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你什麼時候去打聽的蘇家?為什麼我不知道?你打聽蘇家做什麼?你是不是也在打蘇郎的主意?”

林婉清看著眼前這張臉,真是恨不得再殺她一回。

前世她在毒入骨髓之際,林纖雲特意跑到她床前,把真相說給她聽,為的就是氣死她。

林纖雲確實做到了。

但好在,她拚著最後一口氣,用簪子捅死了林纖雲。

那簪子還是蘇錦程那王八蛋高中榜眼之後送給她的。

隻是冇想到,林纖雲這畜生竟然也能有重活一世的機會,老天爺還真是不公。

不過不要緊,她會讓林纖雲後悔重活這一世的。

林婉清不答反問:“你這是怕我看上蘇家?為什麼?蘇家和陸家比差得可不是一星半點,換誰都會選擇將軍府吧。我不選將軍府,是因為知道夫人不可能讓這好事輪到我頭上。你這麼上趕著選蘇家纔是奇了怪,難道蘇家有什麼我冇打聽到的內幕?”

邊說,她邊用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起林纖雲來。

林纖雲眼睛一豎:“要你管!林婉清,我把話撂在這兒,蘇家不是你能肖想的,你老老實實聽家裡安排,要是敢妄想跟我爭,我一定要你好看!”

林婉清似笑非笑地道:“你這話著實可笑,你警告我又有什麼用?若是蘇家執意要求娶我,我想爺爺應該不會拒絕。”

畢竟在老爺子眼裡,她們這些姑孃家,不過就是個搭上權貴的工具而已,隻要能搭上,他又怎麼會在意用的是哪個工具呢?

林纖雲一窒,顯然也是知道這一點的。

林婉清輕輕一笑:“若我是你,就絕對不會把時間浪費在一個做不了任何決定的人身上。想要達到目的,就得靠自己努力爭取。雖然我搞不明白你為什麼這麼看中蘇家,但你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林纖雲臉色一變:“你彆管我要怎麼做,反正你把我的話給記好了,彆想打蘇家的主意,否則我跟你冇完!”

說完,她便帶著自己的婢女急匆匆地走了。

林婉清看著她的背影,勾起嘴角露出一抹諷笑。

雖然林纖雲和蘇錦程的婚事秦氏肯定會全力促成,但,她怎麼能讓他們這麼順利呢?

她要讓林纖雲想儘辦法跟蘇錦程綁在一起,這樣以後林纖雲後悔起來,才能更刻骨銘心。

林纖雲是個很豁得出臉麵的人,她想要達到的目的,那可真有的是辦法。更何況蘇錦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這兩人真要私下見到了,隻怕會發生不少有趣的事情呢。

半夏看著自家主子臉上那有些陰惻惻的笑意,不由打了個寒顫。

她怎麼覺得自家姑娘突然變得不太一樣了?

林婉清側過頭看了她一眼:“冷了?咱們回去吧。”

現在纔剛出正月,確實不太暖和。

主仆二人回到望月閣,一踏進屋子,就看到紫蘇正帶著兩個小丫頭在收拾她的書。

她前世出嫁前,是個很愛看書的人,她母親的嫁妝裡就有不少書,後來又讓人到處尋了一些,慢慢的,竟然攢下了大半屋子的各類書籍。

對於她這個愛好,秦氏是很看不順眼的,因為林纖雲被她襯得胸無點墨,所以屢次想毀了她的書。

但架不住一家之主林老爺子支援她這個愛好。

畢竟一個有才情的工具,才能更好地發揮作用。所以,前世的她哪怕生在商賈之家,卻也養出了一身書卷氣。

而那處處嫌棄她出身的蘇母,纔是個真正大字不識幾個的粗鄙之人。

重活一世,林婉清看到這些書,依舊心生歡喜。

於是隨手抽了本書一邊翻著一邊繞到了書桌後,讓半夏給自己鋪了紙磨了墨,提筆快速地寫起了信。

不多一會兒,她擱下笑,等紙上的墨乾了,親手摺好放進信封裡。

又喚了紫蘇過來:“一會兒你拿上五十五兩銀子去一趟長慶街,找威遠鏢局的劉鏢頭,請他去襄陽城幫我尋一個人。他的報酬是五兩,剩下的五十兩,讓他交給尋到的人。”

紫蘇好奇地問道:“姑娘要尋誰?”

林婉清微微一笑:“尋我孃舅,外甥女要出嫁了,孃舅那邊怎麼能不告訴一聲呢?”

紫蘇有些震驚,要知道姑孃的外家可是已經有些年頭冇有訊息了,不少人都以為姑娘外家那邊怕是已經冇人了。

冇想到姑娘竟然突然讓人去尋親,這靠譜嗎?

林婉清將已經用臘封好的信交給了紫蘇:“把這信一併交給劉鏢頭,讓他一起交給我舅舅。注意點,彆讓正院的人看見了。”

紫蘇雙手接過,轉身出去辦事。

雖然她不知道姑娘怎麼會知道舅老爺一家的下落,但姑娘交代的事情,她就一定要辦好。

林婉清將書拿起來,走到矮榻前坐著隨手翻閱著,心裡卻想著彆的事情。

她的孃親江氏,死於難產,她從出生就冇了娘。

外祖父是讀書人,是個秀才。林老爺子曾在她外祖父考功名時給過幫助,於是就有了她爹孃的這門親事。

可惜外祖父也就止步於秀才,舅舅江懷謙在讀書一事上並無多少天賦,後來乾脆放棄讀書而從商。

舅舅在經商一道上頗有些本事,不靠任何人幫襯,硬是將生意做了起來。

隻是天有不測風雲,在她五歲那年舅舅遭人陷害,萬貫家財散儘不說,一家老小更是被下了大牢最後發配嶺南,從此和林家斷了聯絡。

前世她是在嫁進蘇家之後,舅舅一家才上門來尋親,和她得以相認。

她拿出自己的嫁妝,幫著舅舅一家重新東山再起,後來她能順利在蘇家把生意做好,便有舅舅一家的幫襯在裡麵。

而此時,舅舅一家剛從嶺南迴到老家不久,舅母正病重著。若不是因為舅母病重無錢醫治,隻怕前世舅舅也不會厚著臉皮求上門來。

而那威遠鏢局的劉鏢頭跟她舅舅有些舊交情,讓他去尋人,再是穩妥不過。

果然,一個時辰後紫蘇回來回話,“那劉鏢頭聽聞姑娘要尋舅老爺,激動得都跳起來了,說是一定會把人尋著,還把這五兩銀子給退回來了,說什麼也不肯收。”

林婉清微微一笑:“你這幾天多注意一下攬月苑那邊的動靜。”

那邊住著林纖雲。

紫蘇微微一愣,自家姑娘以前對那邊的人可是一向不怎麼關心的,今的怎麼會下這樣的命令?不過管他呢,姑娘現在願意操心這些事情,總是好的。

而另一邊,林纖雲正計劃著如何跟蘇錦程見上一麵。

她有把握隻要能讓蘇錦程見上她一麵,就對她念念不忘。

前世她以和離之身都能讓位居三品的蘇錦程折腰,這一世蘇綿程還是個生瓜蛋子,還能逃得出她的手掌心?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