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進宮謝恩

溫之言盯著卸去簪釵首飾如墨長髮的背影,一抹異樣劃過心房。

子時已過,月隱入雲。

房內幽暗安謐,床帷將床裡隔出一方天地。

白雲暖睜眼隱約窺見花紋帳頂,久久無法入眠。

腦海中,反反覆覆,都是七夕燈會上,那對璧人的背影和溫之言直白又無情的話語。

白雲暖再次翻了個身。

低沉嗓音自不遠處飄來。

“王妃睡不著?是有心事?”

“......”

“明日還需進宮謝恩,莫要胡思亂想。”

因著這話,心下陡然生出一股悶燥,白雲暖強迫自己一動不動入睡。

半晌,柔柔低沉的話語自帳裡飄來。

“妾身自是會配合王爺,王爺無需多慮。”

黑暗中,再無人應答。

翌日。

雲紋欞花窗外,鳥聲啁啾,陽光明媚。

白雲暖在竹桃的呼喚中掀開沉重眼皮。

書案邊不遠處的雕花沉香貴妃榻上,並無半個人影。

軟墊軟枕擺放整整齊齊,如同從未有人躺在上麵的痕跡。

因著他們二人新婚燕爾,進宮謝恩的時辰並未那般早。

白雲暖梳洗完畢,不經意間瞥了一眼床榻。

本擺在角落的雪白元帕,此刻被一名嬤嬤仔細端詳後收走,施施然從房內退了出去。

那一抹以假亂真惹眼的殷紅,白雲暖不由嗤笑一聲。

竹桃手中綰髮動作未停,看著鏡中美人,不解問道。

“小姐在笑什麼?”

白雲暖看著鏡中,竹桃將最後一支赤金鑲珠雲花簪插入發間,她攏鬢左右看了看,漫不經心道。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竹桃一臉迷惑。

溫之言與白雲暖相顧無言用完早膳,踏上了馬車。

朝聖謝恩後,天子蕭煜並未多言,著宮女領著白雲暖去了禦花園麵見皇後徐氏,溫之言則是留在書房議事。

已是夏末初秋的天兒,花圃裡仍舊能看見不少鮮花的影子。

金風裹挾著桂花香,沁人心脾。

身著金線墨綠宮裝的女子,站在六角亭內,遠遠凝望花圃裡被修剪的整齊有序的各色花卉。

莫名就想起了自己閨閣外,高牆一隅,藤蔓蜿蜒,四溢舒展,生機盎然的淩霄花。

大抵那些精心修剪過的,總不如肆意張揚、迎暖向陽來的鮮活。

心緒陡然沉了幾分,酸酸脹脹。

“暖丫頭,杵在那兒作甚?”

身後傳來皇後徐氏的聲音,白雲暖趕忙上前欠身行禮。

“成親後......倒是變得越發恭謹了。”

皇後徐氏笑著打量一陣,示意她坐於身側。

白雲暖不敢多言,規規矩矩耷拉著腦袋,默默入座。

“本宮許久未見你,瞧著生分了些!”

皇後徐氏使了使眼色,幾名宮女端著幾個碧瓷小碟擺在二人麵前,小碟裡裝著各色精緻的糕點。

白雲暖看見熟悉的糕點,目光暖了幾分。

舒氏與徐氏早年便是手帕交,情誼頗深,舒氏每每入宮都帶著白雲暖,來徐氏這兒玩耍。

白雲暖打小十分鐘愛徐氏這裡的精緻點心。

到底是因著這些美味,帶了點愛屋及烏的成分在裡麵。

連帶著端莊大方的徐氏,在她眼裡都親切幾分。

“本宮許久未見阿芸,她身子可好?”

“孃親一切安好,謝娘娘掛念!”

“雲暖此前為父守孝,不便入宮,但心裡一直是記掛著娘孃的。”

竹桃從一旁的錦盒裡拿出幾本書遞了過去。

徐氏看著麵前一摞的書冊,柔和雙眼多了一抹亮色。

“喲!你這丫頭!難為你,將剩下的四州奇遇記都給本宮找來了!”

她曾隨著舒氏入宮,偶然發現皇後徐氏地理遊記之類的書籍,往後出府便會去書肆蒐集這方麵的書。

皇後徐氏翻了兩頁,漫不經心說道。

“過幾日,舉辦賞菊宴,正逢聖上前幾日新冊封妃子,宮裡已是許久未擺宴席,暖丫頭務必要來!”

“既是娘娘開口,哪有不來的道理?”

徐氏看著白雲暖,思忖片刻開了口。

“暖丫頭,言王雖比當今聖上小八歲,卻也溫文爾雅,沉穩持重,也是滿京都貴女爭相嫁予的如意郎君。”

“本宮相信,言王乃是良配。”

既是無愛,又哪有配不配一說……

白雲暖聽罷一愣,秋波一樣的眉眼彎彎。

“娘娘說的是!雲暖定會儘心服侍王爺。”

皇後徐氏拉過白雲暖的手放入掌心,不輕不重拍了拍,邊拍邊笑道。

“如是這般便好!”

這輕拍的動作,拍在她平靜無波的心上。

男人略帶歉疚的話語,彷彿在心尖烙了印,揮之不去。

竹桃跟著白雲暖一前一後出了禦花園,抱著懷中空蕩蕩的錦盒不由小聲開了口。

“那四州奇遇記,小姐才寫完,書肆昨兒個謄抄完才送來,京都還未售出呢!”

“噓!皇宮之內,休要妄言!”

竹桃立刻捂住嘴,快步跟著白雲暖出了禦花園。

正拐出宮門外,迎麵飛奔而來一抹身影,差點兒將她撞了個正著。

“雲暖姐!”

白雲暖定睛一看,麵前唇紅齒白的少年,著了一身青白相間的窄袖錦袍,額上汗珠點點,胸膛起伏不定。

少年似乎為了趕來此地,一路飛奔。

白雲暖錯愕眨了眨眼,欠身行禮。

“太子殿下安好!”

稚嫩少年一把拉過白雲暖恭謹行禮的手臂,嚇得她抖了抖,左右看了看,並無人影。

白雲暖舒了一口氣,小退一步,拉開二人之間的距離。

“太子殿下,妾身已為人妻。”

看見白雲暖刻意的疏離和抗拒,少年略有不滿的眉眼對上秋水星眸,一瞬舒展。

“昳兒許久未見雲暖姐,可掛唸的緊!”

“殿下!殿下!等等老奴啊!”

不遠處氣喘籲籲趕來的人,帶著身後一眾宮女和太監,在看見白雲暖時,紛紛行禮。

“拜見言王妃!”

“安公公無需多禮,快起來!”

太子蕭昳並未搭理那些人,仍舊滿臉興奮看向白雲暖。

“雲暖姐此刻,可指導昳兒槍術?”

白雲暖抿了抿唇,正要開口。

一旁的安公公笑彎了眼。

“老奴方纔經過永輝門,言王爺站在那兒,想來是在等著王妃。”

安公公不愧是在這宮牆裡的老人。

此番話語,既解了她的尷尬處境,又在暗地裡提醒著蕭昳。

蕭昳立刻冷了麵色,一臉不快。

少年撅著嘴,白了一眼仍舊笑眯眯的安公公,複看向白雲暖,眼中幾分乞求與掙紮之意。

“雲暖姐才入宮這就要離開?為何不多呆幾個時辰?以前咱們一起研習槍術,騎馬兜風,還......”

“太子殿下也道是以前,而今她是本王的王妃。”

發表時間:2024-05-11 02:48:4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