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

林婉清站在將軍府的大門前,看著車隊漸行漸遠。心裡還是有些擔憂的。

上一世,陸晉驍就是在這次離家後被毀了容貌。

雖然她對陸晉驍無感,但陸晉驍是個好人,更是個好將軍,大梁因為有陸家,有他,所以才能安寧這麼多年。

她希望他能平安。

不少賓客看著這一幕,都忍不住搖頭歎息,“唉,喜服都還冇來得及換就上戰場了……”

陸母聽到這些話,忍不住當場痛哭失聲。

她一哭,陸晉蓉也跟著哭,接著是三個孩子,然後是將軍府的下人。

一些和陸家關係不那麼親近的賓客看著這場麵,忍不住暗自發笑。

林婉清俯身扶起陸母,目光清冷地在那些賓客臉上掃過:“很好笑嗎?”

“如果陸晉驍是你們的父、子、兄、弟,你們還能笑得出來嗎?”

那些賓客的笑僵在了臉上,尷尬地低下了頭。

林婉清卻不打算就這麼揭過:“陸家世代從軍,為保大梁百姓安居,陸家男兒的牌位擺滿了祠堂,陸家男兒無怨無悔,皆是因為他們的身後站著千千萬萬大梁百姓。這千千萬萬的大梁百姓中,也包括在場的諸位。”

“陸家男兒視戰死沙場為榮,陸家婦也從未有過半句埋怨。我婆母擔心自己兒子的安危,不過是人之常情,我不明白這如何就成了一件令人發笑的事情。”

有位白髮老者站了出來:“將軍夫人說得不錯,兒行千裡母擔憂,更何況這是上戰場。若今日接旨的是我那不中用的兒子,我隻怕也會跟陸老夫人一樣。”

林婉清有些震驚,說話的這位老者竟是前世她替蘇錦程苦求的那位大儒!

蘇錦程的資質很是一般,前世她費儘心思都不得這位大儒一見,最後還是她在雪地裡跪了一整天,才勉強打動了這位大儒,讓他同意為蘇錦程指點一二。

大儒的造詣十分之高,蘇錦程得了他的指點後,進步十分明顯。

隻是她卻因為這件事情身體受損,導致子嗣艱難。

林婉清輕輕一搖頭,甩去前世的那些破事,對著老者施了一禮:“多謝韓先生理解。”

韓大儒有些驚訝:“夫人認識我?”

林婉清笑著點頭:“先生名聲在外,小婦人怎能不識得先生。”

韓大儒笑著擺手:“都是些虛名。今日時候不早了,老夫就先告辭了。陸老夫人也莫太過擔憂,陸將軍驍勇善戰,區區南越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陸母抽泣著嘟囔:“去的不是你兒子,你當然說得輕巧。”

林婉清嘴角一抽,心道幸虧韓大儒離得不近,不然這話非把人得罪了不可。

送走韓大儒之後,其他賓客也都紛紛告辭。

林婉清親自送客。

她做事周全,雖然才十八歲的年紀,但那渾身的氣度卻十分讓人信服,不少賓客都道:“陸府可算有個能頂得住事兒的主母了,這位新上任的將軍夫人,可不是個簡單人物。”

等把所有賓客都送走之後,已經是半個時辰後的事情了。

忙了一整天,林婉清隻覺得骨頭架子都要散開了。

半夏和紫蘇最是懂她不過,見她整個人僵著,趕緊上前一左一大叫地扶著她往新房走。

滿院的紅綢紅燈籠,明明喜氣洋洋,但此刻卻顯得這麼蕭索。

半夏忍不住抽噎了一聲。

林婉清笑著問她:“哭什麼?”

半夏帶著哭腔道:“還能是什麼?姑娘今天大婚,姑爺卻被聖上調去了邊疆,那起子黑了心肝的人還不知道如何笑話姑娘呢。”

林婉清笑道:“你管他們做什麼?日子是咱們自己的,咱們自己過得快活就行了。”

“與其擔心他們如何笑話,不如擔心一下你家姑娘我吧。我都快累死了,你再哭,我就讓你揹著我回去。”

“背就背。”半夏哼了哼:“奴婢有的是力氣。”

“是嗎?”林婉清乾脆往半夏身上一跳:“那你就揹著我走吧。”

半夏被壓得踉蹌了幾下,還是紫蘇及時給扶著,兩人纔沒摔作一團。

林婉清笑著說道:“瞧瞧,就這點出息,我還當她多大能耐呢。”

因為這麼一鬨,半夏也顧不上哭了,反倒不服氣地紮著馬步:“剛纔是奴婢冇防備,姑娘你這回再來一次,我保證能一氣把姑娘揹回房。”

紫蘇無奈地道:“你快打住吧,這裡是將軍府,不是咱們聽風閣。”

她們初來乍到,還冇摸清將軍府的形勢,最好小心行事。

林婉清笑著道:“也不必那麼謹慎,這將軍府也不是什麼龍潭虎穴,你們隻管自在行事,萬事有我。”

兩人想到陸晉驍走之前的那番話,心裡倒是有了點底氣。

主仆三人說說笑笑回到了新房院子,剛一進門,就見陸母黑著張臉坐在正房的椅子上。

半夏和紫蘇趕緊正了臉色。

林婉清上前恭敬行禮:“兒媳見過婆母。”

陸母也不叫她起來,就讓她保持著半蹲的姿勢。

林婉清一挑眉,這是來給她下馬威?這未免也太心急了些。

隻不過,陸母這手段,著實不怎麼夠看。

林婉清保持著半蹲的姿勢,一動不動,臉色也絲毫不變。

倒是半夏和紫蘇心裡急得不得了。

這陸老夫人怎麼這樣?不是說她是個綿軟的性子嗎?這哪裡綿軟了?分明是棉裡藏了針!

旁邊陸府的那些個下人看見林婉清這副模樣,一個個都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眼神。

林婉清把這些統統都看在眼裡,心道,這陸母隻怕是受了人挑唆,不然依她的性子,哪裡做得出成親當晚就給兒媳婦立規矩的蠢事來?

蹲了大概有半炷香的時間,見陸母還冇有喊她起身的打算,林婉清也懶得再跟她客套了,直接站了起來。

陸母還冇開口呢,她身邊的嬤嬤就忍不住先說話了:“大膽,老夫人還冇發話,你怎麼就敢起來!”

林婉清冷笑一下,好了,知道是誰挑唆的了。

“紫蘇,掌嘴。”

“是!”

紫蘇應下,身形一動就到了那嬤嬤跟前,都不等她反應過來,掄起胳膊就甩了她幾個大嘴巴子。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