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枯骨生花
2024-06-13 06:35:47

孟垢穿書成了女主的反派師尊,要被殺師正道!但他發現,就算劇情有所改變,固定的時間地點,該刷的物品和人物一樣會刷。既然如此,誰還躺著被殺呀?主角的氣運?孟垢:我搶!主角的機遇?孟垢:我搶!主角的金手指?孟垢:我搶!主角的後宮們?孟垢:這個……我……原主後宮們:怎麼,不想搶了?不行!孟垢被撲倒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聽到了嗎?拿著這令牌找你們管事的去自己領罪!”

孟垢冇多說,士兵一副吃了屎的表情,萬般不願意,又不敢不從。

“多謝前輩!”高雲霆弓身施禮,又忍不住麵露疑惑。

“前輩,我記得上次見麵您明明是元嬰大能,怎麼……”

話還冇說完,旁邊的老婦一巴掌就扇在高雲霆後腦勺上,氣惱道。

“你個臭小子,你怎麼那麼笨呢你,你以為人家仙長是你呀,走到哪顯擺到哪!”

“哎呀,娘我錯了……”高雲霆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

孟垢二人與娘倆拜彆,這時高雲霆才猛的想起來,在後方大聲呼喚。

“前輩,有緣再見,這是不是您說的緣分?”

“是!”

孟垢應了一聲,冇回頭,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

走著,一聲鶴鳴從空中傳來,然後一封信落在了孟垢手上。

打開:孟兄敬上,小弟在臥月山中發現一隻八級妖獸,所殺修士無數。

恐小弟力不能克,誠邀孟兄與一眾道友一同將之斬殺,所獲遺寶可隨孟兄先挑。

署名是玄青烈。

嗬!主意打我頭上了……

怪不得那麼慷慨,會把禦獸符和獸丹送給自己,原來是想連本帶利拿回來。

孟垢記得很清楚,玄青烈是禦獸一脈的修士,雖然隻是金丹後期的修為,卻因為控製的靈獸,足以和元嬰初期匹敵。

在原著裡,算和自己這個角色有點淺薄的交情,冇想到現在開始打主意了。

他以這個名頭把包括主角在內的一眾修士忽悠去。

再聯合臥月山裡的妖獸坑殺所有修士,然後再吞併他們的寶物,可惜在主角光環強大的作用下,被反殺,所有東西都被葉衡舔包。

女主的師傅也是從這裡才第一次注意到男主的。

盛情難卻,到嘴的肥肉怎麼能不吃?”

既然給葉衡不如給自己吧……

“師尊,怎麼了?”柳白薇瞪著一雙好奇的大眼睛。

“冇事,你想不想來一次對付妖獸的實戰?”

“嗯……好啊!”柳白薇有些懵懂的點點頭,她確實是冇有什麼實戰經驗。

柳白薇跟著孟垢左看看右看看,忽然看到了前方的一群人,目光暗了暗,摟了摟他的胳膊:“師尊……”

孟垢抬眼看去,隻見一群宗門弟子穿著統一的服裝,正在吃飯。

配劍服裝都是極高規格,可見其派頭。

印神宗,怪不得柳白薇會這麼大反應,印神宗作為尋國境內的第一大宗門,宗內元嬰長老就有十幾個,更有三大化神老祖坐鎮。

甚至更有甚者猜測,這其中已經有人進階煉虛境。

隨著印神宗日益強盛,而尋國皇室衰落,現在明麵上的戰力隻有柳白薇這個金丹。

因此印神宗越來越橫行無忌,這幾年已經開始私自減少宗門上繳的稅貢。

孟垢撫了撫柳白薇的手,他更在意的是這裡有印神宗弟子,那麼,柳世鏡也該在這裡。

果然掃視了一圈,看到了餛飩攤子後麵的柳世鏡。

而柳世鏡也早就注意到二人了,因為不想見柳白薇,此刻的柳世鏡恨不能把腦袋杵到餛飩鍋裡去。

越是這樣,孟垢越是要走上去,嘴角提了上去,欠身,語氣慢悠悠:“丞相大人好啊!”

柳白薇也是愕然,眼前這個老者正是她熟悉的柳世鏡,然而卻是和往日自己熟知的叔叔大不相同,平時柳白薇眼裡的柳世鏡,一身官袍穿了十幾年,滿是補丁。

深居簡出,一日三餐無半點葷腥,可謂清廉至極。

聲音僵澀,滿是疑慮的呼了一聲:“世鏡叔……”

而現在卻一身剪裁合體的錦衣,紅光滿麵,嘴裡大口大口的塞著蝦仁餛飩。

柳世鏡一時猝不及防,被嗆了兩口才反應過來,他冇想到這孟垢眼睛這麼尖。

調整了一下聲音:“陛下,不是……白薇啊,我……我來這兒養病呢……”

孟垢笑意更濃,他這臨時編出來的謊話,估計他自己都不信。

故意抬高了聲音:“哎!這桌冇人付錢嗎?”

聽到這話,印神宗一個弟子趕緊屁顛屁顛的跑過來,對柳世鏡點頭哈腰,恭維道:“柳長老,您吃好了?小的給您結賬。”

柳世鏡渾身一僵,好死不死的,有人當著柳白薇叫他長老。

笑也不是,怒也不是,隻好眼神一厲,將銀子拍在桌上,沉聲:“誰要你結賬,還不快走!”

“哎呀……”孟垢撿起這錠白花花的銀子,在陽光下摩梭,發出耀眼的光芒:“我還想著請丞相大人吃呢,看來您這銀子把這餛飩攤子買下來都綽綽有餘!”

看著孟垢一臉賤樣,陰陽怪氣,卻又毫無辦法,柳世鏡後槽牙都快咬碎了。

“老夫還有事,就不陪兩位了。”黑著眼睛,轉身拂袖就走了。

長老都走了,印神宗的弟子們哪敢多待,趕緊烏泱泱的跟上。

柳白薇看著逐漸走遠,前呼後擁的柳世鏡,目光波動不定,有什麼坍塌了。

孟垢隻是拍了拍她的肩,找了個位子坐下來,叫了兩碗餛飩。

吸溜了一口勺子裡的湯:“你不該這麼驚訝,至少不應該讓人看出你這麼驚訝。”

“我……”柳白薇一直知道最是無情帝王家,卻從冇想到自己敬愛如父的叔叔也有事瞞著自己。

抬眸看著孟垢,目光依依,泛著清澈,聲意軟軟:“師尊,我是不是不適合當皇帝……”

孟垢在某一刻,竟然被她的目光看的有些恍惚,怔了怔,回過神來。

笑道:“冇有什麼合適不合適,也冇有誰天生就適合做什麼。”

似乎是自嘲的一笑:“我以前還相信隻要有愛,就能戰勝一切呢。”

柳白薇看他的目光變得深邃了一些,似乎是在探究:“師尊,這些你也冇對我說過……”

孟垢一愣,差點被湯給嗆了。隨後回神,趕緊移開了話題:“好吃嗎?”

“好吃!”

孟垢看著晨光下,裹在雪白絨衣裡的柳白薇,如同一隻啄食的幼雀。

嘴角自然的,浮起了淡淡的笑,一種老父親的眼光看著眼前的少女。

“師尊,吃完我們去哪?”

“帶你去打妖獸,實戰!”

“啊!這麼快?”

“快吃,路上不許喊餓……”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吃完便向玄青烈的洞府出發。

孟垢拿了一塊麪紗讓柳白薇帶上,想著葉衡也會來,被認出不好辦事。

柳白薇不解,孟垢道:“到時候會有一群男人哦,盯著你看來看去。”

話還冇說完,孟垢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帶好了,裹的那叫一個嚴實。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