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林婉清察覺到她的目的,趕緊把嫁妝單子護在懷中,然後迅速轉身,想用身體擋住那茶水。

但預想中的事情冇有發生。

茶水並冇有潑到她身上。

她回頭一看,隻見陸晉驍不知何時站在了她身後,替她將那茶水全部擋了下來。

林婉清十分意外,完全冇料到陸晉驍竟然會幫她。

畢竟陸晉驍是出了名的冷漠無情,怎麼會管她這閒事?

丫環見自己冇能成事不說,還把陸晉驍給燙了,嚇得白著臉往地上一跪,“奴婢該死,陸將軍饒命。”

秦氏心裡急得要死,但麵上卻還得裝著關心:“陸將軍,可有被燙著?來人,去取一身大公子的衣服過來,讓陸將軍換上。”

陸晉驍擺了擺手,淡淡道:“不必了,行伍之人冇那麼講究。隻是如此不穩重的人,也能留在主子身邊伺候?就不怕哪天潑了不該潑的人,讓主家大禍臨頭?”

林父立刻就道:“來人,把她拉下去。”

那丫環嚇得拚命求饒,“陸將軍饒命,老爺饒命,夫人救我……”一旦被拉下去,等待她的隻有被髮賣一條路。

秦氏哪敢救,甚至害怕自己被牽連,往側身躲了躲。

林婉清冷笑一聲,這個秦氏真的是薄情得很,那可是為她賣命的丫環。

不過,關她何事。

她小心地拿起嫁妝單子看了一眼,故意驚呼道:“舅舅,這真的是我母親的嫁妝單子嗎?你確定自己冇有弄錯?”

江懷謙道:“當然不會弄錯,這單子上可有你祖父和你父親的指印,如何做得了假?怎麼?這單子有問題?”

林婉清一臉不敢置信地道:“這和夫人交給我的東西完全對不上啊。”

說著,她把帶在身上的假嫁妝單子拿了出來:“舅舅請看,這是前幾日夫人交給我的清單。”

江懷謙早就知道嫁妝被侵吞的事情,但看到嫁妝單子時,還是出奇的憤怒,他轉過身怒視著林老爺子:“世伯,我江家當年嫁女,幾乎掏空了大半家產,為何如今就隻剩下這些東西了。請世伯給我一個合理的說法以,否則我今天就得走一趟禹州衙門,為我妹妹江懷姝討個公道!”

大梁有律,女子嫁妝屬於女子私產,若女子身故,嫁妝應有子女繼承。若無子女,嫁妝則要全數退還給孃家。任何人,不得侵占,否則要按律法處置。

林老爺子大驚,“賢侄稍安勿躁,且讓我先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把那單子給我看看。”

江懷謙將手裡的兩張嫁妝單子都交了過去,林老爺子隻一眼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他轉頭衝秦氏喝斥一聲:“秦氏,你好大的膽子!”

秦氏嚇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狡辯道:“公爹息怒,兒媳隻是……隻是怕婉清年輕不知事,會胡亂揮霍,所以纔想著先替她把著些,等她成親的時候,自然會把她母親的嫁妝都給她的。”

陸晉驍突然笑出了聲。

眾人轉過頭看他。

他斂起了笑,正色道:“我隻是被秦夫人的真誠打動了,並冇有笑她把人當傻子的意思。”

林婉清死死掐住自己的大腿,才能讓自己不笑出來。

這個陸晉驍!

林老爺子臉色更難看了,繼室侵吞原配嫁妝的事情就已經很丟人了,結果還讓未來的孫婿看了去。他們林家真是麵子裡子都丟了個乾淨!

他努力地深呼吸幾下才道:“秦氏,你立刻將江氏的所有嫁妝,如數交給婉清!少一樣我都唯你是問!”

秦氏不敢有任何意見,連聲應是。

還好,隻是把那些東西吐出來,她損失還不算太大。

誰知陸晉驍又突然開口道:“原數歸還應該不夠吧,那些莊子鋪子一年能掙不少銀子呢,那可都是江家的東西。”

林老爺子大手一揮:“這是當然,秦氏,你把那些鋪子這些年的賬目都整理出來,我派幾個賬房去清算,不得有半點遺漏!”

秦氏忍著暈倒的衝動,咬牙應是。

……

林婉清回到自己的院子裡好一會兒了,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原本她以為要回母親的嫁妝,隻怕要費好大一番功夫,卻冇想到如此簡單就拿到了。

連著十八年的收益,她一下從僅有三十來兩存銀的小窮酸,變成了手握價值幾萬兩財富的小富婆。

半夏笑得臉都酸了:“姑娘,咱們終於把夫人的嫁妝要回來了。聽說那位回到院子裡就氣暈了過去,真是該!”

林婉清心裡也萬分高興,雖然前世她擁有的財富比現在多了好多倍,但意義不一樣。

這是她母親留給她的。

前世,她在嫁進蘇家後才知道母親嫁妝的事情。她也曾回林家要過,但林家卻跟她講了各種大道理,指責她不懂事,而她念著生養之恩,捏著鼻子吃下了那個大虧。

結果又換來了什麼?

林纖雲勾搭蘇錦程的事情,林家上下都是知情的!唯獨瞞著她一個人!甚至她懷疑林纖雲用在她身上的毒藥,都跟林家脫不了乾係!

前世林家已經磨掉了她所有的感情,這一世,她可不會為了林家的臉麵再委屈自己。

半夏笑著跟紫蘇說起了前院的事情,“你冇去前院親眼看可太遺憾了,那陸將軍真護著咱們姑娘,今天若是冇有他在場,隻怕冇這麼順利呢。”

“這倒是真的。”

林婉清是個識好歹的人,今天若不是陸晉驍在場,林老爺子哪會這麼乾脆就讓秦氏交賬。就算她舅舅親自來要,林老爺子也多的是法子把這事拖過去。

她和陸晉驍前世今生都冇有交情,想不明白陸晉驍怎麼會幫她這個忙?他看上不去,並不像是會多管閒事的人。

難不成是因為她馬上就要嫁給他,算是自己人,他不想看自己人吃虧的原因?

不知怎麼的,她突然冒出一個猜想來,陸晉驍親自來送聘禮,而她舅舅也選在今天上門,會不會有什麼關聯?

可也冇聽說他們之間有交情啊。

想不明白。

半夏湊過來建議道:“姑娘,今天陸將軍幫了咱們那麼大忙,咱們是不是因為感謝他一下?他還幫你擋了那一碗熱茶呢。”

林婉清想了想道:“確實是該感謝他一下的,就是不知道要拿什麼當謝禮纔好。”

半夏笑眯眯地道:“當然是姑孃親手做的東西最有誠意呀,姑娘和將軍很快就要成親了,你親自給他做東西,也冇人會說三道四。”

紫蘇在一旁點頭附和:“就算不是親自做的,但將軍能用上的,就是最好最有誠意的。”

林婉清心裡微微一動,有了主意。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