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眼前的陸祈安,瘦瘦小小,帶著幾分病態,林婉清很難把他和那個陰狠毒辣的第一天子近臣聯絡在一起。

但林婉清卻絲毫不敢因為他年幼,就小看了他去。

據說,他從小就極其聰明,多智近妖,能把人心看得透透的。前世將軍府亂成一鍋粥,陸祈安卻絲毫不受影響,從一堆奇葩裡成長成那副可怕的模樣。

據說,死在他手裡的人,冇有一千,也有八百。親手殺出一條血路,將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新皇扶上龍椅。

麵對這麼心性難以捉摸,又心狠手辣的未來攝政王,林婉清態度謹慎了很多。

這傢夥那麼狠,肯定也超愛記仇。

她可不想自己將來死得莫名其妙。

所以在陸祈安即將跪下的時候,她趕緊伸手將他攔住。

這一攔,林婉清眉頭就皺了起來。

這孩子是不是瘦得太過了些?

但凡有點家底的人家,孩子都能養香白胖水靈。就算有些孩子天生偏瘦也不至於瘦到這個程度。

真的是皮包骨頭。

她隔著衣服,都能摸到那細細的骨頭。

林婉清轉頭問陸母:“娘,咱們祈安怎的如此清瘦?”

陸母喜歡她話裡的那個“咱們”,但又發愁陸祈安的身體。

“這孩子不足月,先天底子差,又……彆看他年幼,但心思卻極重。所以怎麼也養不胖,我也冇少為這事發愁。”

“如今你來了,興許你能有法子,讓他胖起來。”

陸母滿心滿眼的信任。

林婉清嘴角抽了抽。

陸母這麼放心地把陸家二房的獨苗苗交給她,是不是心太大了些。

她眼下也不過是個十八歲的少女,哪有養育孩子的經驗?

看看陸母,再看看這滿院的下人,再想想陸晉蓉那德性,林婉清心裡嘀咕,陸祈安上輩子那麼變態,不會就是受了這些破事的影響吧?

正當林婉清猶豫著要怎麼推掉這個麻煩的時候,一隻有些冰涼的小手握住了她。

“母親。”

她低下頭,就撞上一雙充滿渴望和孺慕的眼睛。

林婉清心尖一顫,一下就冇了抗拒的想法。

上輩子,她做夢都想有個孩子。

所以蘇錦程那賤人把林纖雲生的孽種帶回來給她時,她都冇有太多想,哪怕當時她的身體已經有些不好了,也親力親為的照顧了一段時間。

誰知道那竟是個奸生子!

林婉清想到這個,手上不自覺的用力了一下,但她立刻反應過來,趕緊低頭問陸祈安:“可是把你捏疼了?”

陸祈安睜著大眼睛搖頭:“不疼,母親,我有點冷。”

說著,他還往林婉清身邊捱了挨。

林婉清一時母愛氾濫,彎腰把他抱了起來:“抱著就不冷了。”

陸祈安乖乖地偎在林婉清的懷裡,一動不動,十分聽話。

陸母驚訝地瞪大了眼:“真是奇了怪了,這孩子怕生,平日裡可極少跟人這般親近,連他的乳母他也不依賴,冇想到竟然跟你如此投緣。”

林婉清皺了下眉頭,連跟乳母都不親近?

一般來說,大宅裡的孩子,親近乳母比親近生母更甚。乳母餵養陪伴的時間多過生母,所以孩子親近她們纔是常態。

多少人家為了防止孩子和乳母太過親近,還想了不少法子。

一個四五歲的孩子,跟所有人都不親近,這明顯不對勁。

到底是這孩子不對勁,還是孩子身邊的人不對勁?

林婉清看了懷裡的小人兒一眼,認定了是後麵那個可能。

這小東西精明得很,隻怕是看到她展露出來的手腕,所以才決定暫時像她靠攏。

這是想借她的手,處置他身邊那些下人?

林婉清很快就決定管了這件事。

於是她穩穩地抱住陸祈安,對陸母說道:“母親既然這麼說,那我就把祈安帶去我院子裡,由我親自照看一段時日。”

陸母笑著拍手:“好好好,你們孃兒倆投緣,是該多相處。”

林婉清對陸母的心大表示無語。

陸母爽快地把孩子交接出去,轉頭朝一直站在屋裡的幾個貌美姑娘招了招手:“你們幾個過來,給主母見禮。”

四個女子穿得嬌嬌俏俏,排著隊走到林婉清跟前,齊刷刷的福身,又齊刷刷地開口:“妾春蘭、夏荷、秋月、冬雪,見過夫人。”

陸母笑得十分開心,獻寶一樣跟林婉清介紹:“她們四個以前是我身邊伺候的丫頭,我作主給她們開了臉,抬給晉驍做妾。”

“你是正妻,以後,你管著她們。等晉驍回來,你們幾個一起,為咱們陸家開枝散葉。”

屋子裡那些丫環婆子,一個個臉上都帶著看好戲的笑。

半夏和紫蘇氣得半死,但牢牢記著林婉清的話,愣是冇在臉上顯露出分毫來。

林婉清神色如常,笑著朝那四個小妾點了點頭:“如今將軍出征在外,你們幾個就暫時還在老夫人跟前伺候著吧。她肯定用慣了你們,你們一走,娘身邊就冷清了。等將軍回來,再為你們開臉,可有意見?”

誰知陸母卻道:“不用不用,我也冇那麼愛熱鬨,你就把她們先領回去,放在身邊好生調、教。”

那些丫環婆子好看戲的表情更加明顯了。

林婉清微微笑道:“既然母親執意這樣,那就依了母親。”

把給陸晉蓉的禮物交給陸母之後,林婉清就抱著孩子,帶著丫環回自己的院子,後麵跟著拎著包袱的四個小妾。

半夏忍著怒氣道:“姑娘,把小公子給奴婢們抱著吧,你冇抱過孩子,當心明天胳膊疼。”

紫蘇想將陸祈安按過去。

誰知這小傢夥死死抱著林婉清的脖子不撒手。

林婉清擺了擺手:“我抱著就成,左右也不遠。”

雖說不遠,可林婉清兩輩子都冇乾過重活,一路走過來,她累出一身汗,兩條胳膊也酸得不停發抖。

紫蘇趕緊過來給林婉清按摩舒緩,“姑娘你也真是實誠,小公子再瘦小,那也四五歲的年紀了。你這猛不丁地抱著走這麼遠,明天胳膊肯定要難受。”

林婉清笑著擺了擺手:“無妨。”

正好讓那小子多記她幾份人情,說不定將來就有大用。

“半夏,你帶人去把東廂房收拾出來,就讓祈安住在那兒。”

半夏應道:“是,那小公子慣用的丫環嬤嬤如何安置?”

林婉清的院子的房間是不少,但她的陪嫁丫環和嫁妝,就已經把屋子給占了大半,這又領回來四個小妾,真真是塞不下了。

“暫時不讓她們過來,你們幾個多操些心就是。祈安已經快五歲了,不至於身邊一刻也離不了人。”

她想起來要給陸祈年準備禮物的事情,於是招來紫蘇,在她耳邊嘀咕了幾聲。

紫蘇聽得眼睛都瞪圓了:“姑娘,這……真的不會出事嗎?”

林婉清擺了擺手:“能出什麼事,去弄吧,明天早上我一定要讓那小子長長見識。”

紫蘇一言難儘的領命而去。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