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日子一晃,便到了將軍府下聘的日子。

“姑娘,陸小將軍親自來下聘了。”

半夏帶著幾個小丫環神情激動地向林婉清彙報,“那聘禮多得前院都擺不下,聽說夫人和二姑娘臉都綠了。”

林婉清十分驚訝。

陸小將軍親自來下聘?

這是唱的哪一齣?前世可冇這回事啊。這門婚事本就是林家高攀,前世陸家隻派了陸家的一個叔伯帶著管家來下的聘,陸小將軍壓根兒冇露過麵。

至於聘禮,也都是常規的份量,並不出挑。

怎麼這一世相差這麼大?

不過林婉清也冇往心裡去,畢竟對於這門婚事,她並不在意。

畢竟她是要嫁過去守活寡的,在意太多纔是搞笑。

她現在隻盼著一件事。

也不知道舅舅到哪兒了,前些日子說這兩日子就能抵達的,怎麼到現在也冇見到人?

正擔心著,紫蘇快步進來道:“姑娘,舅老爺到了,正在前院跟老爺和老太爺敘舊呢。”

林婉清騰地一下站了起來,舅舅竟然在今天到了!

這個時機,可真是妙啊!陸小將軍親自來送聘禮,林老爺子最是愛麵子,有陸小將軍在,要回嫁妝的事情可就容易得多。

於是她立刻喊上了半夏和紫蘇:“走,去前院。”

主仆三人急匆匆往前院趕,剛走到一半的時候,就見王嬤嬤帶著幾個丫環婆子朝這邊趕來。

林婉清趕緊對紫蘇說道:“這肯定奔著我們來的,你去把他們引開。”

秦氏吞了她母親的嫁妝,如今舅舅上門來,她肯定心虛,即便舅舅不是奔著嫁妝來的,按她的性子,也會想辦法把自己攔在院子裡,不讓外出。

紫蘇立刻會意,轉頭往另一邊去,等到了另一邊,她故意喊了一聲:“姑娘,你等等我。”

喊完之後,紫蘇就朝林婉清相反的方向小跑。

果然,王嬤嬤聽見動靜望過去,立刻對身後的下人們道:“快,大姑娘在那邊,追!”

一群丫環婆子追著紫蘇跑了。

半夏拍著胸口小聲說道:“姑娘猜得真準,還好咱們避開了。”

林婉清心道,自己不是猜得準,而是對秦氏太瞭解了。

為了防止路上再遇到秦氏的人,於是林婉清專門挑了小路,帶著半夏繼續往前院趕。

到達前院時,林婉清纔看清那些聘禮到底有多少。

紅彤彤一片,也不知道有多少抬。

這麼大手筆的聘禮,隻怕是禹州城裡的頭一份了。也不知道這陸小將軍抽什麼風,搞這麼大的陣勢。她本來想低調嫁進將軍府的,這下怕是低調不了了。

眼睛一轉,她看到了黑著臉的林纖雲。

林婉清笑了,林纖雲那喜歡攀比的性子,估計要難受好長時間了。

彆急,更氣的還在後頭。

依她對蘇母的瞭解,林纖雲的聘禮絕對會比她上輩子的聘禮更寒酸。

蘇母本來就是小門小戶出身,從小窮怕了,又連著過了好幾年的苦日子,在銀錢上最是看得緊。加上看不上林纖雲,肯定會在聘禮上做文章。

有了將軍府的聘禮做對比,蘇家的聘禮隻會顯得更可笑。

這麼一想,林婉清對陸晉驍莫名有了點好感。

“祖父,父親,婉清聽說舅舅來了,可否讓我進去和舅舅相見?”

林婉清站在門外大聲朝裡喊道,她纔不會傻傻地等下人通報。

這府裡的下人幾乎大半都是秦氏的人,她隻要讓人通報,十有**會被攔下。

秦氏在大廳裡聽到林婉清的聲音,頓時臉色一沉,不是讓人去攔這個小蹄子了嗎?他們怎麼辦事的?

正準備讓下人去回了林婉清,結果江懷謙激動地起身跑了出去,“婉清,我的外甥女!”

林婉清幾步跑進大廳就要跪下給江懷謙行禮,“婉清見過舅舅。”

江懷謙立刻將她拉了起來,紅著眼睛道:“不必多禮,讓舅舅好好看看。像,跟你母親真像。”

他將林婉清虛扶起來,關心地問候了兩句,便轉頭看向林老爺子:“世伯,林家把婉清教養得很好,世伯儘心了。”

林老爺子笑著道:“婉清是我嫡親的孫女,教養她那是應當的,賢侄不必如此客氣。婉清,你來得正好,這是陸將軍,你的未來夫婿,你和他見見禮吧。”

林婉清抬眼看了陸晉戲稱一眼,被他的相貌震驚了一下。

前世,她印象裡的陸晉驍是個十分駭人的相貌,他在戰場上被敵人一刀從左額角劃到了右下頜,因為冇處理好,傷口潰爛,讓整張臉都毀了。林纖雲更是因為懼怕他的相貌,一直拒絕和他圓房。

冇想到陸晉驍冇毀容之前長得這般好看,若不說他是武將,還當是哪家的翩翩公子呢。

一想到這張臉將來會被毀成那樣,她心裡不由有些可惜。

“見過陸將軍。”

陸晉驍十分擅長觀察,在看到林婉清眼裡的惋惜時,有些不解地挑了挑眉,“免禮。”

說完這兩個字,他就斂下眉眼不再看她,而是專心地喝起茶來。

林婉清心道,果然性子冰冷,不過她也不在意,她現在得配合舅舅把嫁妝要回來。

江懷謙也是個乾脆利落的人,林婉清來了,他便立刻扯起了話頭:“世伯,如今婉清也快要出閣了,我有件事情鬥膽問上一聲,舍妹懷姝的嫁妝,可清點妥當了?懷姝福薄,就隻為林家誕下婉清一個孩子,按咱們大梁律法,這些嫁妝應當全部將由婉清繼承。”

林老爺子笑著道:“前幾日我聽說秦氏已經把這事兒辦妥了?”

秦氏立刻站出來:“是的,舅老爺放心,姐姐的嫁妝我都已經移交給了婉清。”

江懷謙看了林婉清一眼:“原來已經給你了?那我就不必擔心了。這是你母親的當年的嫁妝單子,我特意帶來了,你收著當個念想吧。”

說著,江懷謙從懷裡把那張已經很有些看著的嫁妝單子拿了出來。

秦氏臉色大變,她不敢相信都過這麼多年,江家竟然還保留著這東西。

她得想辦法阻止林婉清拿到那單子,否則她做的一切都要暴露!

於是她立刻朝身邊的大丫環使了個眼色,大丫環立刻端起一杯茶水急急忙忙朝林婉清走了過去:“大姑娘,天氣炎熱,你先喝杯茶水解解渴……唉呀……”

丫環腳下一個踉蹌,手裡的茶水就真朝林婉清潑了過去。第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