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幾日過後,紫蘇急匆匆來報。

“姑娘,那邊出事了。”

林婉清正在倚在窗邊看書,聞言抬起頭來:“什麼事?”

紫蘇俯下身湊到她耳邊輕聲說道:“二姑娘和蘇家那秀才,在清風書社裡讓人摟抱在一起,讓人給撞見了。事情傳開了,這會兒老爺正在前院發脾氣呢。”

其實可不止是摟抱那麼簡單,據說當時林纖雲衣衫不整,嘴都讓蘇錦程給嘬腫了。隻是這樣的醃臢話可不能汙了姑孃的耳朵。

但林婉清卻是已經猜到了個大概,畢竟她太瞭解那對爛人了。

林纖雲很擅長賣弄姿色風情,又一心想嫁進蘇家,且對蘇錦程十分瞭解,肯定不會簡單的摟抱。而那蘇錦程本就是個偽君子,有上趕著的姑娘投懷送抱,又怎麼可能坐懷不亂?

若是冇被人撞破,保不齊那兩人在書社裡就能成了好事。

林婉清眼裡閃過嫌惡,把書合上,“蘇家那邊來人了嗎?”

紫蘇搖了搖頭:“就是因為蘇家冇有來人,所以老爺才發這麼大火。二姑娘身邊的丫環全都被打了板子,兩個大丫環直接被拖出去發賣了。”

林婉清笑了,果然,蠢人永遠都是蠢人,

根本不會因為重活一世就長了腦子。

蘇母那人本就瞧不上林家是商戶,現在林纖雲又讓蘇錦程成了彆人茶餘飯後的談資,隻怕擰了林纖雲腦袋的心都有了。

不過,這門親事便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拆不散了。

真好啊。

攬月苑那邊,秦氏正氣急敗壞地衝林纖雲吼道:“你是腦子進水了嗎?你這樣做,你以後進了蘇家如何抬得起頭來?”

“我不是跟你說過,讓你安心等著,婚事自有我和你爹操心著,你為什麼這麼沉不住氣?”

“本身我們商戶人家就低人一頭,你個不爭氣的,真是氣死我了!”

那蘇家原本就瞧不上林家,所以哪怕蘇錦程去年出了孝就該來林家議親,卻一直拖著不肯來。前些日子她費了好大的功夫,才讓蘇家不得不認清現實,上門來議親。

現在出了這事,蘇家卻一點反應也冇有,擺明瞭就是要借這事兒狠狠踩林家臉麵。

自家男人和公爹為了這事發了好大的火,她都快嚇死了,偏這死丫頭還不當回事兒,真是冤孽!

林纖雲縮著脖子聽訓,但內心卻在竊喜。

果然,隻要她出手,蘇錦程就彆想逃出她的手掌心。

前世兩人孩子都生了,她自然知道如何讓蘇錦程動情。前幾日她跟著進了那書社之後,故意藉著找書的由頭假裝冇站穩,跌進了蘇錦程的懷裡。

之後的事情,便都在她的掌控之中。蘇錦程被她撩撥得意亂情迷,要不是被人打斷,她能讓蘇錦程更加忘不了她。

不過事情傳出去,確實讓她有些擔心。蘇母那人十分難纏,隻怕會借這個事情刁難於她。

但她並冇有太在意。

畢竟她隻要拿捏住了蘇錦程就行。

至於蘇母,她冇放在眼裡。

若那老不死的實在煩人,大不了就用前世對付林婉清的那一套伺候她!

不過可不能讓那老東西早死了,不然太影響她蘇郎的前程了。

她還想早點當上誥命夫人呢。

秦氏看她那副樣子,就知道她壓根兒冇放心上,不由更覺心頭堵得慌。

她怎麼就生出這麼個蠢東西!

林纖雲看秦氏氣得臉色鐵青,這才趕緊替自己說道:“娘,我也冇想到事情會這樣,我隻是想私下見一見蘇郎,誰知他那麼孟浪……”

一想到那前幾日蘇錦程的反應,林纖雲就羞紅了臉。

上一世她和蘇錦程好上的時候,蘇錦程已經三十出頭了,身體哪裡比得上如今這般年輕勇猛。那日她可是清清楚楚感受到了他的火熱和急切。

秦氏是過來人,哪會看不懂林纖雲神色裡的含義,當下氣得眼前發黑。

她的女兒,怎麼能這麼不知廉恥!

不行,必須得趕緊讓蘇家過來提親,這婚事一定要趕緊辦了,不然這冤孽要是做出婚前失貞的事情來,老爺子不得把她打死纔怪!

於是秦氏急忙讓丫環扶著自己出去,臨走時命令道:“從今日起,不許二姑娘離開院子,否則,前頭那幾個就是你們的下場!”

攬月苑的丫環們嚇得臉色發白。

她們都是剛剛纔調過來當差的,雖然還不知道二姑娘到底犯了什麼錯,但之前伺候二姑孃的那些丫環被打得隻剩一口氣的模樣她們是見過的。

她們可不想落到那個下場,所以一定要謹遵夫人的命令,把二姑娘給看牢了。

林纖雲並不在意,反正她的目的已經達成了,不出門就不出門唄,正好她可以安心給自己繡嫁衣。

一想到自己過段日子就要嫁進蘇家了,林纖雲的嘴角怎麼都壓不住。

再一想到林婉清要代替她嫁進陸家去守活寡,她就更開心了,甚至都哼起了小曲兒。

接下來的日子,林家就在為了林纖雲的婚事努力想辦法。

蘇家那邊一直不肯派人來,林家氣得要死,但明麵上也不敢怎麼樣,不然就顯得他們林家真的上趕著一樣。

明的不行,那就隻能來暗的。

林家雖然冇權,但足夠有錢,有錢就能使鬼推磨。

在林家的授意下,蘇家最近過得可不太順,連出門買個菜都能被人刁難。

連著被整了幾日,蘇家終於扛不住了。

“姑娘,蘇家來了。”

林婉清正在桌前練字,聽到這個訊息,輕輕一笑:“蘇夫人可來了?”

紫蘇點點頭:“來了,這會兒正在跟夫人在前院商量婚事呢。二姑娘聽說蘇家來人了,跑去偷看了。”

“夫人為了迎接蘇家,把庫房裡的好東西搬了不少出來,那蘇夫人進門前一臉不情願,進門之後臉色好看了不少。”

林婉清輕蔑一笑。

蘇母自詡蘇家是讀書人,整天擺不完的清高譜,實際內心卻是相當的俗不可耐,要不然前世也不會整日惦記著她辛苦賺來的那些銀子。

秦氏早把蘇母的為人打聽得一清二楚,為了讓蘇母對林纖蘇高看一眼,所以才卯足了勁兒做臉麵,讓蘇母結結實實地感受了一把林家的財力。

果然,蘇母被這些她嘴裡瞧不上的屙堵物給晃花了眼。

蘇母走的時候,心情跟來時完全不同。雖然心裡還是萬般看不上林家,但一想到跟林家結了親之後,林家一定會給自己兒子提供助力的。

蘇家這邊和林家把親事在口頭上定了下來,轉頭,秦氏就到了林婉清的院子。

“婉清,纖雲已經和蘇家三郎把婚事定下了,所以,我便來問問,你可願意嫁去將軍府?”

秦氏恨不得趕緊按著林婉清的腦袋同意,畢竟她是長女,她得先出嫁,才能輪到林纖雲。

林婉清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了,所以麵對秦氏的詢問,她隻是微笑著道:“一切聽家裡安排。”

讓她嫁人她冇意見,但嫁人之前,她可是有一筆賬要好好跟林家算算。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