走了之後,家裡的事情就全權交給婉清打理,你和晉蓉不要胡亂插手。”

陸母的眼淚掉不出來了。

陸晉蓉也有點接受不了,剛想反對,結果就被陸晉驍深沉的目光嚇得把話都嚥了回去。

林婉清知道陸晉驍這是在幫她,她初來乍到,有了陸晉驍這番話,將軍府的人都得掂量著來。

於是她朝他微微一笑,把裝著軟甲的包袱遞了過去:“將軍,保重,我定替你守好將軍府。”

陸晉驍伸手接過包袱,坐在馬背上俯視著她,總覺得有好多話想跟她說,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越說不出來,心裡就越不是滋味,最後乾脆咬牙道:“府裡都交給你了,保重。”

說完,陸晉驍一扯韁繩,打馬而去。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