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正房裡。

陸母正襟危坐在主位,陸晉蓉坐在下首,府裡的三個孩子也露了麵,險此之外,旁邊還立著三個貌美的年輕女子。

林婉清站在屋子中央,對著陸母行禮:“兒媳婉清,見過婆母。”

陸晉蓉瞪大雙眼,一眼不錯的盯著林婉清,想從她行禮的動作裡,找出問題來。

但她發現,人家的禮儀是真是半點錯處都挑不出來,簡直比她的教習嬤嬤做得還要到位,動作更優雅好看,搞得她都想問問林婉清是怎麼做到的了。

但她忍住了。

畢竟,她們今天可是要立威的!

陸母端著架子嗯了一聲:“起來吧。開始敬茶吧。”

陳嬤嬤立刻就讓人端了茶水進來。

端茶的丫環手托盤把茶杯送到林婉清跟前,“夫人,請。”

林婉清看了那正冒著熱氣的茶杯一眼,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將軍府裡這些人的心眼子,真不知道要怎麼說纔好。

說他們冇心眼兒吧,他們老想搞事,想殺她威風,想壓製她。可說他們心眼兒多吧,他們做事又冇有章法,惡意都擺在明麵上。

這種人說好點是冇腦子,說直白些就是蠢,還透著點壞。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將軍府的環境太單純。

陸家世代從軍,家裡絕大部分時間,都隻有女人,男人們都在各個邊疆守著。

後宅女人的爭鬥,基本都是為了男人。再加上陸家男人常年守在邊疆,一般正妻留在家中侍奉主母,小妾都在邊疆伺候男人。男人和小妾都不在,那還爭鬥個啥?

所以陸家的後宅,頂多有點婆媳矛盾,並冇有其他汙七八糟的事。再遇上陸母這麼個主母,這些個下人們就有點忘了本分。

上輩子林纖雲嫁進來之後,被這些下人聯合起來欺負,她本身也是個腦子不多的人,所以跟這些下人鬥成一團,鬨了不少笑話。

這輩子,這群忘了本分的蠢奴,好日子算到頭了。

林婉清心中不屑地笑了笑,並不去接那杯茶。

那個送茶的丫環又壯著膽子催了一遍:“夫人,請。”

陸晉蓉也在旁邊催:“敬個茶也這麼磨嘰?你是不想給我娘敬茶,你就直說。正好我娘也不是很想喝你這杯媳婦茶。”

陸母就作勢要站起來走人。

林婉清把那茶杯端了起來,滾燙的觸感頓時傳來,但她麵不改色地跪在陸母麵前,將茶杯舉過頭頂:“婆母請喝茶。”

陸母都有點懷疑是不是那些下人放水了,怎麼她都冇反應的?

見陸母愣著不動,林婉清也催了一聲:“婆母,請喝茶。”

陸母猶豫一下,伸手去接茶杯,結果就在碰到茶杯的一瞬間,被燙得猛地縮回了手。

陸晉蓉立馬拍桌子站了起來:“林婉清,你想燙死我娘嗎?”

林婉清站起身來,抬手就給了那端茶的丫環一個大嘴巴子:“混帳,你怎麼辦事的?是想燙死老夫人嗎?”

那端茶丫頭被打得一愣,隨後才後知後覺地跪下,“夫人,我……”

林婉清都不給她說話的機會,直接道:“來人,把這個辦事不利的丫環拖下去,打二十板子!”

丫環嚇得都傻了,竟是直接轉頭去求陸晉蓉:“姑娘,救命啊。”

陸晉蓉急了,“林婉清,你什麼意思?你燙著我娘了,你打丫環做什麼?”

林婉清把手縮在袖子裡,輕輕摩挲著自己被燙得生疼的手指,麵上卻是淡然一片:“這茶水是丫環準備好送上來的,她明知道這是我要敬給婆母的茶,還故意倒這種剛燒開的茶。”

“這丫環是婆母院子裡的人,我纔剛嫁進來,還冇本事把手伸那麼長。婆母麵慈心軟,自然不可能做這些下作的事情。所以,這件事情肯定就是這丫環自己的主意,她就是包藏禍心,想謀害主子。”

陸晉蓉氣得跳了起來:“什麼就叫下作了?她……她不過隻是一時大意了,你怎麼就能打她板子呢?”

林婉清一臉不讚同地搖頭:“她乾的就是伺候人的活,怎麼能大意?她的一時大意,可是要讓主子承擔後果的。晉蓉,她準備的茶水燙傷了婆母,你不去關心婆母的傷勢,反倒在這裡維護這個大意傷主的蠢奴,你可真是不孝啊。”

不孝二字一抬出來,陸晉蓉都懵了。

明明她們準備用這個由頭壓製林婉清的,怎麼反倒讓林婉清給用上了?

林婉清不去看陸晉蓉,而是上前拉起陸母的手仔細看了看,隻見陸母的手指上有一小片紅痕。

她趕緊捧著陸母的手輕輕吹了吹:“婆母,疼不疼?你先忍一忍,我讓人去取雪水,那個治燙傷很好用。”

說著就趕緊讓紫蘇去取。

陸母被林婉清這麼細心嗬護著,鼻子都有些發酸了。

她從來冇有被人這麼細心對待過。她的出身不是很高,六品小官家的姑娘,家裡姐妹眾多,母親給她的關照有限,下人也就不怎麼上心。

嫁進陸家後,婆婆厲害,丈夫常年不在身邊,她被壓製得喘不過來氣,哪敢嬌氣。

兒女長大後,兒子就不說了,女兒陸晉蓉跟她關係還算親近,但陸晉蓉卻從來不曾這麼貼心過。

這真的是她有記憶以來,被人如此珍視。雖然滿院奴仆,伺候得也還算上心,可哪裡比得上林婉清這般貼心。

林婉清一直在給她吹氣散熱:“娘,我給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陸母心裡軟成一片,伸手握住林婉清的手。

林婉清痛呼一聲,嚇得陸母低頭一看,“天爺,你的手怎麼燙成這樣了?我的兒,你怎麼就忍著一聲不吭呢?”

隻見林婉清細嫩的指尖叫,被泡出幾個明晃晃的水泡來。

陸母心疼壞了:“快,去取雪水來!”

紫蘇從外麵進來:“夫人,雪水來了。”

林婉清趕緊裝雪水的盆子接過去:“娘,快把泡進去,一會兒就不疼了。”

陸母抓住她的手,按在了盆裡:“婉清,你先泡,我的兒,都是娘不好,是娘讓你遭罪了。”

陸母說著說著,竟哭了起來,那是真的覺得自己做了件天理難容的壞事。

明明好的兒媳婦這麼好,她怎麼就這麼糊塗呢?

陸晉蓉在旁邊看得都傻眼了,怎麼回事?她娘這是叛變了?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