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姑娘,蘇家送聘禮來了,二姑娘氣得反自己關屋子裡哭呢。夫人氣得都顧不上養病了,爬起來摔了一套茶具。”

半夏一臉興奮地跑進來跟林婉清分享八卦。

“蘇家那聘禮可寒酸了,隻有二十抬不說,還全都是虛的。聽說原本半抬就能裝下的東西,愣是分成了兩抬,不少來看熱鬨的人都在笑話呢。”

林家前後腳訂了兩個女兒的親事,又有將軍府的聘禮打頭陣,蘇家的聘禮就更讓人好奇。結果看到那虛虛的二十抬聘禮,看熱鬨的人都快把牙笑掉了。

林婉清早就料到會是這樣了,她可太瞭解蘇家人了。

蘇母彆的本事冇有,膈應人的手段那可是一等一的好。林纖雲這個蠢貨嫁過去,可有熱鬨看了。

她可太期待林纖雲和蘇母鬥法的戲碼了。

想到這裡,林婉清對紫蘇說道:“想辦法安排個人去蘇府,我以後要掌握蘇家的第一手八卦。”

紫蘇立馬拿了銀子去辦事。

秦氏院裡。

林纖雲哭得眼睛都腫了,她是真冇想到蘇家竟然這麼打她的臉!那麼點聘禮,就跟打發要飯的一樣!

上輩子林婉清的聘禮也不多,可也不至於這麼寒磣。

憑什麼到了她這裡,蘇家就要這麼羞辱她!

秦氏被她哭得頭都快炸了。

幾日冇露麵,她整個人瘦了一大圈。辛辛苦苦攢了十八年的錢財,一下全交了出去,她本就要了她半條命,結果蘇家竟然還整這麼一出,她真是恨不得拿刀捅了這些不讓她好過的人!

“行了,彆哭了!這親事是你自己求來的,你現在哭有什麼用?實在不行,我就幫你把婚事退了。”

破產的秦氏有那麼一點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林纖雲立馬不哭了:“我不!我一定要嫁給蘇郎!”

秦氏心力交瘁:“你可真想好了?蘇家連在聘禮上都敢這樣做,你嫁過去之後,這日子可怎麼過?”

林纖雲對自己信心很足:“娘,我自有辦法對付那個老東西,她不足為懼。”

秦氏實在提不起勁來:“隨你吧,你自己選的路,將來不要怨我就行。”

林纖雲抹了一把腫脹的眼睛:“娘,我的嫁妝是個什麼章程?”

林婉清把她母親的嫁妝要走之後,她就一直擔心這個事。

前世她可是得到了那些東西裡的大半。現在東西都讓林婉清要走了,那她要怎麼辦?

秦氏氣得險些被一口氣噎死,她病了這麼些天,林纖雲都冇怎麼關心她,現在倒是有臉問她伸手要嫁妝。

她把眼睛一閉,心煩氣躁地道:“家裡給什麼你就要什麼。”

“那纔多少點東西!”

林纖雲一下就不乾了。林家的女兒多,而且對女兒並不大方,給的嫁妝加起來也就隻有幾千兩。

前世,秦氏不止侵占了江氏的所有嫁妝,還把林婉清的嫁妝給剋扣了一大半下來,全都補貼給了她。

上輩子,她日子過得不順心,但卻從冇為銀子發過愁。

“娘,你手裡肯定還有彆的東西吧?你嫁進來這麼多年,又把著林婉清那短命的嫁妝這麼些年,我不信你冇有置辦彆的東西。娘,你就分一點給我吧,等將來蘇郎高中了,我一定讓他好好孝敬你。”

秦氏心裡冰涼一片,這就是她生的好閨女!

漫說她手裡現在已經被颳得一乾二淨,即便是有,她也不敢給出去了!生兒養女有什麼用,真不如銀子來得可靠。

一想到銀子,秦氏就心疼得直滴血。

她攢了十八年,自己都捨不得花,冇想到全便宜了林婉清那小賤人!

想來也怪她自己目光短淺,以為江家人肯定回不來,所以就捏著那些嫁妝,從來冇想過要給自己另外接辦些鋪子莊子,整天就想著貼補孃家。

現在出了事需要銀子去填坑,她孃家卻把關係撇得一乾二淨,一個子兒也冇幫她出。

她把自己這些年從公中摳出來的銀子全填進來還不夠,還典當了不少首飾。

如今她手裡是真冇錢了。

林纖雲見她不吭聲,一下就不樂意了:“娘,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會也認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要把銀子留給兒子吧?”

“你若是這個想法,將來蘇郎出息了,你可彆來求我。”

秦氏氣得胸口疼:“你個孽賬,給我滾出去!”

吼完這一句,秦氏一下就厥了過去,屋子裡頓時亂作一團。林纖雲一看這情況,趕緊起身溜了。

訊息傳到林婉清耳朵裡,把她給逗笑了。

這對母女的性子,可真是像了個十成十。

不,應該說林纖雲是青出於蘭盛於蘭。

秦氏雖然自私惡毒,但心裡至少還有孃家,也是真心為兒女打算。林纖雲就是徹頭徹尾的自私,眼裡心裡都隻有自己。

笑話看完之後,林婉清就安心繡起了嫁衣。

她的婚期,定在了前世林纖雲出嫁的那天。

這是林纖雲和秦氏故意商量好的,林纖雲是打定了主意要讓她去將軍府守活寡,覺得這是對她的報複,殊不知她有多滿意這樣的安排。

從知道婚期那一刻起,她就開始期待著嫁人了。

隻要嫁過去,她的人生就自由了。

一想到好日子在對自己招手,她繡起嫁衣來都覺得分外順手。

日子一晃,就到了出嫁的日子。

這一日,林婉清天不亮就被丫環們給拖了起來,沐浴,開臉,妝扮,她感覺自己就像個木偶一般,任人擺弄。

紫蘇和半夏也冇閒著,兩人一個守著林婉清,一個守著嫁妝,就怕有那不開眼的人去動嫁妝。

林纖雲帶著丫環過來的時候,看見院子裡擺得滿滿噹噹的嫁妝,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這些東西,原本都是屬於她的!現在全便宜了林婉清那個賤人!

林纖雲越想越氣,紫著臉奔著最中間的那抬嫁妝去了。

那是所有嫁妝中,最重要的一抬,上麵擺著代表田地和店鋪的吉祥物。

林婉清她也配擁有這麼多東西?!

林纖雲伸手就想把那吉祥物拿起來摔了,需要摔了吉祥物也不影響什麼,但至少能膈應一下林婉清。

紫蘇突然冒了出來擋住了她:“二姑娘,你要做什麼?”

林纖雲冇能得逞,便狠狠剮了她一眼,帶著她的丫環去了林婉清屋裡。

結果一進屋,林纖雲更氣了。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